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50强房企金阳地产资金谜局:办公区仅不到10人上班 王牌项目已停工大半年

陈利2019-11-08 08:24:48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近日,一则关于重庆金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金阳地产)因无力偿债、所持重庆农商行的550万股股权被强制拍卖的信息,让这家昔日重庆50强房企再次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疑云中。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1月中旬,金阳地产旗下王牌地产项目——位于重庆大学城的金阳第一农场·大学城就出现延迟交房。《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在金阳第一农场·大学城现场调查发现,该项目已经处于停工状态。与此同时,金阳地产开发的成都金不夜项目也多次延迟交房,至今也未全部完成交房。

  针对“资金链断裂”的传闻,记者试图与金阳地产方面进行核实,但当记者按其官网所留电话拨通后,对方一听是媒体便立即挂断。金阳地产办公区预算部相关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称:“根本没有这回事!”

  多元化发展引发资金风险?

  官网资料显示,成立于1998年的金阳地产,已成为涵盖房地产开发、酒店经营、商业地产、物业管理、旅游地产等领域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集团,开发建设总量逾300万平方米,屡获“重庆地产50强”等殊荣。

  金阳地产在重庆本土开发了包括金阳·骑龙山庄、金阳·罗马假日等在内的10余个楼盘项目,其中不乏品质、口碑较好的项目。在成都,金阳地产开发了易诚国际、伦敦西区等4个项目,在四川大竹也开发了金阳·东湖星座等5个项目。

  但金阳地产并没有满足房地产领域的成绩,其多元化发展从几年前就已经开始。

  启信宝显示,从2013年开始,金阳地产公司将业务拓展到了金融、医疗、餐饮等板块,先后投资设立了华夏川商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国宝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市江北区盛达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江北恒丰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及P2P、融资担保等类型公司11家。同时,开设连锁医疗机构“成都中医大国医馆”,创立了自有餐饮品牌金阳花田错农场餐厅,并联合重庆川商美食文化有限公司共同投资餐饮。

  重庆市南岸区花园街道骑龙社区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从2018年11月份开始,金阳地产办公场所就多次遭到投资者围堵。正好位于重庆金阳地产楼上、与其商业物业公司相距不到5米的骑龙社区就成了围堵人员主要咨询的“点位”。“不时就会有人来社区打探金阳的情况,但金阳到底现在什么情况我们也不了解。”

  对此,记者试图与金阳地产方面进行核实,但当记者按其官网所留电话拨通后,对方一听是媒体便立即挂断。此后,记者多次拨通金阳地产电话,均遭到对方挂断。

  被多家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事实上,金阳地产被曝出资金问题由来已久。

  据凤凰网房产等多家媒体报道,今年1月,金阳地产曝出一份《关于部分岗位人员停薪留职的通知》(下称《通知》),开始对内部人员进行裁员。《通知》称:“自2018年7月份来,由于受今年地产调控政策和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公司房产销售和商业租赁等主力板块均受到重大影响,导致现金流远远不能满足公司日常运营需要。”“经过公司多次、慎重讨论后,现决定采取保留部分岗位人员继续工作,部分岗位人员停薪留职。”

  10月15日,一则原定于11月12日在阿里拍卖·司法平台上进行拍卖的、金阳地产所持重庆农商行的550万股股权,因“案外人提异议”而暂缓的消息,再次将金阳地产推向了风口浪尖。

  评估报告显示,此次拍卖是由于重庆金阳地产资金链断裂,无力偿债,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申请法院对其旗下资产进行强制拍卖,涉及金阳地产持有的重庆农商行内资股1350万股。此次拍卖的550万股评估价3624.5万元,整体起拍价起2537.15万元,折合4.613元/股,相当于评估价7折,买家需缴纳保证金127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位于成都西三环草金立交的金阳不夜项目就曾以“以房抵款”的方式,偿还成都佳韵广告有限公司广告债务,而这笔债务的总额仅21.3万元。

