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集体产权制度大改革,村级集体经济有待发展壮大

邵海鹏2019-05-30 06:38:10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一场具有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正在中国有序推进。

  今年5月,中农办、农业农村部同意12个省份、39个地市、163个县(市、区)为2019年度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单位(第四批)。全部试点任务到2020年10月底前基本完成。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针对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归属不清晰、权责不明确、保护不严格等问题进行的改革。农业农村部按照先进行试点、再由点及面展开的要求,从2015年开始,先后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三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共确定了3个省、50个地市、279个县为中央试点单位。

  前三批试点,积累了哪些经验?遇到哪些难题?农民获得了哪些权益?通过梳理,可为第四批试点的推开提供借鉴。

  六盘水“三变”改革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

  农村改革试验区是中央推进农村改革试点试验的综合平台,承担着为农村全局性改革探索路子、为面上改革提供实践示范的重要使命。

  5月27日,在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政策与改革司副司长赵长保称,在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方面,相关试验区探索农村集体资产明晰产权和运营管理的规范路径,赋予了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

  比如贵州六盘水试验区探索提出“三变”的思路,通过“三变”(指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改革有效激活了农村自然资源、存量资产、人力资本,促进农业产业增效,农民生活增收,农村生态增值;上海闵行试验区通过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量化集体资产份额108亿元,30万农民变成了股民,保护了农民集体资产权益,调动了农民发展现代农业、投身乡村振兴的积极性。

  在上述新闻发布会上,贵州省六盘水市副市长王成刚称,“三变”改革让沉睡的资源活起来,让分散的资金聚起来,让增收的渠道多起来。

  他提到,通过“三变”改革,全市已消除了“空壳村”,村级集体积累最低的5万,最多的990多万,接近1000万元。

  此外,通过整合财政资金入股、量化扶贫资金参与、撬动社会资本进入等方式,出台金融支持“三变”改革的措施,创新推出信贷产品,把各方面的资金归集到“三变”产业的平台,支持农户通过信贷资金入股发展,获得保息分红和收益分红。

  借此股改,农民在变股东的方式中,王成刚提到两种,一种是龙头企业带动变,培育224家企业参与“三变”改革,有力地带动农户整合各类资源入股成为股东,也为发展现代农业注入了强劲的动力;另一种是合作社覆盖变,引导农户将土地入股到村集体合作社,由合作社组织大家生产,农民土地入股获得原始股,通过产业普惠增收。

  晋江经验:让群众真正参与到改革中

  今年4月,农业农村部从前三批中央确定的试点单位中选择工作扎实、亮点突出、成效明显、具有引领作用的20个县(市、区)作为第一批全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经验交流典型单位,供各地学习借鉴。

  福建晋江就是这20个典型单位之一。晋江从2008年就着手开展以集体资产股份改制为主的改革探索。2017年6月,被确定为国家级试点后,努力解决产权归属不清、成员界定不明、收益分配不顺等问题。

  晋江市农业局副局长许建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改革是一项由社会内在动力不断推动发展的过程,涉及各方利益调整。因此,在改革中先行试点、先易后难、分类实施,不搞“一刀切”,“一村一策”分类开展改革,改革方案和方法不强求一律,以解决实际问题为最高准则。

  他举例称,全市395个村(社区)村情社情、集体资产构成、村民诉求等不相同,对有经营性资产的村社开展股份合作制改革,既可以成立以行政村(社区)为单位的股份经济联合社,也可以成立以自然村、村民小组为单位的股份合作社,也可以土地入股的形式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对暂时没有经营性资产的村(社区),着重做好成员身份确认,为下一步深化改革做好准备。

  清产核资,就是摸清各村(社区)家底,做到账账、账实、账据相符,也是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最初阶段。晋江市全市清查各类资产62.68亿元,探索了资源性、经营性、非经营性等三大类资产的有效实现形式,对有争议的资产暂时统一打包搁置,待明晰后再处置。

  在推进改革的过程中,许建林称,改革不是简单的盖个章、发本证,必须让群众真正参与到改革中,赋权于民,充分保障其民主权利,激发其内生动力。

  一方面充分保障群众知情权,比如为确保更多群众听得懂政策,更加支持参与改革,精心制作闽南方言版动漫、成员界定“一张图”等,以更生动、更接地气的方式,向群众宣传。另一方面充分保障群众参与权。充分听取各方面代表意见,将群众对改革存在的疑虑、担心、问题和矛盾等,逐一解释,提前化解。在改革重大事项上做到公开透明、家喻户晓,避免多数人侵犯少数人合法权益。

  此外,还积极探索完善群众对集体资产股份权能的实现,保障股权占有权、收益权、继承权。探索村级党组织领导下的“村经分离”制度,建立完善管理监督的“四会”制度,即成员大会、成员代表会议、理事会、监事会,明确股东大会是集体经济组织最高权力机构。

  村级集体经济水平有待提高

  从以上试点看,农村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给集体和农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形成了既体现集体优越性,又调动个人积极性的农村集体经济运行新机制,试点工作成效明显。

  尤其是通过发展农民股份合作,创新了集体经营方式,集体经济发展成果按股分红,实现了“分股合心、联股联心”,群众更加关心集体,集体和农民的利益联结更加紧密,从制度上最大限度地维护了成员的财产权利,有效地增加了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在推进改革试点工作中,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在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健全村集体“三资”监管等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和困难。

  以晋江为例,许建林提到两点,一是村级集体经济水平有待提高,二是健全完善农村集体“三资”监管平台。

  近年来,各级出台了多份扶持发展村级集体经济政策,从实际操作来看,推进项目实施,还存在诸多困难,特别是项目用地手续精简,缺乏法律法规支撑依据,而用地和规划手续报批需按照既定的法律法规规定执行。“许多村级策划生成的集体项目,因用地规划等问题,需经省级国土、住建部门审定,项目无法快速审批落地,加上手续办理需要大量费用,导致村级发展集体创收项目意愿不强。” 许建林对记者表示。

  从广东、浙江等先进地区来看,都有针对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出台了专项政策,对农村土地资源的利用和整合提出了有关措施。晋江市建议国家、省出台专门扶持政策,减轻村级在用地、用林等报批方面的规费,简化相关手续,减轻基层负担。

  在针对“三资”监管方面,晋江市建议国家、省上启动建设覆盖县、镇、村三级互联互通的农村集体“三资”管理服务平台。平台建立后,县级管理部门可以实时监控各镇、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财务状态、资产变动、合同签订和履行等情况,针对集体资产异常变动、大额资金使用、经济合同签订履行和终止等经济活动情况,可以自动作出风险提示或预警,切实起到防范重大违法、违法问题。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