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格林斯潘为经济放缓开药方

王君晖2019-11-13 09:18:48来源:证券时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在当前诸多不确定性中,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外溢效应无疑是影响面最大和最受关注的因素。在此背景下,中美两国自身发展情况及解决贸易问题的思路也牵动着世界经济的心弦。今年以来,在国内经济增速未明显放缓情况下,美联储三次降息,欧洲多国跟进,带来了对又一轮货币宽松潮的担忧;重重压力下,中国加快了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步伐,内部的结构性调整和对外开放进程加快,由此将释放出的红利值得期待。

  尽管在具体政策方向上存在差异,但中美两国面临的国际环境一致,对经济发展的诉求一致。两大经济体的声音,无法被市场忽视。在11月12日举行的《财经》年会上,美联储前任主席格林斯潘和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两国央行任期最长的掌门人表达了他们对当前经济的思考。

  格林斯潘:全球经济未步入衰退

  “21世纪最大的特征是人口老龄化,这也是美国甚至全世界投资萎缩的原因。”对于当前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尤其是投资增速放缓的原因,格林斯潘提出了一个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的答案。他表示,因为人口老龄化,美国、英国等社会福利支出出现显著增长,福利的支出挤占了国内储蓄总额的空间,进而挤出了国内投资总额,后者正是生产力增长的主要决定性因素。

  格林斯潘谈及了人口老龄化对中国的影响。过去五年间,从全球主要经济体的人均产出增速来看,中国始终位居首位,中国的储蓄和投资在GDP中所占的比重远高于美国,这也是中国实际人均GDP和生活标准大幅上升的重要原因。但是中国的社会福利支出正在以与美国和英国同样的方式挤压储蓄总额的空间。

  “人口老龄化是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但要阻止投资放缓、生产力增长放缓,只有尽量不要让社会福利挤压国内储蓄的空间。”格林斯潘称。

  今年下半年以来,全球多个国家出现经济增长持续放缓、国债发行负利率等情况。一场关于全球进入衰退期的讨论在全世界范围内展开。在格林斯潘看来,毫无疑问经济走弱,但目前说衰退还言之过早。这一判断的依据是:在过去50年,所有的衰退的起点都处在净借入区间,但目前美国还处于借出阶段,因此短期内衰退的风险是很小的。“但从全球来看,确实是一种停滞状态。”格林斯潘提醒。

  周小川:中国服务业发展有巨大空间

  提升服务业发展水平是周小川为应对经济增速下行开出的“药方”。周小川表示,当前经济结构转变的重要内容之一是加快服务业发展,这也是补短板的重要方面。到去年年底,中国服务业占GDP比重超过52%,从全球横向比较看,这是一个相对较低的数字,服务业发展还有巨大空间,也是应对经济增长下滑压力可以做出努力的重要方向。

  “制造业大国”是中国一直以来的标签,推动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变是近年来的发力方向。但必须要认识到的一个现实是,当前我国服务贸易的逆差数字很大且上升较快。周小川提到了这一现象,并表示,全国各地方的发展战略,有些地方主要的口号是提“重振制造业”。当然各个地方要区别情况来看,有的地方确实制造业有很好的基础,而且有重振的机会。但是我们也要稍微推敲一下,是不是还是有传统经济遗留下来的所谓产业偏向。“从计划经济转轨过来的经济体,存在着历史上对服务业的歧视,这是计划经济里留下的遗产。”周小川称。

  “当前经济结构转变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加快服务业的发展。按照现在GDP和国民经济发展的状况,中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可以到60%甚至更高。”周小川说。

  周小川表示,理顺国内服务业的发展要靠市场化机制。国内部分行业的产能已经过剩,处于“去产能”阶段,需要发展新产能,投资新产能,这个产能可能在服务业。

  值得注意的是,周小川指出了投资服务业当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在一些服务业领域,存在私营企业的准入问题和投资限制问题。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