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经济发展取决于企业家和政府如何行动

周其仁2014-11-13 09:46:01

扫描二维码分享
  • 城市:全国
  • 发布时间:2014-11-13
  • 报告类型:政策分析
  • 发布机构:中房研协

  中国经济发展难度大了但机会也很大

  一个大国经济,怎么可以连续多年年增长10%以上?这跟全球格局有关,不完全是中国人自己努力的结果,很大程度是我们的开放,更准确的说是长期封闭、然后走向开放,释放了一个战后罕见的潜能。

  战后全球有两个海平面,一个是发达国家组成的高海平面,一个是发展中国家形成的低海平面。高海平面的国家间互相投资,互相贸易,创造了一个很高的现代化生 活、生产水平。但这个海平面在战后很长时间内冷战,跟中国、印度、前苏联等发展中国家是不来往的,中国这些国家当时都相信一个理论,叫进口替代,不引进发 达国家的产品,空出一块国内市场发展民族工业。

  中国不开放,经济水平就会下去;开放后,中国制造的车从一开始的不象样,到后来慢慢象样,中国工人的工资也渐渐像发达国家的工人靠拢。现在,中国人均GDP跟发达国家相差大概是10倍。

  所以,中国经济的基本前景还是很乐观的,中国人还肯学习,学习模式在改变,不光是仿照性的,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一种叫组合性创新的能力,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 力。再跳一步,进行原发性创新,我们的人工还有优势。站在全球舞台来看,两个海平面虽然靠近了,但还有一些潜力,可以再释放十年、二十年,不过也滋生了一 些新的挑战。

  中国的发展很快,开始进军有一定技术含量、资本含量的产品领域,中国开始造车造船了,设备也出口了。在未来的五年时间里,中国一方面可以继续享受低海平面往 上升的好处,另一方面,跟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相比,我们已经升到一定的高位,当年我们怎么逼发达国家的,今天我们也将面临同样的压力。

  提高空间经济产能密度 生产潜能会很快爆发

  阿里巴巴融资以后,其中一个发展方向是,把互联网革命闹到从农村去,在全国闹10万个淘宝村,通过互联网,把村庄这一级的生产、消费,跟整个国家,跟全球联到一起。

  其实,农村积聚了一些县城的购买力(比如对绿色食品的需求),因为商业通路不够发达,这个购买力被抑制住了,人为的提高了储蓄率。农村是有消费力的,需要大家把想办法把它释放出来。

  什么叫城镇化?城镇化就是提高经济在空间分布的密度,用农业文明的空间观来看城市化,就是讲密度,即一平方公里装多少人,能够有效的生活在一起,能够生产多少产出。

  美国85%的GDP集中在城市,GDP只占国土面积的3%,而在我国,空间分布非常散,到处都是房子,积聚度不够,这些城市50%的城市化率并不高,百分之十几的人没城镇户口,所以很难享受城里人才能享受的福利待遇,这一方面对他们不公,会挫伤他们的积极性。

  纽约一平方公里一年创造16亿美元GDP,香港、新加坡一平方公里为4亿~5亿美金,而国内多数大中城市,一平方公里才创造不到1亿人民币。这里隐含的机会,以前我们只知道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分布,现在无论是企业家还是地方领导,都应建立起来空间观。未来5年、10年、15年,空间摆布好了,一定空间的经济产能密度提高了,中国的生产潜能就会很快爆发出来。在我看来,这是中国未来第二个重大的机会,也是第二个重大的挑战。

  品质问题,是我们最大的机会

  我们的进口为什么这么猛?现在增长最快的是从全世界弄货,然后卖给中国人,当然有人民币汇率升值,购买力提高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产品质量,粗看差不多,细看差一截。

  华为现在主要收入来自全球,主要利润来自境外,不是靠低价,是靠品质、靠想法,这是中国面临的一个巨大的机会,中国很多产能是不够的,我们现在过剩的很多东西,是品质不够好的,差那么一点点的,某种程度真是对不起我们消费者。

  我们现在就是低品质、高速度,还破坏环境。我们的产品和服务的品质不够好,因为我们没有品质意识,德国人做任何东西都精益求精,日本人也是。我们还是悠久的 农业文明的特点,大而化之,差不多就行了,这里头有大问题,也有大机会,如果这个品质意识提高一点点,不一定是高速度,但是会有很高品质的经济增长,这是 我们面临的第三个大问题。当品质提高到一定程度,创新的问题就重要了。

  政商关系是最重大的挑战

  在 市场当中的政府,权利的边界怎么划,这对我们这个拥有几千年悠久文明的中国是很大的挑战。政府太弱是不行的,怎么来处理纠纷?谁都不听他的,他发个房产证 你也可以作废,东到哪儿、西到哪儿,大家可以改,政府要这样,这个市场就垮台了。政府要非常强才行,可是政府真要很强,谁管得了政府呢?这就是市场里政府 的麻烦,你怎么通过一套程序让政府非常强,同时又在轨道上运行,这个问题我们几千年来都没有解决的很好,两头摆,一会儿壮大了权利,不行了,就起义、造 反、重来一遍,我们没有走上一条既发挥政府的作用,同时又让这个权利不出这个轨道的边界。

  中国为什么创新不足,产品质量不足,我们的企业家很多时间,精力没有放在产品上,没有放在技术上,没有放在市场上,过多的精力放在官场上。问题是,你不放在上头还真不行,你不放你的对手放,你就要输。这是每个人都不想要,但每个人都陷进去的一场游戏。

  十八大以后提出这个问题,中国人在这个关键问题上能不能往前走一步。有效的国家,同时受监督,有效的权利,同时受制衡,权利在笼子里头,不能放在笼子外头想咬谁咬谁,要有规矩,要有法制,这个问题讲起来很抽象,但跟我们所有的日常的活动息息相关。

  市 场发展少不了国家权利,没有这个中间第三方服务,市场的产权基础,市场的秩序,市场的竞争都是空想,完全不要政府的市场是空想的,可是你让政府来,他弱了 不管用,强了你管不住。必须要承认我们成就的同时也有巨大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如果好好解决,他是有可能构造我们未来的。

  很好的发展前景,取决于我们的行动

  习近平的讲要适应新常态,新常态是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投资银行家先提的,意思是别急急忙忙以为可以回去,回不去了,就是零左右的增长。其实,这个估计到目前 为止被证明是错的,美国现在都是三到四的增长,就业不太好,但是经济增长不错,为什么?两个海平面的效果。哪家公司真按当年零到一的增长来做投资布局的 话,会输的一塌糊涂。

  习总讲的是适应新常态,是把心态先调过来,你这么调过来以后,将来什么叫新常态?我的看法不取决于经济学家的预测,我们现在说将来是四、五、六、七、八,取 决于行为,取决于我们的企业家怎么行动,取决于我们的政府怎么行动。今天做什么选择,做什么行动,就有什么样的未来。从前景看,中国还有一个可能很好发展 的前景,因为这个全球化的大势能没有完全释放,但是面对的挑战是非常严峻的。

  (本文来源:人文经济学会;作者: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  周其仁)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