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峰:住宅设计的市场化与建筑学的追求

黄炜炜 曲涛2011-01-30 14:35:56来源:中房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专家档案:陈一峰,现任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建筑专业设计院总建筑师,教授级高级建筑师,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专家,中国建筑师学会居住委员会委员,《住区》及《时代楼盘》杂志编委,中房研、中房协专家技术委员会成员。

  1987年清华大学毕业,曾获中国建筑学会青年建筑师奖,全国建筑师杯优秀奖,1994年获中国别墅网评选的10大别墅设计师,在2004和2007年全国住交会上两次获得组委会、中国建设报等单位联合推介的最具品牌影响力的全国十大建筑师之一,获国际建筑师沙龙和《新地产》杂志联合颁发的最具影响力建筑师(我国共有20位建筑师),并获《新地产》2005亚洲建筑推动奖。 

  保障性住宅是提升住宅设计水平的良机

  中房网:国家“十二五”规划提出要大力发展保障性住房,您觉得保障房设计跟一般的商品住宅相比要注意哪些方面?

  陈一峰:保障性住房应该可以大大促进住宅设计水平的提高。因为这是一个政府主导的项目,较少受开发商利益左右,所以此前提到的房地产开发中的那些一切以利益为中心的偏颇可以得到某些修正。在国外,一般能够获奖的住宅项目都是社会住房。翻开国外建筑史,许多建筑大师都做过社会住宅和低收入住宅,并把它们当做自己作品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列入建筑史册的项目都是此类住宅项目,比如柯布西耶的马赛公寓等这种低收入的住宅。而那些所谓的豪宅在建筑史上是没有地位,都是一些比较商业化的事务所做这样的项目。而知名的建筑师都把做社会住宅、低收入住宅作为自己的重要实践,并在建筑史上留下了很多闪光的作品。

  但国内现在的现状是,最差的设计单位派最差的人来做保障性住房,许多设计此类项目的建筑师连基本的建筑空间、交通组织都弄不通。从去年我们审查的大多数保证性住房项目来看就反映了这样的状况,政府也比较着急,就组织一些专家来评审,但由于工期及各方面的利益问题我们评审专家对许多设计得很差的方案也无回天之力。实际上造成这种状况不单纯是设计费的问题,而是观念问题,保障房不能完全交给开发商,国外都是政府或社会团体主导。据了解,国外的好多机构、基金会、政府都对事务所做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的低收入住宅有补贴,所以许多建筑师甚至是知名建筑师不在乎低收入住宅的设计费用。国内一些很有名的设计师他们也愿意尝试做一些低收入的住宅,优秀的建筑师都希望有这方面的实践。但关键是一定要政府来主导,如果设计师所做的设计让开发商来主导,有些开发商会把最差的位置,最高的密度,最不讲究的一个项目交给他,那一般的设计师做这种东西也没有兴趣了。所以问题还是我们怎样实施、怎样组织、怎样执行这一层面的事情。#p#副标题#e#

  单纯追求市场的住宅设计离建筑学越来越远

  中房网:您觉得中国住宅设计理念的发展状况和未来发展趋势会有怎样的变化?

  陈一峰:开始讲究住宅质量应该是从2000年中国房地产发展以后,人们对住宅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包括从规划、户型、环境到整体住宅建筑造型,都开始有了比较高的要求。以前大部分是福利分房。而现在面对市场,虽然对住宅质量要求高了,但也带来另一种情况。由于都是私人投资,所以大部分要求一切以市场为导向。对住宅的社会学、心理学、住宅与城市的关系、城市空间的美学等住宅建筑学本身所追求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弱化。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的住宅设计虽然简单但是我们研究的课题和关注的方面远比现在要深、要广。当时大学里研究的课题广泛涉及住区社会学,环境心理学,行为科学以及城市文脉等等,但随着住宅越来越商品化,一切都以市场为导向,许多东西都被忽略了。造成现在最为学术界诟病的是,现在的城市居住区形成了一个孤岛,与城市之间没有关系,已经走向了一个畸形。虽然住宅设计本身,从户型设计、结构、造型方面,用的材料都比过去讲究很多,但包括很多人文及社会科学,以及住区与城市与历史的关系等问题,这些年已经很少有人顾及了,而实际上这些东西往往是国内外学术界研究的主要方向。目前大家主要关注的只是一个小社区内部的设计,而它与其他的住区,与整个城市的关系经常就被忽略。目前做设计时往往是销售代理在指挥,他们只关注表面,关注怎么样有利于销售,不可能站在更高的建筑与城市的角度。所以说现在小区内部的设计完全以市场为导向,许多所谓的高品质住宅小区其实对建筑学、美学的追求与我们的专业越来越远了。

  关于未来住宅的发展趋势可能有两方面。分别表现在科技与人文,首先科技方面,建筑质量本身要进一步提高。绿色、低碳、生态、节能以及建筑部品的标准化等越来越被开发商所关注,而建筑本身要求做到精益求精,这方面也延续了10多年来一直发展的道路,这是一个发展趋势。另一方面,多年发展中我们所缺失的东西要被关注了。即我刚才讲到的住区与城市,住区与社会的关系。举例北京目前的交通状况,其实它和住区设计缺陷也是有一定关系的,从Google Earth上看同样比例的北京、东京、马德里、伦敦,你会发现国外都是小街区,城市道路的密度要比我们高两到三倍。而我们都是一大片区域其中道路很少,且间隔很远,不够人性化。在居住区规划中,开发商都希望越大越好,里面都是大片绿地,与周围隔绝,即使中间有规划的市政道路,也要想办法把市政道路变成小区自己内部的道路。因此,这些城市问题要被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城市管理者、开发商们所关注了。#p#副标题#e#

