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介和“扶植”庄严系

吕秀伦2021-03-26 11:30:53来源:乐居财经

扫描二维码分享

  世人笑我太痴狂,我笑世人看不穿。“我能一直狂下去!”此话,正是出于太平洋建设创始人严介和之口。

  严介和身上有太多标签,但他唯独对“全球华人第一狂人”的称号情有独钟。

  在外人看来,他有“狂”的资本。目前,他一手创办的太平洋建设,排名全球建筑业私企第一,订单总量突破万亿,通过“BT”等形式参与1000多个市县、3000多个园区投资建设与管理。

  但在严介和看来,“我为什么狂、张扬?因为我屁股干净,中国的建筑税定额征收,没法偷、没法漏,我想偷、漏也做不到。”

  2011年,严介和退居幕后,将太平洋建设董事局主席之位传给其子严昊;八年后,他又将其持有的太平洋建设70%股权全部转让予严昊。

  变更后,严昊持股90%,对太平洋建设绝对控股;剩余10%股权则由严介和之女(严昊姐姐)严昕持有。从股权上来,严介和完全退出了太平洋建设。

  但事实上,严昊的角色更像是守业,严介和的角色是创业。61岁的他并未真正退居“二线”,仍在开拓新的疆域版图。

  近期,太平洋建设下属公司的一系列股权变动,不仅让“庄严系”浮出了水面,还牵引出“庄严系”疑“夺食”太平洋建设的内幕。

  庄严系浮出水面

  3月17日,辽阳太平洋建设有限公司发生股东变更。变更前,太平洋建设和古龙昌各持股95%和5%;变更后,庄严建设有限公司(下称“庄严建设”)和太平洋建设各持股75%和25%。

  穿透可知,庄严建设由庄严智库有限公司(下称“庄严智库”)和金亮分别持股95%和5%。

  其中,“庄严智库”成立于2018年 5月,注册资本1亿元,由严介和与金亮各持股95%、5%;由此计算,公司最终受益人为严介和,持股90.25%。

  庄严智库与“庄严系”之间有何关联?

  在企业官网中,仅仅透露,“庄严系”将依托华佗论箭组委会的资源,成就严氏家族旗下的第2个世界五百强,现已下辖京商建设、沪商建设、川商建设、粤商建设、绿色建筑、公共地产、楚商建设、大西洋建设、北冰洋建设、印度洋建设共十大平台。

  虽然并未点名庄严智库隶属于“庄严系”,但打开“庄严系”官网,直接链接的便是庄严智库。

  目前,庄严智库是严介和投资版图的重心之一,自2019年成立至今,直接对外投资了19家子公司,注册资本在5000万元至10亿元不等。

  不仅局限于北方辽宁,在南方大湾区,类似太平洋建设主动转股予“庄严系”的戏码也在不断上演。

  短短五天后(3月22日),江门太平洋建设有限公司再次发生股权变动,太平洋建设持股比例由原95%降为25%;新增庄严建设有限公司(下称“庄严建设”),持股75%。

  受此连带影响,江门太平洋建设旗下9家子公司的最终受益人,也由严昊变更为严介和。

  在湾区,严介和父子两的交集还出现于港珠澳建设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19年11月,注册资本10亿元,由庄严智库、太平洋建设、严云飞分别持股85%、10%、5%。

  在港珠澳建设成立新闻发布会上,严介和信心满满,“2029年,争取将港珠澳(集团)建设有限公司带进世界500强,希望与格力电器一起成为珠海2张在全球叫得响的名片。”

  此次江门、辽阳太平洋建设股权变动,以及港珠澳建设有限公司的背后股权透露出,“庄严系”与太平洋建设种种业务重合的迹象。

  “庄严系”不止与太平洋建设出现股权腾挪,在经营层面,庄严智库总经理金亮同时兼任太平洋建设首席运营官。

 融资渠道成谜

  2019年至今,庄严智库、太平洋建设频频发力大湾区,每年均有动辄上千亿合作框架协议签署。

  例如,2019年9月,太平洋建设与珠海政府签订了投资珠海基础设施不低于1500亿元战略合作框架协议;2020年,江门市与太平洋建设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同年,广州市住建局、广州花都区政府与港珠澳建设签订合作协议。据协议,港珠澳建设10年在广州花都区总投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不少于3000亿元;此外,去年8月,太平洋建设十九集团总部落户佛山南海,未来将在南海投资100亿元。

  一边是大手笔真金白银撒向大湾区;另一边,关于太平洋建设融资的公开资料,却少之又少。

  因2006年“负债门事件”,严介和曾声称绝不再借贷银行一分钱。

  实则不然,据乐居财经统计,2016-2020年,太平洋建设共进行了3次股权质押,累计质押14050万元股权数额,质权人均为银行机构。 

  然而,1.4亿元的股权质押融资,在上万亿的订单额面前,简直是“杯水车薪”。严氏父子究竟是通过怎样的资金管道进行“输血”?