  然而金阳地产面临的资金风险问题并不仅仅于此。

  据启信宝,重庆金阳地产存在股东出质、股权冻结、失信信息、法院公告等风险信息536条。自2018年11月以来,金阳地产已有7次、超10763万元股权数额的资产被冻结,并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等多家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最新一则法院风险信息,来自10月25日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关于判决金阳地产100万元的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记者梳理发现,截至10月30日,金阳地产就有10条来自法院的公告,涉及股权转让、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等多起案件。

  办公区仅有不到10人上班

  面对“资金链断裂”的说法,金阳地产方面却一直未对外作出任何回应。

  10月18日下午3时许,《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重庆市南坪西路68号的金阳地产办公区一楼,看到公司招牌上的字迹已不甚清晰,需仔细辨认,前台也没有值班接待人员。尽管正是上班时间,但整个公司办公区仅有不到10人上班,大多数办公室房门紧闭。

  位于进门左手处的第一间办公室内,两男一女正围坐一起聊天。当记者询问对方是否金阳地产员工时,3人均摇头,并指着门外,告知记者要出门左手边才是。

  记者按对方指示来到玻璃门上贴着设计部字样的房间后,再次被里面的工作人员告知自己不是金阳地产员工,而对于记者所提问题均表示不知道。待记者转身离开时,对方一直嘀咕“怎么最近总有媒体来找金阳地产。”

  让记者感到意外的是,最先否认自己是金阳员工的3人,在记者转身离开前往设计部询问前后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已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并锁上门离去,而此时还不到下午3点半。

  随后记者在金阳地产办公楼里探寻时“如入无人之境”,除了在客服部和预算部碰到3名员工外,基本没看到上班的员工。针对外界“金阳资金链断裂”的说法,客服部工作人员表示,只负责协助业主办理收房手续,其他一概不知情。而预算部的两名员工则明确表示“不可能,根本没有这回事。”

  “资金链断裂公司就破产了,我们怎么可能还在这里上班。”其中一名预算部员工周强(音译)表示,之前项目确实遇到了问题,但沙坪坝住建委已经在协助解决,目前大学城项目和金佛山项目正在有序推进中。至于大学城项目的进度,对方则表示不是项目部工作人员不清楚情况而拒绝回答。同时,对于网络上流传的裁员《通知》,周强表示“太扯了,我们又不是公务员、事业单位,怎么可能会有停薪留职的事儿。”

  而在二楼的金阳商业公司里,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两人,其中一人一直玩着手机,另一人则忙着整理文件。而另一间紧靠着骑龙社区的办公室大门紧锁,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办公室地上堆放着各种文件。商业公司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具体情况要问地产公司人员,他们商业公司也不了解。

  社区工作人员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这间办公室已经锁了有两个月了。”对于金阳地产目前所处状况,社区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

  王牌项目已停工大半年

  2013年可谓是金阳地产最为风光的时刻。这一年10月8日,金阳以24%溢价率、6亿元总价竞得沙坪坝区大学城一居住、商业用地,总规划建筑面积28.45万平方米。这一项目肩负着金阳地产向健康养生地产转型发展的重任,被命名为“金阳第一农场·大学城”。项目还在2017年9月以359套的月成交量,跻身当月重庆商品住宅成交套数TOP7,堪称金阳地产的“王牌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金阳第一农场·大学城项目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缙云山脚下,由U10-2-4/02、U10-2-5/02、U10-2-3/02三宗面积共168565平方米的地块组成,规划设计有别墅、小高层、商业等业态。项目周边有重庆大学虎溪校区、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等高校资源,从轨道交通1号线大学城站坐车到项目也不足20分钟。

  然而10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实地探访访金阳第一农场·大学城项目时,看到的却是一片荒凉景象。

