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大的“黎明”与南通三建的“雄心”

李奕和2021-03-12 13:30:04来源:乐居财经

扫描二维码分享

  南通三建对上海证大的重组大幕,一触即发。

  在南通三建张泽林出任上海证大行政总裁、全面负责该公司管理的两个月后,3月11日,有媒体消息称,南通三建将接手上海证大所有项目。

  从高管入驻到业务的整合,对上海证大(00755. HK)而言,这是一个全新的信号。

  业内人士表示,此前张泽林入主,只是在管理上加强了对上海证大的控制,但上海证大的业务仍保持着相对独立;现如今全面接手上海证大项目,意味着南通三建已正式开启了对上海证大旗下资产的整合。

  这一刻,南通三建等了近三年。

  三年“姻缘”

  南通三建对上海证大多有白衣骑士的意味,在上海证大那曾经漂泊无依的日子,是南通三建头顶光芒而来。

  故事的开始,在六年前。

  2015年,在地产业务发展不顺的创始人戴志康决意退出转战互联网金融,将其与女儿戴陌草所持42%股权,折价以14.89亿港元卖给了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下称“东方资产”)。

  此后,上海证大的实控人开始了流水般的轮换。

  刚拿下上海证大控股权的东方资产,急不可耐,在当年年底便将上海证大29.99%股权抛出,冉盛置业和中青旅分别接手26.991%及2.999%股权。随后,冉盛置业接过中青旅所持股份,单独持有29.99%。

  但上海证大“铁打的股权,流水的股东”并非虚名。2017年11月,刚在新股东位置上没坐多久的冉盛置业也退出,以16.6亿港元的总代价,向凯升有限公司出售了持有的29.99%股权。

  半年后的2018年5月,上海证大才终于等来了同为海门“老乡”的南通三建。当时,凯升以“打五折”、7亿港元的总代价再次抛出上海证大29.99%股份,接盘的就是南通三建。上海证大的频繁易主也终告一段落。

  然而,奇怪的是,成为上海证大大股东的南通三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沉寂,除了持有股权,对上海证大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动作。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今年的1月份。

  2020年1月11日,上海证大的一起公告,宣布了董事会的“大换血”。

  其中,秦仁忠、汤健、徐长生、吴文拱、侯思明及狄瑞鹏6人均从董事会退出。取而代之,黄裕辉及李珍获委任为执行董事;关浣非、朱纪文、陈爽、曹海良及林芯竹获委任为独立非执行董事。

  新获任的两位执行董事中,黄裕辉是南通三建的董事长、李珍是南通三建的副总裁,上海证大的董事会首次出现了南通三建的人。四天后的1月15日,该公司再次公告,张泽林取代何海洋,获委任为上海证大的新任行政总裁。

  张泽林也是南通三建的人,其是工业建筑出身,之前在中海、龙湖、协信都担任过要职。2019年3月,他从协信地产辞职,并于2020年10月入职南通三建房产事业部。三个月后便被委派至上海证大任行政总裁,负责上海证大的管理事务。

  加之现如今南通三建即将全面接手上海证大项目,一系列动作的指向已非常明显,南通三建想要重振上海证大的决心显露无疑。

  根据2020年中报,上海证大项目包括上海证大大拇指广场、上海证大美爵酒店、上海喜马拉雅中心、南京喜马拉雅中心、南京滨江大拇指广场1-4期、青岛证大大拇指广场、证大南通壹城大拇指广场、扬州及海南澄迈的商用物业项目。

  住宅项目则包括上海证大西镇大拇指广场、海门滨江新城·证大花园、烟台开发区一宗地。随着南通三建的接手,这些项目都将成为其整合重组的目标。

  南通三建的考量

  入主近三年,南通三建为何如今才对上海证大展开大刀阔斧的任命和改革?

  据了解,自2018年5月拿下上海证大29.99%股份成为大股东后,上海证大董事会一直没能迎来南通三建的人,期间,该公司董事会成员仍主要以东方资产和复星的人为主。

  如此前该公司董事局主席王乐天、执行董事何海洋自东方资产;吴君傲和马赟两位非执行董事则来自复星系。

  这一系列的连翻动作之下,或许藏着南通三建的“小心思”。

  资料显示,起步于1958年的南通三建,目前已发展成为以建设施工为基础,集建设、房地产开发、海外经营、投资运营、综合金贸、科技孵化六大产业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现代建筑产业集团。

  该集团拥有江苏南通三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青岛涌泰置业有限公司、中通盛建集团有限公司及国内地区公司、海外公司等60多家全资、控股子公司。在2020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南通三建排名第31位。

  除此以外,在其以往的项目中,该公司还参建了北京奥运会场馆、东方明珠电视塔、上海金茂大厦、欧洲第一高楼俄罗斯联邦大厦、科威特皇宫援刚果(金)政府综合办公楼等一批标志性建筑,影响力不容小觑。

  然而作为以建筑产业为主业综合性集团,南通三建的房地产业务一直缺少一个实体平台。而早在此前张泽林获委任为行政总裁,全面负责上海证大业务之时,就有报道称,“旨在将上海证大做大做强”。

  南通三建还有一颗想要上市的“雄心”。事实上,南通三建曾在2016年起短暂挂牌新三板。2018年,该公司以“资本市场的长期战略发展规划”为由摘牌,也正是那一年,其收购了上海证大的控股权。

  除此以外,南通三建高层对上市的期望也多次在内部会议上得以表现。2020年中的工作会议上,南通三建董事长黄裕辉提及“公司正处于上市的关键窗口期”;11月,黄裕辉表示“南通三建将通过上市,登陆资本市场,形成更高水平的融资平台”。

  此次对上海证大展开一系列的重组和整合是否有其中的原因,值得外界的期待。然而,南通三建亟需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在经历了多次的控股权易主后,上海证大正面临着重重的危机。

  数据显示,2015-2019年,该公司的股东应占净利润分别为-9.57亿港元、-10.35亿港元、3440万港元、-9.05港亿元以及-10.58港亿元,基本处于亏损状态。至2020年中,上海证大实现营收4.36亿港元,较2019年同期约9.94亿港元大幅下降53.42%;股东应占则继续亏损4.68亿港元。

  面对连年亏损的上海证大,南通三建不再“旁观”,但它的一番雄心壮志,能拯救上海证大于泥潭之中吗?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企业信用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1157622207552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115744903691L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115631508273U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115676215706U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206847691217170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50121MA33GMEJ7P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