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服务“高息”放贷,黄黎明暗度陈仓

范慧茹 张丹2021-03-03 09:53:21来源:乐居财经

扫描二维码分享

  相隔近一年,时时服务(08181.HK)的放债业务新添一笔,这也是今年的第一笔。

  与上一笔放款给外人不同,这一笔款借给了自家高管。2月25日,时时服务发布公告,全资附属公司LuckyStone(简称“Lucky”)向公司执行董事何应财提供本金为3500万港元(约2920万元)的贷款,为期两年,年利率10%。

  放债是时时服务日常业务之一,担任放债业务的主要公司便是Lucky。

  有意思的是,时时服务对自己人没有给出感情折扣价,反而下手更重。与上一笔放款给商户的利息比起来,这次10%的年利率抬高了一半。

1

  身为执行董事的何应财,是为主席黄黎明鞍前马后之人,负责集团的业务营运、财务管理以及销售及市场推广。而做财务管理的何应财,平日里就与钱打交道,算账之术自然精通。

  那么,这笔年利率为10%的3500万港元贷款,背后究竟有何其他计算?

  明债实收的业务输送

  时时服务此次提供贷款服务并非偶然,和多数物企惯常的几种业务组合不同,其业务范围中除了物业管理服务外,还包括物业投资及放债业务。

1

  与物管服务将近九成的收入比重相比,放债创收0.2%的占比基本可以忽略。去年三季报显示,时时服务贷款利息收入约70万港元,截至去年9月底,有1800万港元的应收账款。

  时时服务的放债业务经营得并不红火,这笔1800万港元的贷款还是一年前借的,之后便没有再放债,直到今年的2月25日才“开胡”。

  不过,乐居财经了解到,借给集团商户的这笔1800万港元,也快到了收债的时候。这笔贷款为一年,放款日期为2020年3月27日,年利率为5%。

1

  放债笔数不多与时时服务局促的现金流有一定关系。截至去年9月底,其未分配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3691万港元,如果放到今年这笔,勉强够借。

  不过,第四季度时时服务现金流增加明显。根据公告,于2020年12月31日,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1.53亿港元,一个季度,现金流翻增了3倍之多。

  由此,何应财这笔3500万港元的借款,时时服务称,“有充裕的内部资源为贷款拨付资金”。

  时时服务的融资形式主靠配售。自2015年,时时服务的连续四年进行五次配售股票进行融资,共计配售股份数量约为6.11亿股,所得款项净额共计约1.36亿港元。

  这笔借款其实是明债实收,3500万港元不仅可以保本吃利息两年,同时也将挂在时时服务“应收账款”两年,资产也在增厚。

  截止2020年12月30日,时时服务资产总额为4.35亿元,而该笔3500万港元的贷款占时时服务的资产比率约为8.04%。根据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超出8%,贷款可能构成向实体垫款。

  放贷年获利256万港元

  何应财是时时服务的老臣,从1992年加入时时服务,至今将近30年,现在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并一直负责本集团的业务营运、财务管理以及销售及市场推广。

  此次借钱,何应财计划用作个人用途及投资用途,并且为此用他的香港两个住宅及一个私人停车位作为质押。

  然而,时时服务给老臣放贷款,给出的利息却远在向商户放贷之上,这10%年利率背后其实挖出了一条利润通道。

  放债服务作为时时服务业务的组成部分,去年前三季度,其放债服务所得收入为678万港元,净利润为492万港元,净利率约为73%,占总收益的0.2%。

1

  就这笔3500万港元的贷款来说,10%的利率,意味着时时服务一年将获得350万港元的利息。

  如果将这笔利息,按照73%的净利来算,则有255.5万港元的纯收益。而这笔净利润相当于时时服务截止2020年3月31日年度财报净利润1420万港元的18%,接近时时服务一个季度的净利润水平。

  也就是说,该笔贷款为时时服务下一年的利润预期提供了一定的保障。

  回顾时时服务最新三个季度的业绩情况,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的9个月,时时服务收益3.85亿港元,同比增长6.4%;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2403万港元,比去年同期的630万港元猛增285%。

  然而净利润的大幅增长,并非时时服务自身造血能力的提升,而是外来补助和缩减开支而致。

  其在财报中解释,这得益于政府抗疫基金项下保就业计划,政府补助净额产生的其他收入增加约1580万港元;此外,其申请由GEM转往主板上市产生的上市开支,由去年同期约1060万港元减少至约210万港元,缩减了80%。

  若不算申请转板上市所节约的费用,仅政府补助的1580万港元,就占时时服务2403万港元总利润的65.83%。若同比加上1060万港元的申请转板上市开支和去掉政府补贴,截止2020年12月31日止的9个月,其净利润只有15万港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630万港元,缩水高达41倍。

  这笔3500万港元的贷款,可谓一举多得。本身不耗费成本所带来的一年350万港元的利息收入进账,同时带来约256万港元的纯利,对比于“去水”后的15万港元净利润,相当于一笔重要粮草。此外资产类的“应收账款”还同时进账3500万港元。

  增长显疲态

  放债虽非主业,不过也能对时时服务的增收获利起到助长之效。其实,近四年,时时服务收入增速疲态已显。

  截至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3月31日止4个财政年度,时时服务分别产生收入约3.96亿港元、4.12亿港元、4.26亿港元、4.87亿港元,收入增长放缓;同期毛利率分别约为21.06%、22.90%、24.35%、22.75%,低于上市物企平均29%的毛利率水平。

  此外,在净利润方面,时时服务如同过山车,2019年到2020年利润腰斩,同期分别为1018.8万港元、3096.3万港元、5738万港元、1417万港元。

  从今天2月初最新公布的三个季度财报数据来看,时时服务业绩也并未得到明显改善。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9个月,公司收益3.85亿港元,同比增长6.4%;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2403万港元,虽同比增长285%,但在扣除政府补助后仅为823港元。

  在管理服务合约数目上,由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六个月的446份减少2份至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九个月的444份。

  业务分布上,时时服务的重头中国香港业务收入继续增加,而本就薄弱的中国大陆业务收入在减少。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九个月,来自中国大陆的物业服务收益从去年同期的3620万港元降至3300万港元,来自香港的业务的收益则由去年同期的3.26亿港元增加到3.52亿港元。

  而整体毛利下降态势明显。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九个月,毛利约为7780万港元,同比减少约4.8%;毛利率为20.2%,较去年同期的22.6%有所下滑。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