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年经济有望保持相对稳定 未来政策组合或现“托+改”

谭志娟2019-07-08 08:52:36来源:中国经营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进入7月份,市场对下半年的宏观经济形势比较关注。最新7月1日公布的6月财新中国制造业PMI录得49.4%,低于5月0.8个百分点,四个月来首次落于荣枯分界线以下。同时,6月 3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6月制造业PMI录得49.4%,与上月持平,也继续维持荣枯线以下。

  就此,受访经济界专家认为,从先行指标PMI数据来看,预计上半年经济增速温和回落,但下半年经济有望保持相对稳定。未来政策有望形成“托+改”的组合,即托底经济运行,加快改革进程,并预计未来利率市场化有望加快推进。

  在展望未来经济上,毕马威日前发给《中国经营报》记者的《2019年中国首席执行官展望报告》中指出,就中国经济而言,超过四分之三的受访中国CEO(77%)表示对国家的发展前景有信心或非常有信心,这高于去年的71%。

  专家:下半年经济增速或为6.2%

  “从制造业PMI等领先指标来看,预计上半年经济增速温和回落,二季度实际GDP同比增速预计在6.3%。”对于上半年的经济走势,国金证券宏观分析师段小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从分项上看,全球需求下行带来的出口增速回落对增长形成向下压力,投资、消费等增长依然稳定。

  中泰证券政策专题组负责人杨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分析说,“尽管PMI仍在荣枯分界线下,其中大企业PMI跌落至线下,但就历史经验来观察,持续性不强,未来可能拉动PMI回升。”

  从企业规模来看,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大型企业PMI为49.9%,比5月下降0.4个百分点,微低于临界点;中、小型企业PMI为49.1%和48.3%,分别比5月回升0.3个和0.5个百分点,景气度有所回升。

  中国经济学者近日在北京发布的一份报告也认为,今年上半年中国宏观经济“弱企稳”,预计上半年实际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为6.3%。

  上半年经济可能将实现“弱企稳”,那么下半年的经济会呈现何种走势?

  对此,杨畅告诉记者,“预计下半年中国经济有望保持相对稳定。因为从三个方面来看:首先,在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发力下,三季度社融数据有望回升,基建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有望进一步显现。其次,消费有较强的韧性,尽管上半年汽车消费拖累明显,但未来拖累经济的力度有望减弱。再次,在G20之后,进出口的外部条件短期改善,对经济的影响程度较前期有望大幅减弱。”

  段小乐也向记者指出,“预计下半年经济增速在6.2%左右,仍具备一定的韧性。”

  据他分析说,需要关注的是制造业投资和消费。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工业企业利润当月同比升至1.1%,较4月回升4.8个百分点,表明减税降费对企业盈利的支撑作用开始逐渐显现。同时,制造业利润是制造业投资的领先指标,随着利润的逐渐企稳回升,预计制造业投资也将逐渐企稳,从而对经济增长形成支撑。

  不过,在段小乐看来,消费仍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需要政策进行对冲。一方面,房价等资产价格的回落导致财富效应消退,带来消费意愿的下滑;另一方面,全球经济走弱背景下,信心和预期的疲软也制约了消费增速的上升。因而段小乐认为,未来政策对消费的支撑有望进一步加强。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也持类似看法,他认为,下半年政策调控有望从结构入手,推动消费增长中枢温和抬升。这包括:第一,加速新力释放。顺应消费重心下沉趋势,新一轮基建发力有望完善低线城市、乡镇地区的消费基础设施,打通新零售向县域经济的渗透渠道。同时,加速推进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由此激活县域经济对医疗、文娱、教育等服务消费的升级需求。第二,避免旧力过快流失。在“因城施策”的基础上,下半年或将推出更多针对汽车、家电等大额消费品的补贴政策,有望拉动汽车销售走出当前低谷。

  未来政策有望形成“托+改”组合

  除了刺激消费的政策有望出台之外,段小乐对记者说,“货币和财政政策可能仍会保持相对积极”。

  因为在他看来,如果PPI在某几个月同比转负,不排除央行会选择通过降低OMO(Open market Operations,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MLF(Medium-term Lending Facility,中期借贷便利)利率的方式,来保持实际利率的中性。同时,减税降费的落实仍有望加强,企业利润能否企稳回升,对该政策的依赖较为明显。此外,如果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不排除新的刺激基建的政策再度出台,但基建刺激整体的方向依然是“托而不举”。

  不过,从目前来看,央行稳健货币政策基调未变。

  6月25日召开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9年第二季度例会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保持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在业界看来,这延续了一季度例会中的内容,也表明央行货币政策依然保持了连续性和稳定性。

  不过,与一季度例会相比,此次例会关于货币政策的表述有些微调,从“坚持逆周期调节”改为“适时适度实施逆周期调节”。

  对此,浙商证券指出,从市场较为关心的货币政策走势看,二季度末后货币政策基调大概率回归“总体稳健、定向宽松”。预计严控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引导其流向高端制造业和小微民营企业仍是未来一段时间的政策方向。

  不过,在受访专家们看来,虽然前期央行大力度的流动性投放,银行间流动性总量较为充裕,但进入7月,流动性边际宽松空间较小,货币政策操作有望回归常态。因为近期央行连续暂停逆回购操作,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维持流动性平稳的政策意图。

  就在7月2日,央行已连续多个交易日暂停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但代表银行间市场资金松紧程度的债券质押式回购利率(DR001)加权利率收盘0.90%,盘中最低成交价0.70%,创近10年新低,有史以来首次低于0.72%的超额准备金利率;DR007利率早盘一度低见1.89%,低于逆回购7天利率2.55%,也创逾4年新低。

  因而光大银行有分析师撰文表示,银行间市场利率短期内持续下滑,显示短期市场“钱太多”。但也要看到,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维持高位,中低评级信用债利差远高于历史均值等,表明短期充裕资金“淤积”在银行间市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还不够给力。预计年中时点过后,市场流动性有望逐步回归合理充裕,货币市场利率也将逐步触底回升。

  值得注意的是,杨畅也向记者指出,未来政策有望形成“托+改”的组合,托底经济运行,加快改革进程。

  在改革上,近期两次重要会议都提出了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问题。此次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9年第二季度例会强调,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随后,6月2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明确提出“要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完善商业银行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机制,更好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在实际利率形成中的引导作用,推动银行降低贷款附加费用,确保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下降”。

  就此,有机构还预计,中国未来或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逐步取消存贷款基准利率,并可能下调政策利率,目的为纾缓当前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