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最年轻”的广东,人均购房面积仅排全国15位!

2021-07-22 08:51:00来源:丁祖昱评楼市

扫描二维码分享

  在第七次人口普查中,广东省以1.26亿人口成为31个省市中人口总量最多的省份。与此同时,2020年,广东省GDP突破11万亿大关,连续32年位居全国首位,是中国当之无愧的人口和经济第一大省。

  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经济和人口中保持领先的广东省,在房地产市场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从房企投资的角度而言,人口总量和经济体量是广东省的核心竞争力,劳动力人口比重高达68.8%也使广东成为最“年轻”的省份,尤其部分城市人口被严重“低估”,潜在购房需求仍然较大。但商品住宅成交数据与其并未成正向关系,这意味着广东部分城市房地产市场需求端仍面临需求转化的难题。

  01

  半数城市人口被低估

  在“长期看人口”的房地产市场,人口数据和房地产需求之间有着很强的关联性。广东省在人口总量的指标上有很大的优势。

  “七普”数据显示广东全省人口达1.26亿人,是全国人口第一大省,较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下同)总人口增量超2000万人,增幅高达21%。而同期全国平均人口涨幅只有5.38%,人口增量及增速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均首屈一指。

  不仅如此,广东省人口总量占全国总人口比重不断增加,过去十年由7.79%增至8.93%,增加了1.14个百分点,是全国唯一一个增幅超过1个百分点的省份,远超第二位的浙江0.63个百分点,人口集中度在全国明显提升。

1

  值得注意的是,对比2019年常住人口数据,广东省下辖的21个城市中,半数城市常住人口规模被低估。

  其中深圳、广州两个一线城市,2019年常住人口总量被低估均超300万,尤其是深圳,被低估了412万之多。此外,东莞、佛山、惠州、中山被低估了超百万人。

  之所以导致人口被低估,主要是由于流动人口的持续增加导致的,除中山流动人口规模较10年增加不足百万(87万)之外,其余三城常住流动人口规模均超百万,分别占其同期常住人口增量的六成及以上。

  实际上,流动人口规模的增加带来了巨大的居住需求,尤其是深圳、广州这类产业经济发达,购买力比较强的城市,“刚需池”将大幅增加。

1

  02

  劳动力人口占比全国最高

  在人口总量优势的基础上,广东省凭借“两高一低”(即青少年幼儿多、劳动力人口多、老年人口少)的年龄结构在31个地区表现尤为突出。具体而言,15-59岁劳动力占比高达68.8%,在31个地区中居于首位,较全国平均水平高出5.45个百分点,人口红利效应依然突出。

  全国大部分发达省份面临老龄化加剧的困境时,广东省却能逆势成为31个省市地区“最年轻”的发达省份。2020年,广东60岁以上人口占比仅有12.35%,仅高于西藏、新疆和青海三个少数民族人口集聚地区。

  年轻人口大量流入是造成上述情况的主因。要知道,在生育率普遍下滑的当下,只有能够吸引年轻外来人口落户、定居,城市的年龄结构才会越发健康。而地区产业和经济发展实力则是深层次的内因。以制造业发达的东莞为例,强大的制造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吸引了大量的外来年轻人口,其劳动人口比重高达81.4%,比北京、上海高出10多个百分点,居于全国首位,人口结构优势十分突出。

1

 03

  人均购房面积仅位列全国第15

  虽然从人口总规模、人口年龄结构来看,广东省表现均名列前茅,但是商品住宅成交相关数据表现并不佳。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广东省商品住宅销售面积为12931万平方米,而GDP仅次于广东的江苏,在人口总量仅为其2/3的情况下,创造了13856万平方米的商品住宅销售面积。

  从人均购房面积来看,广东省2020年人均购房面积仅有1.03平方米,在全国31个地区中排在第15位。与江浙等经济发达、房价较高的同类地区相比,难以望其项背,而广西、贵州、江西、四川、宁夏等中西部地区甚至已赶超广东,这意味着广东省整体购房需求十分乏力。

1

  之所以出现上述现象,还要从广东的产业结构中寻找答案:劳动密集型产业快速发展,集聚了大量中低学历流动人口。高企的房价与低收入水平难以匹配,因此抑制这部分人群留在广东的意愿,他们的居住需求往往通过租房来实现。

  数据显示,广东拥有大学(指大专及以上)学历人口比重仅有15.7%,远低于北京和上海,也不及同为外来人口大量聚集的浙江,仅与全国平均水平基本持平。典型如外来人口比重较高的佛山、中山、东莞、惠州等城市,这类城市虽然劳动力人口比重较高,但是大学生比重大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佛山略高),人口教育水平普遍偏低。

  以常住人口达到1047万人的东莞为例,这座广东省第三个超过千万的城市,劳动人口比重高达81.41%,居于全国首位,从这个角度来看,潜在的购房需求较大。

  但产业结构导致该城市主要以收入不高的产业工人为主,大学生比例只有13%,而初中生人口占比最高为42%。这样的人口结构导致潜在购房需求很大,但实际转化率走低的情况。佛山和惠州等城市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这也是导致广东省整体需求转化不佳的重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人口虽然学历水平稍高,收入水平也保持高位,但受高房价、限购等因素的影响,人均购房面积并不高,只有0.44平方米,这一指标表现还不及上海,一定程度上也拖了广东省的后腿。

1

  广东省基于良好的创新氛围、发达的制造业、相对较高的收入、宽松的落户政策,人口吸引力在全国表现突出。尤其是广州、深圳、东莞等城市,常住人口规模均被大幅修正,人口集聚能力十分突出,人口红利效应十分突出,这均为购房需求蓄水池提供了充裕的源泉。

  但是无论是商品住宅成交总规模,还是人均购房面积来看,广东省表现与其庞大的人口规模优势、人口结构优势并不相符。受购买力较低的影响,长期居留意愿并不强烈,购房需求转化率不高。

  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仍将大幅推高广东省的住房需求总量。这一部分需求将转化为租赁需求,在加强租赁住房建设力度的背景之下,人口指标大幅修正的广州、深圳和佛山等城市租赁住房建设方面或迎来更多的发展机遇。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u5df2u7ecfu4e0au4f20u8fc7uff0cu4e0du8981u91cdu590du53d1u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