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晟国际“唇亡齿寒”

刘伟2021-01-04 08:39:05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选择在2020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复牌,似乎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12月31日,福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福晟国际”,00627.HK)截至午间收盘下跌10.26%,报0.035港元,跌0.004港元。

  股价不足0.1港元的福晟国际已经跌无可跌,此次股价继续下探,源于此前一则利空消息。

  12月29日,福晟国际称公司接获陈阿菊(呈请人)根据公司(清盘)程序2020年第444号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出的呈请,内容关于高等法院因该公司无法结付其尚欠呈请人的债务对该公司作出清盘。

  据了解,陈阿菊的呈请源于,福晟国际今年12月1日到期的3年期9%利率无抵押可赎回可换股债券的未偿还本金2700万港元。

  一位熟悉港股上市企业的人士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之所以有人提起清盘,并不等于被申请清盘人(福晟国际)无力偿还债务,很可能是公司不愿意偿还。

  值得一提的是,该次清盘呈请的聆讯定于2021年3月24日上午十时正于高等法院进行。

  该人士表示,将近四个月的法律程序时间,是呈请人使用压迫的方式,迫使福晟国际方面同意偿还债务。“等法庭排期需要时间,受疫情影响,近期香港的清盘案例比较多。”

  债务违约初现

  有关福晟国际这笔2700万元的债务,还得往前追溯三年。

  公告显示,呈请人陈阿菊的申请是根据福晟国际2017年12月1日签立的债券文件。福晟国际应当偿还陈阿菊本金为2700万港元的无抵押可赎回可换股债券。该债券于2017年12月1日发行,并于2020年12月1日到期、年化利率为9%。

  这笔可换股债券要追溯至福晟国际借壳前夕。潘氏家族收购福晟国际的前身佑威国际时,选择现金和发行股份相结合的方式支付收购对价。总代价为15.11亿港元分为两部分支付,支付1亿元现金之外,其余的以每股0.22元价格发行64.15亿代价股份。

  当时佑威国际的控制人选择将配售的股份转售。配售代理将64.15亿代价股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向不少于六名本身及其最终实益拥有人均为独立第三方之股份承配人配售27.27亿股配售股份;第二部分为,向不少于六名本身及其最终实益拥有人均为独立第三方之可换股债券承配人配售本金额合共2亿港元的可换股债券。

  承配人与福晟国际在“可换股债券之主要条款”中约定,承配人可在规定的时间内,随时赎回当时尚未行使可换股债券的全部或部分股份;未被赎回、转换及注销的各可换股债券将于到期时按100%未偿还本金额赎回,连同到期时累计之未付利息。

  福晟国际2020年中期报告显示,至2020 年6月30日,公司于2017年12月1日配售的可换股债券,尚未转换的本金额为 2700万港元。

  资料显示,清盘是一种法律程序,即短期内出售资产,变回现金,然后按先后次序偿还(分派给)未付的债项,之后按法律程序,宣布公司解散的一连串过程。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福晟国际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0.62亿元,短期债务为42.15亿元,现金短债比为0.25。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尽管截至今年中期,福晟国际账面上有超过10亿元现金,但截至目前,是否依然有这么多现金,并不为外界所知道。

  不过最新消息显示,福晟国际在收到该呈请后,该公司及呈请人已就还款计划签订一份书面协议,协议要求呈请人必需于该公司根据该协议履行协议条款后立即撤回该呈请。

  孤独的潘浩然

  债务问题初现,更显得福晟国际现任掌门人潘浩然孤立无援。

  2018年1月11日,在佑威国际正式更名为福晟国际后,福晟国际股价报收1.48港元,当日上涨7.25%。

  彼时福晟国际还是在福晟集团羽翼的庇护下的新生上市平台。之后没多久,福晟集团就将长沙物业项目注入到福晟国际上市平台中。在福晟集团的输血下,福晟国际前途一片光明。

  但好景不长,一年多以后,2019年9月3日,潘浩然母亲陈伟红辞任福晟集团执行董事一职,六天后,父亲潘伟明也让出了福晟国际执行董事及董事的位子,并将其全部已发行股份赠予潘浩然。

  潘伟明夫妇先后撤出福晟国际,28岁的潘浩然以董事会主席身份进入福晟国际,获得了福晟国际56.45%的股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经历了2015年以来高杠杆、高周转、频繁并购,福晟集团自身资金压力短板隐现,2019年就传出破产的消息。

  为了活下去,潘伟明付出了巨大的代价——2020年年初将福晟49%的股权及福建六建19%的股权拱手让给世茂。

  福晟与世茂达成合作后,福晟总部更名、企业架构重组,潘伟明和福晟集团的班子也开始料理“世茂·福晟”平台。人来人往,世茂吕翼、汤沸进入新平台,福晟原董事悉数退出。

  今年3月,潘俊钢、吴继红和吴洋相继辞任福晟国际执行董事,潘俊刚和吴继红也不再担任薪酬委员会成员,转向世茂·福晟副总裁。家族气息浓厚的福晟国际如今只剩下潘浩然一人为潘氏家族成员。

  再回过头看,尽管当初福晟集团将长沙项目注入福晟国际,但却没有注入核心资产,潘浩然的蓝图仍以湖南长沙为圆心。上市两年,公司在长沙的项目就有10个,其余5个项目分布在福建宁德、上海、浙江嘉兴及相关等城市。

  2019年,福晟国际的物业销售收入占据公司总收入95%,主要来自克拉美丽山庄、钱隆世家及钱隆国际的项目。而剩下的租金收入主要来自物业长沙福晟国际金融中心及香港企业广场三期。

  2019年全年,福晟国际共拥有15个在开发及待售项目,权益建筑面积约122.4万平方米,另有3个投资物业,权益建筑面积6.3万平方米。而2018年福晟国际的项目就是14个,一年来仅仅增长了中山钱隆湾畔项目。

  目前看来,福晟国际的“七寸”仍然掌握在福晟集团的手中。而有关后者的相关事态正在悄悄发生变化。

  12月31日消息称,近期,福建福晟集团属地政府近期召集了各级政府、相关职能部门、金融机构等召开以“盘活资产、重组债务、化解风险、落实维稳”为主旨的专项会议。消息指出,在政府的支持下,福晟、纾困方及各金融机构将合力继续推进下一步纾困工作。工作核心包括制定债务重组方案、项目复工复产、加快资产盘活等。

  据悉,福晟纾困平台自合作开展以来,各方努力化解疫情冲击,推动了超50个项目实现复工复产;同时在预售证获取、项目销售方面取得一定成绩。

  此外,会上金融机构代表已经做出明确表示,会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尽快形成重组的具体方案,不随意抽贷、断贷、压贷。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