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房集团权力更迭后樾梅江启动拆除重建 涉及十余栋楼

冯颖祎 童海华2019-05-05 17:45:53来源:中国经营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当2016年入市时,樾梅江(又称粤翠名邸)一度成为天津梅江板块最吸引眼球的楼盘,但2018年爆出的质量问题让樾梅江项目陷入旋涡。迎接樾梅江的,如今是漫长的拆除重建工作,涉及项目的十几栋建筑。

  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樾梅江项目现场了解到,拆除工作已经在农历新年后启动,现在最少已经拆除了一栋楼。此次拆除背后,将是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房集团”)数亿元的付出。

  项目已经开始拆除

  被称为天津梅江地区新地标性建筑的樾梅江项目,一入市就获得较高的关注度。

  公开信息显示,天房樾梅江项目容积率仅为1.75,由3栋24~29层的高层、3栋11层的小高层及12栋6~7层的洋房外加1栋商业公寓组成。

  天津地产界人士表示,樾梅江是名副其实的低密度豪宅项目,当时吸引了许多天津高端消费群体。在经历了两年的销售周期,数栋楼相继开盘后,樾梅江项目接近售罄。

  但其问题也逐渐暴露,在2017年5月天津市质安监管总队开展的专项检查活动中,在存在较多质量安全问题的项目中,樾梅江项目排在第一位,相关单位被全市通报批评。

  2018年4月,一份传播甚广的天津市建委的内部文件显示,天房樾梅江项目个别栋号存在混凝土强度不符合设计要求的质量问题。该文件要求不公开,但在天津相关政府网站挂出。

  此文件引发了后来的樾梅江项目拆除重建事件。一年之后,《中国经营报》记者再次来到天房樾梅江项目时,该项目已经着手拆除。

  在樾梅江项目周围采访时,记者听到电钻的声音和金属物品的敲击声,某栋高层内有工人正在施工。

  樾梅江项目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在早前告诉记者,现在公司已经搬到售楼处,从年后就开始了拆除工作,现在已经拆除了一栋楼。记者在现场以及结合规划图纸注意到,大概率为5号楼已经被拆除。

  该项目的另一位工作人员称,项目是一步步拆的,目前并未大规模爆破。

  去年7月记者在樾梅江项目调查时了解到,定的方案是除了一栋公寓,所有的住宅全部拆除。当时项目正在与业主协商处理赔偿的问题。记者在现场看到大部分洋房和小高层已经封顶,高层已经接近封顶。

  据记者了解,项目除基桩外,地下室垫层以上全部拆除,预期延期交付两年零五个月。并给出详细的赔偿标准,退房客户给予总房款6%的一次性赔偿,而等房客户则按照购房款总额的10%向业主支付延期交付违约金,按月支付。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现在樾梅江项目的大门已经写上了天津三建的名字。一个大门上“房信建总”4个字已经被油漆遮掩,但依稀还可以看清。此前,樾梅江项目是天津市房信建筑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承建。

  据了解,天津三建的全称为天津三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隶属于天津市建工集团(控股)有限公司。

  或至数亿损失

  此前,一位天房越梅江项目的业主曾对记者表示,每个月都会收到补偿款,对于赔付他还是较为满意的。

  一位天津国有房地产企业人士表示,这也就是天房集团的项目,要是其他的企业就不会有这么大的赔偿力度,也不会重新再建。

  根据天津土地交易中心的出让公告显示,天房樾梅江该地块出让土地面积为84673.1平方米,其中居住用地面积80473.1平方米,中小学、幼儿园用地面积4200平方米。地上总建筑面积为143800平方米,其中居住建筑面积不大于140800平方米(含商业金融业建筑面积41700平方米)。

  记者查询樾梅江项目预售证时注意到,该项目从2016年8月到2017年12月陆续获得了1、3~19号楼的预售证。结合商业网站上的信息分析,这是樾梅江全部可售住宅楼栋。

  多位建筑界人士向记者表示,类似樾梅江这样只是主体完工的情况,建筑成本大概在2000元/平方米。如果以99100平方米的全部住宅建设面积计算,该项目的建设成本约在2亿元。樾梅江的项目此前已经基本建成,这就意味着全部拆除,天房集团将损失约2亿元的建设费用。