  站在大学城南二路向重大西路望去,项目内西侧的地块已建成并投入使用,陆续有业主和车辆出入;而东侧的地块大学城南二路一侧还被围挡围住,原印有承建商“重庆建工第二建设有限公司金阳·第一农场项目部”公示牌上的大字已被拆除,只留下因长期粘贴后的字迹。围挡内,两座塔吊静静地矗立着。10栋约18层高的建筑已拔地而起,主体结构似已封顶,其中四座即84、85、86、87栋楼外立面已基本完成。根据计划,这四栋楼原本应该于今年1月3日交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发现,84、85、86栋楼预售许可证分别于2017年4月21日、4月28日、9月15日先后取得并开盘销售。而最新获得预售资格的则是2018年9月6日107栋楼。尽管这些楼栋虽已封顶,但建筑上仍有大量生锈的钢管支架。记者在工地内发现,地上随处可见积水,一些地方杂草已长有一米多高,在阳光下随风起舞。

  来自重庆建工第二建设有限公司的5名建筑工人正在对84栋楼一楼墙面石材装修,其中一人告诉记者,他们是听从公司安排从9月20日开始在回到项目开工的,但有可能在这个月底也会撤走。“资金不到位,拿不到工资谁愿意干。”该施工人员表示,如果按现在的工程进度,“年底交房都不可能。”

  记者拨打了重庆建工第二建设有限公司官网公布的电话询问具体情况时,对方表示,具体情况要跟项目部沟通。记者根据对方提供的项目电话进行联系,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随后记者来到该项目营销中心,看到偌大的营销中心外宣传桁架倒在地上,显得十分破烂。营销中心只有一名保洁人员在值守且大门从里紧锁,记者并未在现场见到有任何营销人员。当记者询问营销中心旁的碧桂园物业管理人员时,其表示:“营销中心已关了大半年时间了,营销经理大概一个月会来那么一两次。”

  值得注意的是,原本应在2019年1月3日交房的金阳第一农场·大学城84、85、86、87栋的却无法交房。

  《每日经济新闻》在金阳第一农场·大学城项目现场看到,除了楼房的主体结构已完成,楼体外墙、小区道路和楼房内部等地方均没有完工。其销售中心贴出了延期交房公告称,交房时间延至2019年7月31日。而事实上,600多户购房者7月31日仍未能如期接房。

  据项目北侧兴中路施工人员透露,今年9月底由重庆市沙坪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会同相关单位入住金阳第一农场·大学城项目,协助解决金阳地产业主交房问题。该施工人员的回答,记者从10月23日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块上得到了印证。

  10月23日,重庆市沙坪坝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在回答业主关于“开发商资金断裂,承建商停工半年多”时答复:“金阳公司资金周转困难,导致第一农场停工,区住建委已责成相关开发商践行社会主体责任,要求其多渠道筹措资金,尽早复工,沙坪坝区相关部门已多次召集会议,就该项目问题进行专题研究,已经在政策框架内多渠道帮助企业,同时,区住建委和区信访办都会定期对该项目进行答疑。”

  2018年8月收房并入住的83栋5楼3号业主余先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们的房子本来该2018年年初就收房的,但开发商也是因故延迟,现在想来都还有点后怕。“就比我们晚一点就遇到这种事,每个月这几栋的业主都要来围堵几次。”

  余先生表示,之前在业主群,物管方曾表示有一头部房企接触并考虑接盘,但因金阳这边要求除了要接手大学城项目外还要接手金佛山、大竹项目,因此最终未能成功。为此,记者联系上该头部房企重庆公司人员,对方也表示有接触,但最终未能成功的原因不便透露。

  不仅重庆项目出现交房问题,金阳地产开发的成都金阳不夜项目就曾经历过3次延期交房问题。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原本应于2017年5月交房的业主在当月底接到开发商电话,称“实在交不出房,请大家理解”,交房时间顺延至2017年9月30日前;然到了2017年9月4日,开发商给全体业主又发了一份通知,称因环保督查的“不可抗力”,交房将延至2018年1月31日前,“希望理解”;而到了2018年1月12日,金阳不夜官方微信号推送信息显示“目前工程进度完成近90%,余下工程也在全力以赴地施工,预估交房时间将在今年5月左右”。

  10月15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金阳不夜项目现场看到,三层商业街租售中心大门紧闭,近300个铺面中正常开门营业的只有不到20个,大多铺面等待出租。据商业街二楼60号铺面业主透露,目前项目还并未全部完成交房,“交房质量和面积还存在争议。”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