[中房研协]撤县(市)设区受宠 利于城市产业布局

2017-08-17 07:38:12

扫描二维码分享
  • 城市:全国
  • 发布时间:2017-08-17
  • 报告类型:市场报告
  • 发布机构:中房研协

  城市撤县(市)设区规模猛增

  继8月11日浙江省杭州临安撤市设区后, 8月15日陕西南郑县撤县设区获批,同日,即墨市副市长宋宗军表示即墨撤市设区,已递交国务院。除此之外,山东也在推进济阳县改为济南的市辖区。

  近年来,中国大城市县(市)改区步伐进展很快,根据民政部数据,全国市辖区数量从2000年的787个增至2014年的897个,县级市则从400个下降到361个。

  一线城市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均已实现“无县”大都市。其中,北京到2015年下属的县均已改区,上海最后一个县崇明,也在2016年改区。成都、长沙、武汉、西安、杭州、青岛等城市,经济增速比较快,发展潜力大,在撤县设区的热潮中,这些城市也走在前列。

  中部唯一的副省级省会城市武汉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实现了“无县化”,目前武汉共辖有13个区;2013年2月,南京行政区划调整方案获批,溧水县、高淳县撤县设区,南京由原11区2县,精简为11区。成都于2015年至2016年,实现郫县和双流撤县设区,并在2016代管简阳。2016年西安撤户县设鄠邑区,2017年代管西咸新区。

  撤县设区土地价值升高  利于产业布局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撤县设区对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引领作用。身份的转变,可以使所设区城市调动更大范围内的资源,能加强协调产业布局,避免恶性竞争、重复建设,促进错位发展,如果中心城市发达且进入功能扩散阶段,通过与撤县设区的统筹布局,会促进所设区功能向更高层次攀升,给所设区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例如2002年四川省成都市温江撤县改区后,制约经济发展的许多障碍得到消除,提升了新设区和中心城市的发展速度。

  在城区空间方面,撤市设区可以撇开此前县市制度的制约,消除了制度方面的障碍,增大区域经济发展空间。另一方面,土地价值升高,相关置换工作得到“便捷通道”,有利于产业结构布局的调整,进而促进城市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使城市功能组织可以在更大的区域范围内展开。在成为所在城市的城区后,交通、通讯、能源等基础设施和文教、卫生等服务设施都将在市里的统一规划下得到大幅度增强,城区环境也将得到改善,将大大有利于城市现代化的发展。

  从资源配置方面来说,区划调整后,市区将实行统一规划,着手在郊区县(市)建设相对集中、富有特色的工业园和开发区,产业布局更加合理,基础设施、市政公用设施统一建设、共享共用,实现了资源的优化配置。 

  此外,城区的基础设施将纳入全市的整体规划,还有利于城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因为县属于相对独立的经济区域,城建资金按要求大多数需要自筹解决。此外,撤县设区、融入市区后,城市名声、品牌效应延伸到郊区,将吸引众多的投资者和买房置地者。

  撤县(市)改区不应一刀切  中心城市辐射力是关键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认为,大城市发展到目前阶段,越来越受发展空间限制,具有对外扩张的客观要求。通过区划的调整,可以实现自身的发展。不过,是否改区还应该因地而异。一般来说,县主要有广大的农村地区和农村人口,而区则按照城市化管理,契合城镇化发展的要求。在这方面,一些大城市像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和杭州、武汉等二线大城市,本身市中心的力量比较大,具有强大的辐射力和扩散力,周围的县改区之后,发展远远大于县域自我发展的利益。

  但对于广大三四线城市来说,如果主城区太弱,对周围辐射能力不够大,这样的城市还处于一个集中化阶段,还要吸收邻近地区的要素,尤其是如果县和地级市离得很远,市带动力量不大,改成区对当地反而不利。

  普通地级市把县改成区后,可以吸收周围的资源,促进中心城市、地级市的发展,但这可能会减弱一定时期内相关县域地区的发展。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齐鲁晚报等。)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