  公用建筑更容易出作品

  中房网:您以前做过很多公用建筑设计,您觉得公用建筑和住宅、住区设计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陈一峰:接触不同的项目感受也不同。做住区项目有比做公用建筑好的方面,因为开发商比较市场化,他看过你的东西,认可你,从项目的委托到合同的执行就会简单明了,容易沟通合作。而公用建筑大部分还是国有单位、国有机构的管理者来执行,所以在争取项目上,或在项目操作的过程中会有许多更复杂的因素,也是导致现在不少人偏爱做房地产项目的原因之一。

  但反过来,公用建筑更容易出作品。因为有一个投标的过程,特别是一些重大项目,专家、领导选定了方案,具体的操作人员不敢随便改动方案,怕将来效果不好难交待,所以在实施过程中比较尊重设计师的意见(前题是这个方案最高领导拍过板了)。但做房地产项目就不同了,开发商会根据当时销售情况,市场变化情况以及成本核算,随时改变。所以,最后能不能实现设计初衷,能否达到理想状态很难说。#p#副标题#e#

  中外建筑师其实各有千秋

  中房网:您认为中国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在设计方面的差距有哪些?

  陈一峰:中国和外国都有好的和差的建筑师,但总体来讲住宅设计技巧方面没有差距,中国建筑师在经验上比国外建筑师要高很多。国内一个工作了5年以上的工程师一年所设计的住宅量要比国外同资历或比他资格更老的建筑师大几十倍,国内建筑师的经验是国外建筑师无法相比的。国外没有那么大规模开发的社区,所以国外建筑师可能一生就只设计几栋住宅。

  在与国外设计师合作的一些项目中,遇到大型住区的规划设计问题上,多数国外事务所,包括一些很有名的事务所,基本组织不好小区整体的空间和交通结构。但从户型上,各国有各国的特点,你不能要求外国建筑师做出中国的户型,而中国的建筑师也未必能做出外国的户型。从风格造型的把握上,因为现在整个国内有一种崇洋风,如果都要做一个纯粹地道欧式的,欧洲的建筑师肯定要比中国的建筑师更熟悉文化。就像做一个中式的项目,欧洲建筑师肯定做不了,但是欧美目前的建筑教育也不学古典的东西,而我们早期在学校接受过古典训练,我们曾一起做过一些欧式项目,外国建筑师还做不过我们。但因为现在社会的崇洋的导向和趋向还是倾向于外国设计师做立面,一般开发商总是希望自己的楼盘要吸引眼球,要与众不同。而外国人的思维跟中国人肯定不同,他们做项目的感觉肯定也跟中国人不一样,所以在这种趋势和风气的引导下,好多开发商还是喜欢找外国的建筑师做立面。

  但就像一开始我说的,现在地产界比较忽视最基本的建筑学的东西,再加上国内建筑师的设计任务繁重,没有时间去研究和探讨住区的一些建筑学本身的问题。而外国建筑师较少受到国内市场的影响,也有更多时间思考,研究,包括对社区环境、社区住户的邻里交往、社区安全的氛围、空间等方面,因此外国建筑师可能思考的问题更深入一些。而在这方面受整体氛围的影响,开发商也更愿意倾听并尊重外国建筑师的意见。#p#副标题#e#

  每个作品都力求有所突破

  中房网:您做过很多优秀的作品,请您点评一下这些作品当中您最得意的几个?

  陈一峰:从住宅来讲,现在还没有很得意的作品。只是某个小区里个别几栋比较满意。例如无锡一个叫高山御花园的别墅里的几栋。这个项目主要是探讨如何把中式建筑风格做为一个商品化住宅别墅的探索与尝试。其他项目有的设计上还可以,但实施起来没达到很好的效果。还有一种是按照菜单设计,现在开发商都交给设计师一个菜单,比如什么风格、别墅、花园洋房、高层各多少等,都是按照菜单来做,这种就不能算作作品。建筑师有自己一直追求的理念,但有时一个建筑最后达到的效果是否与建筑师的想法吻合,这与最后使用的材料、细部色彩、做工是否粗糙简陋都有关系,也与设计周期设计费有很大的关系,因此住宅项目还是很难控制的。

  这些年我们做的每个项目在当时都尝试一些突破,解决一些问题。比如2000年设计的倚林佳园,那是当时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叠拼。这个项目带领了叠拼这种类型的流行,以往的叠拼都是一个单元楼里简单的复式,而那个项目是在建筑造型上,对上下采取分开入户的方式,这在当时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后来又做了一些中式建筑,比如像北京香山清琴、无锡高山御花园等项目,探讨中式的建筑风格,中式的院落组合与欧式的别墅概念相结合。

  目前我们在北京南城有一个项目,探讨如何做好叠拼的私密性。以往叠拼都是上面这户可以看到下面这户,没有私密性。现在我们研究如何让上面的院子和下面的院子之间互相看不见。我们对每个项目都力求有所突破,能够拥有自己独创的东西,这也是我们做项目一直所追求的。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