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逻辑的三个维度

蔡燕兰2015-03-12 15:02:15来源:中国房地产金融

扫描二维码分享

  纵观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为什么中国、全球的财富创造能力,变迁如此之大?陈志武选择了从“广度”、“深度”、“长度”三个维度来阐释财富能力的变迁。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最“地大物博”的国家并不一定拥有最多的财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更重要的是能促进财富创造的制度机制及与其相配套的自由金融创新体系,它比有形的“地大物博”更重要更“值钱”。

  此前,著名经济学家陈志武教授在接受《中国房地产金融》专访时曾言及,在很多行业中,有才华的个人或者有创新、创业精神的企业和个人,很多会得不到资金的支持。“这就足以说明,我们恰恰应该在金融市场更多地发挥融通资金的供应方和需求方,让两端能以一种更好、更低成本的方式,获得投资交易和借贷交易。”

 跨时空的价值交换

  在陈志武看来,中国的金融行业领域中,金融服务机构、中介组织却并没有起到他们应该起到的作用。“他们之所以没有发挥他们应该发回的作用,则是因为金融管制和诚信环境太差。”陈志武认为,诚信环境太差又恰恰逃不脱“人”的因素,因为不管是从意识形态、还是法治、还是打击腐败方面,公众所看到的不少事件似乎都流于表面,甚至部分带有蒙骗和欺骗。

  “最终,我们发现我们所谈论的金融问题又回到了另一个更为根本的机制问题。如果我们的政府机关和其中的主要官员,以一种并不高的可信度待人接物。那么指望从事金融的人,不去骗不去违背诚信,那就会非常艰难。”在陈志武看来,在新一年的经济发展中,金融交易、虚拟经济发展的同时,恰恰需要一个认真、诚信的大环境。

  就像陈志武在其著作《中国人为什么勤劳而不富裕》一书中所谈及的那样,勤劳只能生产出更多的物质,而创造财富则分别考虑“勤劳和技术创新引发的单位时间生产率的上升”、“市场开放导致单位物品价值量上升”以及“良好的证券市场将未来收入现期化”这三个维度条件。

  而这三大维度条件的实现,则有赖于明晰的产权保护和开放的市场体系。“三大条件一起实现,才能使财富的创造最大化。”陈志武此前一直都会在公开场合宣讲其对金融交易的一个定义:金融交易是跨越不同时间、空间之间的一种价值交换。

  “这就意味着,我们不可避免地不涉及到未来。而要针对于未来和今天之间做交易的话,一个必然的前提就是:人们要能够相信别人。要是没有这种信任、信誉的话,那你就不可能把整个社会所需要的金融财富市场它的深度和广度,都给挖掘和发展出来。”

  三个维度创造财富

  在陈志武的著作中,他曾提及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为什么财富创造能力变迁这么大?他的回答则是“广度”、“深度”、“长度”。

  “深度”,体现在单位时间的产能。“以往我们的父母辈完全通过手工制作衣服,可能一天才做一件。但是现在通过机械化流水线的生产,一天或许能做好50件衣服。”科学技术对生产能力、财富能力的推动力,可见一斑。

  其次是“广度”,一方面是市场地理范围跨地区、跨国界的拓展,另一方面则是消费品、工业品种类与空间的扩大。比如,一件国产衬衣国内售价可能只卖20元,但当它出口到美国,其售价或许能达到几十美元。“地域之间的跨越带来了产品的差价,这也意味着商机。卖出更多产品的同时,这当然也使得中国各地的收入水平、财富能力大大提升。”

  针对“深度”的解读,陈志武拿姚明来举例。“虽然球场上的运动员所要付出的劳动力跟100年前没什么差别,一场球赛也同样是1小时。”但是因为有了电视、有了全球化的市场,美国NBA一场球赛的价值远远高于过去。它在全球有几亿,甚至十几亿的人同时观看,同样一场球赛的价值远远高于过去。

  “所以,姚明一年的收入可以有1000万美元。如果没有市场在全球范围内的拓展,这种收入和财富是不可能的。”由此,陈志武认为工业革命使得人类生产的“东西量”上升,而市场地理范围的拓展则使得人类创造的东西的“价值量”上升。

  除了“深度”、“广度”之外,围绕上述这一问题的另一维度则是“长度”,也就是“时间”维度。早在资本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还没有被充分发展之前,一个创业者再成功,都需要一年一年,甚至一代一代地积累实现自己的创业成功。“所以,原来的世界中,成功的企业家要等上几代才能成为百万富翁。”

  但有了股票市场之后,它使得创业者可以将未来无限多年的收入预期提前贴现。“股票和其他金融证券使得人们把收入、财富在不同时间之间进行转移配置成为可能,其结果则是缩小了过去收入、今天收入和未来收入之间的差别。”陈志武说,把未来收入和今天收入之间的距离“长度”缩短了,也使得预期的未来财富能方便地转变成今天能重新配置的财富。

  亲临半世纪经济增长

  陈志武感叹说,亲临中国和世界在近半个世纪的快速增长,“我们今天真的很幸运。”更为幸运的是,这一代人有着比前人更好、更系统的机会认清财富的逻辑。

  他透露,其在耶鲁读书期间,有一位广州来的同学,每次拿起苹果就流泪。因为在20世纪80年代初的某一天,他的母亲重病住院,一天突然间想吃苹果,而且非要吃不可。这位孝顺的儿子在大夏天,跑遍整个广州城都没能找到苹果。而这,也成为这位同学一辈子的遗憾。

  “可是,在今天的中国,不要说在广州,就连全国各地的小镇上,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你都能买到苹果。未来的孝子,不用再为找不到苹果而痛苦一辈子。”陈志武认为,从这一事件上也能看到,在资本全球化的意义不只是收入的增加,而且大大扩充了生活、消费的种类与空间。

  “今天,现代金融证券市场的发展,从根本上加快了实现财富的速度,从而增加资本总量、加快资本周转速度。”而这即是证券资本市场在过去150年的发展的结果,也促使了现在亿万富翁如此之多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世人今天所熟悉的科学技术(“深度”)、全球化(“广度”)和证券制度(“长度”)要么刚起步,要么还远不成熟。“那时的研究者根本无法想象,更无法看到这三个维度上的深层发展会给人类社会带来何种奇迹,他们更不可能充分理解资本化及资本全球化的终极影响。”陈志武认为,自己这一代人比前人幸运,因为能亲身体验财富的逻辑。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