  对于拆除的费用,一位建筑公司的高管告诉记者,如果拆除主体比较完备,一般是建筑公司会向建筑所有者付钱,因为建筑里面有钢筋等可以售卖的东西。但对于类似樾梅江这样的建设情况,他表示这个还需要视具体情况具体计算。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预计费用还不包括天房集团给业主的赔偿,如果以5万元/平方米的价格,全部住宅都销售完毕来计算,天房集团樾梅江项目总收入约为49.55亿元。那么对于业主的赔偿最高则为2年5个月按月支付的总金额约4.95亿元(全部选择等房的情况),最低则为全部一次性赔偿,总计约2.97亿元(全部选择退房的情况)。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如果都是天房集团的自有资金还好,要是有融资,数年来的资金成本也将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对于樾梅江的相关拆除计划以及资金等问题,记者给天津市住建委、天房集团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有效回复。

  权力更迭

  在樾梅江质量问题爆发后,天房集团的主要负责人也相继落马,天房集团开始进入权力更迭阶段。

  2018年8月31日晚间,天津市人民政府官网发布消息称,天房集团董事长邸达与总经理熊光宇同时被免,原天津市国资委副主任王振宇被任命为天房集团新董事长。

  10天后,天房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天房发展(600322.SH)发布公告称,该公司董事长熊光宇、总经理毛铁因为工作变动原因辞去了相应的职务。

  一个多月后,据天津市纪委监委消息:天房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邸达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1月7日,据天津市纪委监委消息:天房集团原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张炳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天房集团的相关负责人落马之后,天房集团的权柄落在了长期在国资委从事国有企业改革的王振宇手中。

  一位熟悉天津政治生态的退休厅级干部表示,随着天房集团的主要领导落马,天房集团内部也会发生变动。

  记者了解到,王振宇在上任后的讲话中表示,要牵住混改“牛鼻子”,以更加积极有力的举措推动“引战”成功。保持信心耐心,巩固已经取得的阶段性成果;更加积极主动,扎实细致地做好与“战投”的对接;紧盯“引战”需要,严格抓好各项任务的协调落地。要压实用款企业责任,狠抓“开源节流”化解债务风险。明确责任,“谁举债谁负责”;明确原则,“有保有缓”;明确路径,“三加一减”。

  同时,王振宇指出,要强化集团管控,“上下拧成一股绳”合力攻坚克难。做实做细工作,真正做到情况明、底数清;加强管控力度,无条件服从集团统一调度;步调行动一致,形成合力攻坚的强大气场。要守住稳定底线,抓实抓好质量、安全、信访各项工作。切实负起责任,妥善处理好樾梅江问题;时刻“警钟长鸣”,全力抓好质量安全;紧盯关键节点,扎实做好信访稳定工作,为集团冲出困境、改革发展营造和谐稳定环境。

  记者从权威渠道了解到,王振宇并非空降天房集团。在正式担任天房集团董事长之前,王振宇就曾是天津市国资两委派驻天房集团工作组组长,并曾多次深入一线调研天房集团所属项目。

  此前,有消息人士向记者表示,在王振宇担任董事长、保利集团共管时代的天房集团,内部的构架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整个集团形成了事业部的管理模式。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 最近城市人口收缩问题引起广泛关注,有文章指出中国有五分之二的城市人口在流失,在国家发改委最近发布的文件中也提到收缩型中小城市问题,那么是否有大量城市因人口流失而收缩?城市人口收缩的负面影响有哪些?我们应该如何认识这些问题呢?
  • “户籍城市化进程越往后,难度越大。一些城市即使放开户籍,也不容易吸引农业人口大规模进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农村集体经济过于封闭带来的障碍不容忽视。”
  • 近期,“我爱我家对西城区同房源、同承租人续租收取中介费”一事,引发外界广泛关注与热议。
  • 近日,一条关于“北京新房即将强制上保险”的新闻,引起广泛关注。其起因是,《北京市住宅工程质量潜在缺陷保险暂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包括新建住宅将投保工程质量潜在缺陷保险,购房人发现质量问题可向保险公司索赔。
  • 在发布一季度经济数据之后,4月19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经济工作。
  • 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这可能意味着未来央行对于大、中、小银行采取不同准备金率的体系更加清晰,而未必是近期要定向降准的信号。
  • 2019年4月2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分组审议民法典物权编草案、人格权编草案。
  • 新买的房子没过两年就出现质量问题,维权时却遭遇开发商各种推诿。多年来,这是不少购房人的“心头痛”。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