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银罗韶宇:“冻结”又三年

展浩博2020-11-30 11:50:48来源:乐居财经

扫描二维码分享

  《无间道》里,梁朝伟对黄秋生说,明明说好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大吐苦水。如今,三年又三年的戏码,正在重庆神秘富豪罗韶宇身上轮番上演。

  11月24日,迪马股份(600565.SH)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重庆东银控股所持8.86亿股股份,悉数被司法轮候冻结。10天前,智慧农业(000816.SZ)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江苏江动集团所持3.7亿股股份亦被继续司法冻结。

  在此之前,东银控股在迪马股份的持股,以及江动集团在智慧农业的持股,自2017年起已被冻结三年,此次轮候冻结又被延展三年。两公司持股解冻期限分别为:2023年11月25日、2023年11月11日。

  两家分属异地的A股上市公司看似无甚瓜葛,却有一个共同的实控人,他便是重庆富豪罗韶宇,而这两家公司均隶属他名下赫赫有名的东银系。

  三年前的债务危机

  东银控股由罗韶宇、赵洁红夫妇分别持股77.78%、22.22%,而江动集团为东银控股全资子公司。通过掌控东银控股,罗韶宇间接控股迪马股份和智慧农业。

  有意思的是,在迪马股份公告大股东股份冻结前一日,11月23日,企查查显示,东银控股大股东罗韶宇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无论是股权冻结还是上失信黑名单,或都源自三年前东银系的债务危机。

东银罗韶宇:“冻结”又三年

  公告显示,东银控股所持迪马股份此次被冻结,分别由民生银行重庆分行和民生银行盐城分行发起申请。

  其中,民生重庆分行申请冻结东银控股所持8.86亿股全部股份,民生盐城分行申请冻结3000万股。两者累计申请冻结9.16亿股,实际已经超过了东银控股在迪马股份直接持有的8.86亿股股份。

  乐居财经查询获悉,民生重庆分行申请冻结,或与东银控股的一起金融借款合同有关,该案于今年8月完成一审裁定,裁判文书刚于11月24日发布,目前案件数额尚不清晰。

  民生盐城分行申请冻结则源自2016年,与东银控股全资子公司江动集团的一笔4790万元借款有关。该案已于2018年1月审结,不过目前来看,江动集团和东银控股应是未偿还该笔借款。

  罗韶宇被列入失信名单则与2018年,东银控股和华澳国际信托的一笔3亿元债权纠纷有关。不过根据裁判文书,早在2019年5月,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阶段已将罗韶宇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其限制高消费。

  金融和地产“两驾马车”

  东银控股债务积重,由来已非一日。

  2017年11月,东银控股债务危机爆发,彼时罗韶宇第一时间求助重庆市政府,在重庆市政府协同下,20家金融机构组成了东银控股债委会。而后,罗韶宇甚至拉来四大AMC之一的中国华融协助债务重组。

  不过,伴随赖小民落马,东银债务重组事宜一度前途迷蒙。

  2019年1月25日,东银控股债权人第七次会议上,东银债务重组方案最终获得投票通过。根据此前迪马股份公告,目前东银控股债务重组仍在有序推进中。

  追溯多年萦绕资本市场的东银控股债务疑云,牵出的则是东银系掌门人罗韶宇野心十足的“黑色掘金”往事。

  1969年生于重庆军人家庭的罗韶宇,最早以军工起家。他的父亲罗刚,在重庆军政系统是位颇具影响的知名人物。

  1997年,重庆列入直辖市首年,罗韶宇与母亲彭启惠合资成立中奇公司,这便是迪马股份的前身。

  彼时,中奇公司以生产防弹运钞车为主营,罗韶宇由此介入特种车领域,短短三年,中奇公司在防弹运钞车市场就做到市占率第一。2001年公司销售4.7亿,净利达到4725万。这也为罗韶宇积累起原始身家。时至今日,迪马股份的主要业务之一仍包括特种车制造。

  罗韶宇毕业于重庆工商大学(原渝洲大学)经济学专业,或是基于这层出身,罗韶宇历来对金融行业有着格外情愫。熟悉罗韶宇的人曾评价他对金融的热爱接近富有赌性,早年炒股经历亦盈多亏少。

  组建东银系,正是罗韶宇意图在资本市场大展拳脚的一笔杰作。在他的构想中,特种车远不能满足个人资本野心,而金融和地产两驾马车才是通往财富的淘金之地。

东银罗韶宇:“冻结”又三年

  为此,2002年迪马股份上市之后,逐渐开拓地产业务。时至今日,房地产开发已成为迪马股份占比最大的主营业务,其名下全资子公司东原地产已是颇具名气的典型房企之一。

  失足“黑金”

  迪马股份和智慧农业之外,罗韶宇名下还掌控一家名为“东银国际控股”的港股上市公司,该公司前身为香港饮食。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香港餐饮界陷入巨额亏损,香港饮食原控制人陈伟彰家族无奈卖子求生,罗韶宇果断接盘,拿下公司控制权。

  香港饮食曾经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更名,从东星能源到东原地产再到如今的东银国际控股。期间,其主营业务基本变了三个方向。从能源矿业到房地产再到如今的融资租赁等金融业务。

  由此,在金融地产之外,也衍生出了罗韶宇第三大意图涉猎的领域,煤炭开采。而东银控股的沉疴旧债,也多半由此而来。

  2010年,更名为东星能源的香港饮食确定将采煤业作为未来主营业务,不久即以3亿港元收购了新疆新世纪矿业,而后在煤炭业务上不断加码。与此同时,东银控股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智慧农业也开始切入煤炭领域并加大布局。

  这一次,罗韶宇在资本市场的好运没能延续到煤炭开采的“黑金”市场。伴随煤炭行业大幅下行,罗韶宇名下煤炭业务悉数陷入巨额亏损,直至2017年东银债务危机爆发。

  此前,根据相关媒体披露,东银控股的债务总额累计达百亿元,其中仅总部位于北方的一家银行涉及东银系的贷款就高达32.5亿元。由此,经年累月的东银债务重组揭开帷幕,延续至今,期间是延绵不断的债务纠纷、股权冻结、申请执行等一连串动作。

  而此次的迪马股份及智慧农业股权被轮候冻结事件,仍是东银债务危机的延续。对于东银系掌门人罗韶宇而言,这将是股权资产难以流通变现的又一个三年。

  而对于迪马股份和智慧农业的中小股东而言,三年又三年的大股东股权冻结,意味着飘渺不定的实控人变局和前途未卜的公司前途,并由此引发股价跌宕萎靡。这也将成为一直悬在股民心头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在罗氏家族所在的重庆南山别墅,罗韶宇将醒目的“1997”刻在大门上,以此纪念往事。1997,特殊的年份,这一年,重庆列为直辖市,香港荣归,这一年,罗韶宇创立中奇,并随之开启资本市场掘金,积累起百亿身家。

  从罗韶宇1997年创业到2017年债务危机爆发,时间跨过二十年。从2017年至今,时间又已三年。人道是,三年一轮回,三年一个坎。那么,在接下来股权冻结的三年时间里,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重庆富豪能否逆风翻盘?东银控股又能否走出债务泥潭呢?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u5df2u7ecfu4e0au4f20u8fc7uff0cu4e0du8981u91cdu590du53d1u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