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幸福的关键10天

杨宏彬 魏薇2021-02-01 10:53:09来源:乐居财经

扫描二维码分享

  华夏幸福(SH:600340)停牌了,时间大概是10个工作日。

  停牌前,华夏幸福刚刚经历了日线五连阴、周线四连阴、季线三连阴,最低探至9.25元/股。而上一次股价跌破10元关口,还是在2011年6月。

  停牌原因是一则拟通过增发收购资产的公告。1月28日,华夏幸福拟筹划以发行A股股份的方式,购买朗森汽车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朗森汽车”)持有的天津玉汉尧石墨烯储能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玉汉尧”)33.34%股权。

  此前,市场传闻,华夏幸福拟成立债委会,由最大的债权人工行和平安牵头,以解决公司的债务问题。因增发计划而停牌,华夏幸福在用”时间“换“空间”?

  这10天,也是华夏幸福的关键日。

  收购背后

  这次,华夏幸福拟收购的玉汉尧33.34%股权,与王文学有一段“前缘”。

  近年来新能源汽车发展迅猛,由此带动了锂电池行业的迅猛发展。玉汉尧的主营业务主要为石墨烯电池正、负极材料研发、制造、销售。其主要产品为三元正极材料及改性三元正极材料和改性复合导电浆料,产品主要应用于锂离子电池的生产。

  基于对行业的前景的看好,王文学出手抢占市场先机,于三年前,通过玉龙股份(601028.SH)收购了玉汉尧33.34%股权。彼时,王文学还是玉龙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2018年,玉龙股份以7.9亿元收购玉汉尧33.34%股权,并拥有玉汉尧66.67%的表决权,玉汉尧成为玉龙股份的控股子公司。

  那时,玉汉尧刚刚成立1年, 2017年营收为0,净利润则是-667.22万元。但玉龙股份的出价接近8亿元。

  对于收购理由,玉龙股份称,看好玉汉尧锂电池业务的发展前景。不过,这颗锂电池新星却在一年后被转让。

  2019年4月,玉龙股份将玉汉尧33.34%股权转让给朗森汽车,转让总价为8.18亿元。王文学和玉汉尧的缘分到此结束。

  两个月之后,玉龙股份易主。2019年6月10日,王文学通过全资控股的知合科技,以27.49亿元的价格,转让玉龙股份予厚皑科技、焕禧实业、林明清、王翔宇。转让完成后,厚皑科技凭借着26%的持股比例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赖郁尘接替王文学成为玉龙股份新的实际控制人。

  时至今日,王文学想从朗森汽车手中买回玉汉尧。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是通过华夏幸福增发收购。

  乐居财经获悉,朗森汽车成立于2002年7月17日,注册资本为40亿元,实际控制人为彭玉森,持股比例100%。

  王文学与彭玉森的交集不少,二人同为廊坊银行董事;彭玉森手上也有地产生意,他是北京泰土房地产董事长,也是廊坊凤河房地产执行董事。

  债务转机

  借由此次增发收购换取时间、避免华夏幸福股价大跌,或只是缓兵之计,关键还是要解决债务危机。

  2018年7月,华夏幸福控股股东华夏控股以协议转让方式,作价137.7亿元向中国平安旗下公司平安资管转让5.82亿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的19.7%。至此,中国平安成为华夏幸福的第二大股东。

  当时,华夏控股承诺,将以2017年的归母净利润为基数,在2018-2020年的利润分别不得低于114.15亿、144.88亿和180亿元,否则,华夏控股将对平安资管进行现金补偿。前两年华夏幸福业绩达标,而2020年前三季度目标完成率约40.4%。

  从2018年末到2020年中期,华夏幸福的短期负债从243.01亿元增长到873.39亿元,对应的有息负债总额由1353.57亿元增加至2026.26亿元。

  从2020年6月以来,中国平安已向华夏幸福提供了120亿元的永续债,利率从8.0%-8.5%不等,主要用于投入产业新城PPP项目,另一部分用于偿还债务。

  融资方面,截至去年中期末,华夏幸福融资总额为2035.91亿元,银行贷款的平均利息成本 6.12%,债券及债务融资工具平均成本为 7.38%,信托、资管等其他融资的平均利息成本 10.15%。融资加权平均成本为7.96%。

  去年12月,华夏幸福接连两次发债。12月2日,华夏幸福向中国国际信托进行永续债融资,金额不超过15亿元,用于产业新城项目的开发建设,初始投资利率为8.5%/年,按季度付息;12月18日,华夏幸福发行了一笔3.4亿美元的高级无抵押定息债券,与中国平安一对一私募融资,期限364天,票息10.875%。

  截至目前,华夏幸福共有17只存续境内债券,其中有6只将于一年内到期,规模达151亿元。境外债9只,总规模45.6亿美元,其中3只将于一年内到期,一年内到期规模约17亿美元。换言之,华夏幸福2021年需偿还的债务总额超260亿元。

华夏幸福的关键10天

  据传,华夏幸福计划建立一个由其最大的两个债权人中国平安和工商银行牵头的债委会。债委会还将包括其他三个金融机构,并将于2月1日正式成立,以解决公司的债务问题。

  接下来的10个交易日,将成为华夏幸福“过关”的关键。

  静待A股增发

  近年来,也有一些上市房企拟通过增发方式收购资产。

  2020年4月28日,泰禾集团(SZ:000732)公告称,公司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其控股股东泰禾投资持有的永兴达100%股权。据披露,泰禾投资持有永兴达100%股权;永兴达旗下资产为泰禾人寿。

  同样,泰禾集团也因此笔收购事项而停牌。同年5月13日,收购事项终止。泰禾集团在5月14日复牌后低开低走,盘中最大跌幅达到7.27%。

  关于终止收购的原因,泰禾方面表示, “鉴于目前公司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存在债务逾期事项,以及香港地区目前的经济局势等相关原因,相关部门事前审批环节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2020年5月31日,招商蛇口(SZ:001979)发布公告称,正在筹划发行股份、可转换公司债及支付现金方式,向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深投控”)购买南油集团剩余24%股权。其中,现金部分将全部来自向平安募集的资金。

  两个月之后,招商蛇口调整收购方案,拟直接向深投控增发股份和发行可转债的方式,兑付70亿元交易对价。

  不过,招商蛇口没能等来证监会的正式批文,这场历时6个月,先后经历了险资平安、国资深投控的定增收购方案,没有成行。

  在此期间,招商蛇口于2020 年 6 月 1 日停牌,后于6 月 8 日复牌。复牌后股价上涨,盘中最大涨幅8.36%。

  泰禾因债务问题,增发收购事项告吹;招商蛇口两次修改增发计划,终未成行。此外,还有阳光城、万科A、世茂股份、苏宁环球等房企均有增发失败的情况。

  明说资本创始人程继明对乐居财经表示,A股房企通过增发再融资很难,和首发很难通过一样,主要还是受制于当前资本市场对房地产行业限制政策。目前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增发审核的要点,主要包括增发必要性、收购资产的价值及协同性、价格的公允性、关联交易等因素。针对房地产企业,可能不仅仅是这些问题,更主要还是宏观政策的一致性问题。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u5df2u7ecfu4e0au4f20u8fc7uff0cu4e0du8981u91cdu590du53d1u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