  早年,严介和曾说,“资本投资环节将由上海苏商来完成,这还是我们相当薄弱的领域。上海苏商将成为与海外资本对接的渠道,向其他两个集团输送资金。”

  严介和口中的“上海苏商”指向了苏商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主要开展基金、资产管理、投资银行等业务。在股权方面,其大股东为严介和,作为实际控制人持有99.5%股权,夏炎作为公司总经理、执行董事持股0.05%。

  2020年11月,苏商资本集团被上海康桥市场监管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由为“年度报告公示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除了苏商资本集团,另据早先媒体曝光,严介和旗下的中国郑和舰队资本国际集团(下称“郑和舰队”)也是一条隐蔽的输血通道,它通过吸引成员加入来带动项目的投融资。

  当年,随着BT大单的签订和加入郑和舰队的企业家的增多,严介和不断提高郑和舰队的“入会费”,最高级别的“尊子单位”船票已由2011年初的555万元陆续增加到2012年的2555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在太平洋建设的裁判文书统计中,案由top10排在首位的买卖合同纠纷,其中不乏要求支付拖欠货款。而民间借贷排在第5位,在已知案件中,就已出现1000万元借款纠纷。

  “丑闻”缠身

  严氏父子二人是颇具传奇色彩的企业家。

  严介和教书匠出身,在淮安中学任教期间,他与小3岁的女学生张云芹相恋并结婚。

  1983年,严介和进入政界。但好景不长,3年后,严介和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因为超生,他主动辞职。他本人曾回忆道:“别人是下海,我只能跳海。下海的人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跳海的人是苦海无边,回头无岸。”

  没想到的是,此次“跳海”竟开启了他的人生逆袭。

  1986年-1992年,严介和先后在7个国企任职。坊间传闻,哪个企业经营不下去,他就去哪个。在他看来,“没有无能企业,唯有无能的厂长。”

  1992年,严介和带着借来的10万元,在淮安注册了一家建筑公司,开启创业。同年,他争取到南京市环城公路3个小涵洞的项目。经过核算,他发现整个项目做下来,公司要净亏损5万元。

  很多人劝严介和放弃,但他却把它当成一个机遇。就是在南京绕路工程中,严介和不仅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800万元,还在业内积累了名气,此后项目合作不断。

  1996年,严介和出资4000万元,组建太平洋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同年,他首次试水“BT模式”运作基建项目,垫资5000万元为宿迁政府完成一条市府大道项目建设。

  成也BT,败也BT。早年前,严介和曾被贴上“庞氏骗局”的标签,主要来自他创业时所创建的“BT”模式。

  所谓“BT模式”,BT是英文Build(建设)和Transfer(移交)缩写形式,意即“建设--移交”,是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基础非经营性设施建设项目的一种融资模式。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戎马生涯的企业家,也曾被“性骚扰丑闻”缠身。2014年9月13日,苏商集团某秘书微博爆料称,严介和性骚扰女下属,公司多名女员工获不正常提拔。

  对此,严介和次日凌晨3:13在微博否认。他表示,该员工曾经想占过他的便宜,但没搭理她。“天不怪,地不怪,怪就怪我的运气不好,遇上这么一个长得不咋地却自我感觉很好,想借我的名义出名的人。”

  目前,在严介和个人微博上已找不到此条微博,针对该事件只留有一条《严介和郑重声明》。

  此外,在公司廉洁作风方面,严介和早年前曾公开表示,“太平洋都是在阳光下成长的,希望全国的媒体加强监督,把我们放在显微镜下......看我们有没有那种人们说的行贿受贿权钱交易。”

  但打脸的是,2019年,据广州法院就杨雪雁受贿案作出的一审判决书,太平洋建设董事局副主席兼粤商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邓某证实,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曾多次直接或授意下属向时任某管委会主任黄某行贿,而杨雪雁正是黄某情人。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