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信托:被地产催肥

曾树佳2021-04-19 10:25:12来源:乐居财经

扫描二维码分享

  去年年末,在光大集团的发布会上,彼时还是协同发展部总经理的冯翔,欣然上台介绍了战略生态协同(E-SBU)及执行情况,并展示了团队的数字化成果。

  同时在场的集团董事长李晓鹏,并没有直接夸赞冯翔,而是意味深长地说,该成果是光大的“宝贝”,露出了满意的表情。这或许已为冯翔后来的调任,埋下了伏笔。

  今年年初,有消息传出,光大信托董事长闫桂军卸任,而接班者正是备受肯定的冯翔,只是尚需监管审批程序。后于4月12日,该人事变动生效,冯翔正式成为该信托公司第三任掌舵者。

  在外界的印象中,闫桂军是光大信托的“标志性人物”,在他治下,企业开启了一番规模竞速,短短六年时间,增长近16倍。

  然而,光大信托的迅猛增长,离不开地产的“催肥”。近年来,行业处于变革期,光大信托也时常踩雷地产,甚至被传出融资类业务被暂停;而它旗下的信托产品,也常有逾期。

  “接班者”冯翔的肩上,挑着为企业校准航向的重担,压力自然不轻。

  闫桂军“消失”

  闫桂军在光大集团工作多年,曾在光大银行杭州公司、光大金控资管等任职。自2015年4月,他出任光大信托总裁,三年后起代行光大信托董事长职权,隔年正式成为董事长。

  早前,他卸任的消息,让业内感到十分突然。因为那个时间点,恰逢光大信托刚刚完成了内部审计。而人事任免之前,也并没有任何征兆,内部文件只言“另有任用”。

  这不免让人浮现出种种猜测。彼时甚至有消息人士称,闫桂军可能“被带走”,不过这一说法一直没有得到验证,至今仍是一个谜团。

  但无论如何,人事变动都已发生,外界更多的,是想借此审视光大信托的过去与未来。

  光大信托全称为“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是2014年经原中国银监会批准,在原甘肃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的基础上重组而成。

  目前,光大信托由光大集团、甘肃省国有资产投资集团、甘肃金融控股集团、天水市财政局,各持有51%、23.4%、21.6%、4%股权。它是光大集团金融板块中核心子公司之一。

  重组后的第二年,闫桂军就进入了光大信托,成为企业发展的有力推动者。

  期间,他直接带着团队跑业务,亲力亲为,自称“公司第一营销员”。去年疫情之下,全行业都停工的时候,他仍在大年初四亲赴业务一线,起到表率作用。

  这雷厉风行的风格,一棒一条痕,让企业的规模持续向上,从2014年底资产管理规模不足600亿,到2020年底已经突破了万亿,短短六年时间,增长了近16倍。

  2020年,光大信托净利润27.97亿元,营业收入56.64亿元,同比增长均超过30%。其中,它的净利润排在行业第五位,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也仅次于中信信托,位列行业第二。

  眼下,行业监管趋严、监管政策陆续出台,信托业正面临着加速的转型调整期,但光大信托并没有因此放缓脚步。它似乎想借此时机,进一步提高自身的竞争力。

  这一点,体现在其团队的扩容,以及注册资本的增加之中。

  去年,光大信托对标品投资管理团队、以投资为核心的专业部门、科技团队、财富管理的资金团队、独立审批团队,补充了大量的从业人员。

  而该年度的11月,光大信托的注册资本,由64.18亿元增加至84.18亿元,意在促进公司业务发展和风险管理。

  不过,这风风火火的扩张,并非特别顺畅。在此期间,市场上就曾传出光大信托融资类业务被暂停的消息,而该公司虽然对外否认了这一传言,但也承认“融资类信托业务有所收紧” 。

  冯翔掌舵光大信托后,或许能加速光大信托与集团各业务板块间的协同,但企业过去长期依赖的融资类、通道类、非标类业务,也将面临着一定的转型压力。

  地产“踩雷”

