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余震未消 格力物业动荡中换帅

邓鑫妮2021-01-12 09:28:04来源:乐居财经

扫描二维码分享

  山雨已来,且风未止。格力地产(600185.SH)尚未从下跌的股价中回过神来,旗下另一新三板上市公司又陷入高管动荡。

  1月8日,珠海格力地产物业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格力物业”,837530.OC)连发四则公告,都与人事变动有关。

  公告称,张筱雯、吴思建、陈莉离职,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三人职位空缺,将由陈轶峰、范晓菁和邓石接任。

  接任者的三人,是从格力物业股东进行的人员输送。据乐居财经了解,三人此前皆任职于珠海格力港珠澳大桥人工岛发展有限公司,更早之前服务于职珠海格力房产有限公司(简称“格力房产”)。这两家公司,均为格力物业股东。

  三人辞职中,董事长张筱雯的离开尤为引人注目,在2016年12月,从陈济涛手中接过董事长交接棒,她陪着格力物业这个上市新兵,走了4年。

  登陆新三板以来0交易,格力物业的营收增速逐年放缓,如今高管层的震荡,无疑为其前行之路增添了更多的不确定。

  董事长4年两换

  格力物业的人事变动,从三个月前就已经开始。2020年9月28日,王军因退休原因辞任董事和副总经理职位。

  彼时的调整,或许是为了顺利完成第二届任期。可是,距离第二届任期截止还有十个月,三名董事又突然辞任,引发外界猜测。“受格力地产的负面波及?”

  其实,自2016年登陆新三板以来,格力物业股票一直是0交易,受地产波及有限。更多观点倾向于,格力物业的“难带”。

  1999年,房地产已经历过一轮红利的洗礼,格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格力地产”,600185.SH)刚刚创立。时任格力集团副总裁的鲁君驷出任房地产专责工作小组组长,带领7个员工,在9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开始了地产畅想。

  经过十年沉淀,格力地产于2009年7月成功登陆上交所。同年,其全资子公司格力房产,出资成立了格力物业。成立初期,格力物业以母公司的项目为起点,从地产旗下承接住宅和商业项目,提供管理服务。

  彼时,格力物业归属于格力集团。格力持有格力物业过半股权,掌有实控权。

  变动发生在2015年,格力集团作为珠海市国企改革的重点企业,宣布将其持有的格力地产30,000万股无限售流通A股(占格力地产总股本的51.94%)和珠海格力港珠澳大桥珠海口岸建设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无偿划转至海投公司。

  至此,格力地产从格力集团独立出来,格力物业也随着地产一起离开。

  从格力集团分割出来后,格力物业正式开启了“求变”之路。2015年,格力物业共进行两次增资,将注册资本从500万元增加到1000万元。2016年,乘着上市浪潮成功进入新三板。

  上市前,格力物业业绩并不理想。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2015年1-10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183.57万元、2155.8万元、2275.75万元,收入增长缓慢。

  刚进入新三板的格力物业,还未开始大展拳脚,就先迎来了人事调整。2016年12月,陈济涛辞去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职位,由张筱雯接任,几个月前她刚过完30岁的生日。

  对格力物业0持股,拥有管理权的张筱雯,以董事长之名,带着格力物业开始在资本市场角逐。只不过,4年的时间,格力物业收入不断攀升,但增速却在逐年下滑。

  乐居财经了解到,2017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5575万元、7058万元和7932万元,同比增长则为33.92%、26.61%、12.38%。而在2020年上半年,格力物业的增长疲态更是明显,收入3629万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仅为2.42%。

  此次接棒张筱雯的是陈轶峰,现年42岁,不过他只从张筱雯手中接过总经理一职,董事长之职位未加于其身。

  人事震荡背后

  常言道,不以出身论英雄。然而,物业偏偏是极为讲究出身的。可以说,不拼爹,日子很难过。

  从这一点看,格力地产的负面,还是波及到了格力物业,不在明就是在暗,或许这也是格力物业高管震荡的间接推手。

  2020年12月30日晚,格力地产发布一则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鲁君四因其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违法行为,被立案调查。第二天,股票跌停。

  刚从格力集团分拆出来的格力地产,也曾在房地产跑马圈地,干劲十足,后来想要走多元协同发展之路,甚至决心削弱曾经的主业——房地产,由此,也就被贴上“不务正业”的标签。

  而依赖地产输送管理项目的物业,补给的粮仓“空了”,又何谈活得好。

  除了项目从母公司输送,格力物业的高层也有不少来自格力地产。从2015年-2020年,5年内管理层变动8次,有外聘,也不乏母公司和兄弟公司输送。张筱雯曾任职于格力房产,此次接任张筱雯职位的陈轶峰也出自格力房产。

  格力物业目前有两个股东,为格力房产和珠海格力港珠澳大桥人工岛发展有限公司,分别持股60%和40%。格力房产直接持有60%,又通过珠海格力港珠澳大桥人工岛发展有限公司间接持有40%股权。

  登陆新三板已有4年,其股票一直0交易,市场估值也难窥见。不过,资本的“冷遇”,并非无中生有。乐居财经从公开资料获悉,2016年5月格力物业管理面积153万平方米,一年后管理面积约200万平方米,仅增加50万平方米。

  净利率也始终在低段位徘徊。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是139万元、120万元、263万元和218万元,净利率同比增长分别为2.5%、1.7%、3.3%和6%。远低于行业的平均净利率。

  作为劳动力密集型的物管行业,人工成本常常挤压着利润。近三年,格力物业的净利润呈现“V”字型走势,而支付给员工的现金连年增长。

  相比于二三百万的营业利润,支付给职工的现金都是千万元以上。2017年—2020年上半年,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分别为3157.49万元、4016.2万元、4325.34万元和2097.63万元。

  不问东西,只问归心。人事震荡背后,终是以业绩为导向,不知道新一波领导层,能否给格力物业注入新活力?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