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动减持3.4亿股 华夏幸福“自救”路上再遇难题

李叶2021-03-10 09:24:38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债务危机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仍在继续。

  3月8日晚间,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公告称,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华夏控股的通知,华夏控股可交换债券持有人于2020年2月19日至3月5日合计换股3.17亿股。

  华夏控股以持有的公司股票作为担保品的融资融券业务的金融机构于2021年2月23日、2月24日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强制处置华夏控股持有的2082万股股份,导致华夏控股累计被动减持3.38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8.63%。

  根据华夏幸福之前的公告,华夏控股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接下来仍然可能面临被动减持。

  截至3月9日收盘,华夏幸福股价报7.50元,下跌6.13%,市值293.53亿元。

  “减持”与“被动减持”

  就此次华夏控股累计被动减持3.38亿股股份,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被动减持会有两个后果,一个是降低实际控制人对公司的话语权和控制力,如果被动减持过多则有可能丧失对公司的控制权。另一方面,大股东被迫减持会影响市场信心,引发股价波动,股价因此下跌的风险较大。

  诸葛找房分析师陈霄则认为,本次减持的股份占公司当前总股本的8.63%,该减持不会导致华夏幸福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变化,就单纯本次股份减持对华夏幸福带来的影响不大。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业内分析人士也告诉记者,被动减持对股价来说是重大打击,说明公司有严重问题,都需要被动减持股票了。“被动减持的产生源于股东以票作为抵押品,从银行往外借钱,到期钱还不上,就要被迫售卖股票还银行钱。”

  除去这次股东被动减持外,“主动”的减持也在发生。

  就在4天前,华夏幸福公司联席总裁俞建计划减持71.5万股公司股份。

  3月4日,华夏幸福公告称,今日公司收到联席总裁俞建先生的通知,其拟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即2021年3月26日至2021年9月25日),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715,000股股份(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0.0183%),减持价格将根据市场价格确定。

  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华夏幸福联席总裁俞建先生持有公司2,860,000股股份,占公司目前总股本3,913,720,342股的0.0731%。俞建先生持有的上述股份不存在质押情况。

  “被动减持往往发生在到期欠款未按时偿还时被动用股份抵债,主动减持往往发生在企业商业模式改变,高管管理方向有变动的情形下,如公司短期有巨大举措,需要资金支持,股东主动减持股份换取资金。”陈霄表示。

  对此,柏文喜分析,虽然他有权减持,但此时减持意味深长。减持的原因可能除了个人资金需要之外,也许也代表了平安系对于华夏幸福的态度,而且对于市场信心的负面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自救”与“被救”

  发布被动减持3.4亿股公告的前一天,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还有一个大动作。

  3月7日,维信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维信诺”)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西藏知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西藏知合”)于2021年3月5日与合肥建曙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建曙投资”)签署了《股权转让框架协议》,西藏知合拟向建曙投资转让其持有的维信诺无限售流通股股份1.6亿股,本次拟转让股份数量占维信诺股份总数的11.70%。

  公告中的西藏知合为知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实际控制人就是王文学;建曙投资为合肥市蜀山区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全资控股的下属公司。

  公告特别提示,若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公司或将成为无实际控制人企业。

  柏文喜对此表示,公司有变成无实际控制人企业的可能,将会给公司战略决策和运营管理带来重大影响。

  陈霄则认为,影响还要具体看新股东的管理能力以及维信诺与新股东的契合度,公司换股东和工作换领导类似,需要双方不断磨合,在当前华夏幸福债务难题下,维信诺易主也并不一定是坏事。

  在上述不愿具名的业内分析人士看来,债务压顶之下,王文学也走上了甩卖资产之路。

  自2月起,华夏幸福便频繁发布公司及下属子公司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的公告。

  期间,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多次向外界坦承,年内需偿还债务达千亿,目前可动用的资金只有8亿元。他一再表示“不逃废债”,恳求债权人给予“时间”,“在各方共同努力下化解债务风险,制定债务风险综合化解方案。”

  2月26日,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受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环境、信用环境叠加多轮疫情影响,公司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近期公司下属子公司新增未能如期偿还本息金额58.17亿元债务情况。截至2月26日,公司累计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110.54亿元,目前公司正在与上述逾期涉及的金融机构积极协调展期相关事宜。

  事实上,今年年初王文学就开始多途径“自救”,同时也向地方政府等寻求“被救”。

  1月29日的公告显示,华夏幸福拟筹划以发行A股股份的方式购买朗森汽车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持有的天津玉汉尧石墨烯储能材料科技有限公司33.34%股权。

  1月15日,有报道称,华夏幸福获得河北省政府承诺为其提供高达95亿元的有条件财政支持。

  据报道,中国央行、银保监会、财政部、住建部官员于1月18日开会讨论华夏幸福债务危机,但尚未就下一步行动达成共识。

  2月1日,由平安最大债权人工商银行和平安两家牵头,华夏幸福连线北京、廊坊、上海、深圳等6地召开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及各监管机构河北省分支机构、河北省政府及廊坊市政府相关领导,以及超过200家华夏幸福债权人坐到一起,多途径全力化解华夏幸福债务风险。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企业信用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310006096709523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31028559073817G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u5df2u7ecfu4e0au4f20u8fc7uff0cu4e0du8981u91cdu590du53d1u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