  尽管闫桂军曾表示,信托繁荣景气的“新三板斧”是PE、PPP、并购重组(MA),但业内对政信、房地产、通道业务这“老三样”仍存在着较高的依赖度,光大信托也不例外。

  尽管光大信托对外宣称,其投向房地产领域的资金占比不超过15%;但这些年,房地产一直是它发展的一大支撑点。

  乐居财经查阅获悉,在它上千家直接、间接的对外投资公司中,包含“地产”“置业”字眼的公司,超过了160个。正荣、卓越、鸿坤、恒大、融创、阳光城等多家房企,都在其地产朋友圈之内。

  光大信托官网上,房地产类信托产品包括钱江6号、锦湾尊享11号,它们对应的都是恒大的相关项目。

  该信托公司对外延伸着地产投资触角,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对项目的入股。诸如福州龙博光房地产、深圳市名众房地产等,它们本是阳光城、名门地产旗下子公司,但明面上却由光大信托持股100%,借此更好地为项目输血。

  为了更好地掌握投资项目,光大信托甚至成立了大量的股权投资平台,间接投资于地产领域。

  如芜湖盛远瑞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盛远瑞文”),它就由光大信托持有99.9%股权。在盛远瑞文之下,投资着廊坊鸿鑫房地产,为鸿坤集团相关项目。

  而佛山市骏韶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佛山骏韶”),则由光大信托与保利方分别持股98.1%、1.9%。它是两者共同成立的基金平台;通过这个平台,资金得以不断投向保利旗下的项目。

  不过,对单项目的涉足,并不能满足光大信托的胃口,它还成为了部分开发商的股东。其中,入股蓝绿双城就是一个佐证。

  去年7月,它通过中光财金兴陇(兰考)股权投资基金(简称“中光财金”),揽下蓝绿双城科技4.4762%股权,位列其第六大股东。

  除蓝绿双城外,中光财金还对外投资了北京愿景明德管理咨询、国厚资产等都5家企业,它们大多是从事大宗不动产的公司。

  一系列的地产投资操作,让人直呼眼花缭乱。不过,光大信托在地产领域,也有着踩雷的辛酸经历。其中,最引人关注的,还是它对福晟、泰禾的投资。

  光大信托与后两者之间,均有融资合作。但目前泰禾集团已经深陷债务危机,去年年底其到期的债务达到555.11亿元,其中包含信托到期金额258.92亿,光大信托也遭到拖累。而福晟也有类似的情况。

  目前,泰禾引入战投的靴子迟迟未能落地,福晟则正在世茂的协助下进行债务重组。光大信托此前投出去的钱,就像泼出去的水,迟迟不能收回,后续或许还将迁延日久。

  信托逾期之困

  在调控趋严的背景下,信托业内的许多产品都陷入了延期兑付风波。去年,以往产品鲜少违约的光大信托,也陆续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逾期现象,涉及资金超10亿元。

  其中,光大信托信益21号、智兴5号、弘信6号、广元建投1号财产权信托、弘信10号等信托产品,都先后产生了兑付风险。

  上述项目均为政信类项目。以信益21号、智兴5号、弘信6号为例,其融资方分别为甘肃庆阳能源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贵州遵义市红花岗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贵州新蒲经济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资金分别用于“气化庆阳”天然气项目、红花岗区生态项目,以及贵州新蒲经济开发区青云路项目的建设。

  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政信类项目,融资方到期如未能还本,光大信托往往会先兑付给客户。由此看来,这类逾期的产品将给光大信托的资金周转,带来影响。

  另于去年5月,受疫情影响,光大信托投资于重庆商业项目的 “茂田实业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出现了逾期。

  该信托计划的融资方,为重庆市茂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茂田实业集团”),是西南地区的一家地产商。它拟通过信托募资4亿元,用于合川·国际建博城三期工程的开发。

  截至目前,该信托产品或已兑付完成,但茂田实业集团超过三成的注册资本,合计1.17亿元的股权数额,仍质押在光大信托的身上。

  总体来看,在经营运转的过程中,光大信托也面临着诸多官司。工商信息显示,其共涉司法案件230宗,其中借款合同纠纷、信托纠纷等案件有近百宗,占据的比例最大。去年年内,它还曾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达8476万元。

  信托逾期、地产踩雷、诉讼缠身,无疑也是摆在“新帅”冯翔面前的一道挑战。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u5df2u7ecfu4e0au4f20u8fc7uff0cu4e0du8981u91cdu590du53d1u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