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房研协]政治局会议强调经济稳增长 仍未提楼市有何深意?

2018-12-14 16:46:22

扫描二维码分享
  • 城市:全国
  • 发布时间:2018-12-14
  • 报告类型:政策分析
  • 发布机构:政治局会议

  导读:12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19年经济工作。每年12月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为定调来年经济政策走向的重要会议备受外界关注,每年10月底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又被看作是12月会议的风向标,两者之间有着承前启后的密切关联,都对来年经济政策走向有预示意义。

  对比此次政治局会议和10月底召开的会议,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值得关注:

  1、相比于10月的会议,此次会议的提法相对宽泛,并未像10月会议那样提及改革资本市场、解决民企发展困难、有效利用外资等具体领域的政策指向,甚至过去政治局会议常提的定调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表述也未提及;不过,本次会议也同样未对房地产领域的相关政策表态,但再次提及“六稳”。

  2、与10月会议不同的是,本次会议重提打好三大攻坚战,并着重强调稳增长,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这也预示着明年经济政策的着力点会聚焦在稳定经济增长上。

  3、继10月会议提出“外部环境发生深刻变化”后,本次会议强调“要辩证看待国际环境和国内条件的变化,增强忧患意识,坚定不移办好自己的事,保持战略定力”等,这或许暗示明年的政策出发点将以应对国内环境变化为主,也强调了既定的宏观政策方向不会因为外部环境变化而改变。

  4、本次会议的重点在于确定了明年宏观经济7大重点政策领域,涵盖继续打好三打攻坚战、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推进乡村振兴战略、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等。

  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秘书长杨再平指出,当前国际局势风云突变,国内经济形势也稳中有变,中国经济要寻求发展必须要有短期应对举措,以解燃眉之急,但更要有长远攻略。所谓短期应对举措,就如政治局会议多次强调的“六稳”。最重要的还是稳定信心,短期内我国确实面临着严峻形势,尤其是当前的国际环境对我们不利,但面对短期压力的同时,更应该看到我国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

  从长远攻略的应对来说,我们需要从以下几方面着手:一是转向主营国内大市场;二是主抓国内产业升级;三是加速原创的科技研发;四是培育和壮大企业家阶层,鼓励企业家创新;五是提升教育体系,培养自己的人才,以进一步提高国民素质;六是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七是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八是主动与国际规则接轨;九是在国际上要有更多纵横捭阖的战略,国际外交舞台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寻找利益的交集,争取尽可能多的国际力量有助于我们的发展。

  财政和地产政策明年有望迎调整

  近期公布的经济和金融数据均显示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因此,为保障明年经济稳增长,不少分析认为,明年财政和地产政策有望迎调整,财政政策将持续发力托底经济,地产调控或将迎来边际放松。

  国泰君安证券宏观团队认为,经济下行压力逐渐增大,加之今年上半年财政收入增速较低,预计2019年财政支出将呈现前高后低走势。预计2019年赤字率和专项债额度均将上调。未来基建更要聚焦于体量较大的PPP项目与经济效益好的区域,尤其是国家重点规划区域,如雄安、粤港澳等。预计乡村振兴也将在2019年迎来实质性推动,PSL或进行对接。

  10月的政治局会议未提及房地产调控,其实就是为接下来房地产放松埋下了伏笔。当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时,房地产放松或从保证刚需和改善型需求入手。为了完成信贷发放指标,部分商业银行已经开始下调首套房贷利率。虽然为了防止居民杠杆高企,限购限贷限价政策预计不会直接放松。但如果适当放松既认房又认贷政策,以及加大对房地产企业融资支持,房地产的稳增长作用可期。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也认为,当前财政和地产相关政策亟需调整,以促进广义信贷扩张、进而提振总需求。考虑到名义增长和企业盈利面临进一步下行的压力,如果政策面不果断调整,不能排除2019年上半年M1增速转负的可能,而这意味着通胀预期和货币流通速度可能有下行压力。11月货币信贷数据凸显政策协调有待进一步改善,以有效地提振信贷周期。考虑到企业盈利增速下降会继续抑制贷款需求,当前时点亟需加快政府债券的发行,同时更为重要的是,亟需尽快调整过紧的地产需求及开发商融资相关政策。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称,本次政治局会议释放出对明年更强的忧患意识和稳经济的信号,未来宽松政策的托底意愿将延续。稳增长的路径也非常重要,具体来看分为三种,一是放松地产,二是加大基建,三是减税。事实上,这三种路径是存在一定的矛盾的,比如减税必然导致财政收入减税抑制基建,比如松地产是否要配合房产税推出,那么又会一定程度上对冲减税的效果。我们认为从政策的紧迫性来看,稳基建是最好的选择,而稳基建需要解决政府债务,那么就要求货币宽松加码,那么市场利率仍有下行的空间,但是短期来看债市交易拥挤,预期过于一致,存在调整的可能;同时基建改善的预期也会对股票市场形成支撑。

  (内容来源:券商中国。)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