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诞生的世界最窄住宅

李楠2012-12-17 14:28:53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随着世界各地土地资源的稀缺以及越发严峻的城市居住形势,建筑师们正开始更深入地探索和利用现代都会空间发现居住新方式。在思索与实践中,他们没有在扩 大城市版图上大做文章,而是着眼于空间利用效率。在他们看来,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性,都要试图使空间化腐朽为神奇,让狭窄逼仄、像迷宫一样的城市变得更 生动、迷人,富有生活性和趣味性。

  在波兰首都华沙Chtodna大街22号和Zelazna大街74号两栋建筑的夹缝中间,就藏着这样 一幢富有趣味性的建筑,一幢名为克雷特(The Keret House)的狭小住宅,其内部最宽处不过122厘米,最窄处甚至仅有72厘米,是名副其实的世界上最窄小的房子。如果你不注意,即使从旁边经过也发现不 了它。

  这个创意来自波兰建筑师雅各布·泽斯尼(Jakub Szczesny)。雅各布·泽斯尼于2009年偶然发现了这个狭小空间,并突发灵感,在随后的3年时间里他克服种种困难,终于在2012年底完成了这个超迷你独立住宅。

  在作品第一次开放时,雅各布·泽斯尼信心满满地对参观者解释道:“对于这样的居住空间条件,人们的第一印象往往是‘绝对不可能’。在这样的前提下诞生的克雷特住宅就是为了打破这种不真实的印象,同时刺激这种‘不可能的建筑’的概念进一步拓展”。

  小建筑

  你能想象出住在一栋只有防火通道宽窄的房子中的情景吗?

  雅各布·泽斯尼利用建筑之间一个最宽处152厘米、最窄处仅有92厘米的缝隙进行空间改造和增强设计,建成了一座只有14.5平方米的复式住宅克雷特。

  结构上,这座住宅由简单的三维钢框架组成,其上添加了胶合板、隔热夹层以及发泡胶,最外层则是漆成白色的混凝土布;钢结构与下面的城市供热管道相接触。 与相邻建筑贴近的两侧覆盖了50毫米厚的防火保温纳米泡沫夹芯板,临街的立面外表皮是20毫米厚的半透明的聚乙烯材料,并有两扇相对的窗户可以实现对流通 风和自然采光。建筑还配备有类似舰船的排水技术,使它能独立于城市管网系统;而其使用的电力则要依靠邻座的建筑提供。由大门进入后,需要通过一道金属楼梯 爬进洞口才能进入内部。

  克雷特住宅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入口,一个迷你厨房、一个飞机标准的浴室、一个供两人同时吃饭的餐厅、一个写 字台、一个沙发以及一个90厘米宽的单人卧室,共跨越了4层楼,每一层跨度约为1.2米。为了尽可能地利用空间,这里没有楼梯间,而是设置了一个可远程控 制的伸缩楼梯,楼梯向上折叠,与上层底面齐平;当放下时,它则与普通楼梯无异。下层吃饭、洗澡,爬上去依次是工作、休闲以及睡觉的地方。

  这套公寓采用的家具全部都是特殊订制的,并用了几个非常有趣的空间节省方案,比如可转换功能的厨房/餐厅,还有将洗衣机放在床下面等等。为了起到扩大空 间的效果并且尽量避免因狭小引起幽闭恐惧症和抑郁,雅各布·泽斯尼将内部所有的结构和家具全部漆成了白色,再加上半透明的立面材料,白天的房间显得格外明 亮。

  艺术作品式的住宅

  “当我看见这个缝隙时,我就想用一栋房子来填补它。”雅各布·泽斯尼说。其实,雅各布·泽斯尼建设这样一栋住宅是为了纪念在“二战”大屠杀期间死于华沙的双亲以及相关家庭成员。

  华沙犹太区是纳粹统治欧洲期间最大的犹太人聚集区,在不到两平方公里的地方聚集了40多万犹太人。而这个夹缝正位于此,其周围的两座建筑物分别建成于两 个历史时期。位于Zelazna大街上的是一栋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前的砖结构建筑,另外位于Chtodna大街上的现代混凝土公寓楼则是用来否定以前城市景 观的一个典型的新生事物。就像其他许多在华沙的建筑一样,这样的组合只是由于战争和历史而产生的一个不经意的巧合。

  在这个城市的肌理中,克雷特住宅和它们一样也是一个所谓的“不匹配”建筑的完美实例,映衬着历史与现实的纠结与发展。

  克雷特住宅在完工后已经迅速成为了华沙的地标和重要的交流平台,吸引了无数游客和建筑业内人士前来拜访。

  今天,呈现在世人眼前的克雷特住宅证明了这是一场“可能”的冒险。然而,这背后却饱含了雅各布·泽斯尼以及该项目赞助方波兰现代艺术基金会 (Polish Modern Art Foundation)无数的心血与汗水。由于他们对实现理想坚持不懈,终于克服了场地空间狭小、基础设施难以保证、法律法规不适用以及缺乏预算等种种问 题与困惑,从而最终成功实现。

  为了实现夹缝中的住宅开发计划,雅各布·泽斯尼在忙于设计的同时还绞尽脑汁地说服了周围邻居、管理委员会 和制造商的同意与支持;而波兰现代艺术基金会为总面积不到15平方米的4层独立住宅投入了6000欧元。由于克雷特住宅并不完全符合波兰现有的建筑规范, 他们为其申请了作为艺术装置的许可,可以保留2年时间。

  “克雷特住宅显示出华沙最迷人的一面,吸引了整个世界媒体的关注。我们深深相信这个特别的房子会成为现代华沙的象征并最终流入历史的长河永存。”来自波兰现代艺术基会的项目策展人Sarmen Beglarian和Sylwia Szymaniak这样说道。

  除了是一件艺术品外,其本质上还是一个可供人生活的地方。然而,究竟什么样的人可能选择这样的居住环境呢?雅各布·泽斯尼有一天回家时正好途径这个夹 缝,他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并得出了答案:只能是一个人,并且是一个想成为隐士的人,一个希望保留独立空间来做些事情的人,最重要的,无论如何必须是一个有幽 默感的人,否则很难在这样的空间里长时间地生活。最终,这栋建筑成为了一位旅居华沙的作家隐居于市井的工作空间。在英国历史学家诺曼·戴维斯 (Norman Davies)拒绝入住这里之后,以色列作家艾加·克雷特(Etgar Keret)成了第一位居民,而这栋房子也正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