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研中心冯俏彬:“六稳”的关键是“稳预期”

冯俏彬2019-11-18 11:46:29来源:学习时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近来,全球经济来到了一个新的关口,不确定性明显上升。近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再次下调了今年和明年世界经济增速预期,WTO等也对今后一个时期全球贸易增速给出了悲观的预测。有经济学家预测,全球经济正在同步进入下行期。

  面对全球经济周期性下行的局面,中国经济也受到一定的影响。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9年第三季度,我国经济增速为6%,这是内外部因素综合影响的结果。“六稳”的提出,正是针对近年来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的变化所作出的应对方略。

  所谓“六稳”,是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统称,是在中美经贸摩擦的大背景下,紧紧抓住我国宏观经济运行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与主要方面,分别从需求与供给、内部与外部、经济与民生等维度发力,共同托住中国经济的大盘,支持中国经济行稳致远。

  “六稳”的关键是稳预期。理论研究表明,市场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预期经济,预期对于投资意向、消费决策等发挥着先行引导的作用。乐观的预期能引致投资与消费,悲观的预期则可能引致萧条与衰退。但预期的形成是一个复杂的多因素相互影响的结果,其中既有理性成分,也有非理性“羊群效应”的成分,既有短期得失的考量,也有长期走势的预判。综合而言,政府的政策、态度在预期形成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特定时间节点上甚至有决定性的作用,即所谓“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当前,面对种种逆全球化浪潮,我国政府多次向全世界表明中国坚定支持全球化的决心,同时以实际行动加快对外开放的步伐,积极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力所能及地提供全球公共产品,努力向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注入确定性,体现了大国的风范与担当。

  稳外贸、稳外资是要有效控制中美经贸摩擦所带来的直接影响。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东南沿海的一些省份形成了出口导向型为主的经济模式,对世界市场的依赖度较高。随着美国不断对我加征关税,这些地区的出口尤其是对美出口受到了较大影响,对当地企业的生产经营和经济发展造成了比较明显的影响。稳外贸就是要在中美经贸摩擦有可能长期化的背景下,通过积极调整出口市场结构,大力开拓非美市场,努力提高出口产品的技术含量,增强其不可替代性,以市场和产品结构的调整来打开进出口需求的广阔空间,迎来柳暗花明的新境界。与此同时,还要积极稳外资。长期以来,我国一直是国际直接投资进入的主要国家,大量的外国企业来到中国,不仅带来了资金,更带来了技术、知识、先进的经营管理等无形资产,他们进入后对国内市场产生的“鲶鱼”效应,能有效激发竞争、鼓励学习,是我国经济发展的促进因素。中美经贸摩擦发生以来,部分在华经营的外国企业、跨国企业产生了一定程度上的不确定性,部分企业甚至被迫将工厂移出了中国。稳外资就是要千方百计稳住那些已经在华经营的外资外企,并努力吸引更多的外国企业和投资者来华经营。近年来,我国通过出台《外商投资法》、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大力提升营商环境等,努力留住和吸引更多的外资外企。数据显示,即使面临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进入我国的外资、外企仍然在增长,这也充分说明了中国市场巨大的吸引力。

  稳金融是要进一步增强对外开放条件下我国的金融安全。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货币总量是不是与经济运行的资金需求相匹配,相关传导机制是否顺畅,对于宏观经济稳定、实体经济效益至关重要。特别是在开放经济的背景下,一国经济金融与外部世界紧密联通,有时甚至是同升同降,风险与收益相生相伴,保持货币政策稳定连续、资金合理充裕的难度和挑战性都不容小觑。稳金融就是要在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宏观经济的稳定性遭遇冲击的情况下,通过增强货币资金与实体经济之间的协调性,为经济增长创造更好的条件。一个时期以来,我国围绕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了大量工作,利率、汇率市场化程度大为提升,资本市场结构更加合理,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步伐大大加快,这不仅增进了我国金融市场的国际化程度,而且也为国内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创造了条件。

  稳投资是要将经济发展的主动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进入转型升级的关键期,投资需求有所下行。这有其合理性的一面,但另一方面也要注意防止下行曲线过于陡峭,以免宏观经济过度承压。另外也要看到,近年来我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投资有所下行,既有外部需求的冲击,也有内部政策调整的影响。如果说前者无法避免的话,后者则可以通过加强政策协调、掌握好政策执行的力度与节奏而有所改善。因此,我们应通过调整投资结构、优化完善相关政策,有效调动和激发市场主体活力,稳住投资下行的趋势。必要的时候,还要通过扩大政府投资的方式来稳住总需求,保证宏观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稳就业是应对中美经贸摩擦的底气所在。经济发展的最终表现是国家富强、人民幸福。就业问题直接关系民生与社会稳定,历来是党和政府的最大关切。只有就业不出问题,我们才有应对中美经贸摩擦的底气。目前看,我国就业状况总体上是稳定的,这主要表现在近年来我国调查失业率均稳定在5%左右,每年新增的就业岗位都在1000万以上。与此同时也要看到,大学生、农民工、转业退伍军人等一些重点群体的就业压力仍然存在,结构性失业问题有所显性化。因此,应通过加强职业技能培训,拓展多样化的就业形态、用活用好失业保险基金等,努力稳住就业这个最大的民生。

  总之,“六稳”是在中美经贸摩擦背景下,针对我国经济运行中出现的重点问题所采取的有针对性之策,目标是稳住我国经济运行的大局。从现在的情况看,明年还有必要继续坚持“六稳”方针。同时也要指出,我国经济体量大、基础强、产业门类齐全,那些源自外部的冲击并不能从根本上动摇中国经济的大海,相反我们自身的结构性问题才是制约经济发展的主要矛盾。只要长期、短期结合,需求、供给并重,就一定能在稳住经济运行的同时,推动我国经济逐渐进入高质量发展轨道,迎来光明的未来。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