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臣入主中迪系,“吃肉”不救火?

吕秀伦2021-04-09 10:01:27来源:乐居财经

扫描二维码分享

       痴迷于武侠小说的李勤,自带绿林气息。作为中迪禾邦的原掌门人,他带领公司走出达州,闯入成都,征战全国,成为川系房企中的一匹“黑马”。

      六年前,中迪禾邦以23.2亿摘得重庆九龙坡区大杨石组团的64亩商办用地,名噪一时。

      同年,踌躇满志的李勤为中迪禾邦定下目标,3年内进入四川房地产10强,到2020年进入中国房企百强,打造成为全国一流的商业帝国。

      福祸相依,事与愿违。没想到2019年,中迪禾邦债务危机显现,卷入安信信托220多亿巨额逾期信托;次年,中迪禾邦被爆出欠薪裁员,旗下重庆九龙坡中迪广场项目二期也因资金问题陷入停工。

      此时,另一位关键人物——刘军臣现身“救场”,代替李勤成为中迪禾邦的新掌舵人。

      2020年4月13日,李勤、庞健退出中迪禾邦(全称“中迪禾邦集团有限公司”)股东名列,刘军臣、刘洪彬进入,分别持股97%和3%。

      转眼一年时间已过,中迪系的“劫难”并未因更换掌舵人而化解。

      中迪投资“易主”失败

      3月底,中迪禾邦列为被执行人,执行金额达9.57亿元,案由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上海浦发成都分行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凉山州洛柏酒店、西昌市朋成商贸、李勤、周婉的财产在价值约9.98亿元范围内采取保全措施。

      股权穿透可知,中迪禾邦通过全资子公司西昌市致家酒店管理100%控股西昌市朋成商贸,西昌市朋成商贸则持有的凉山州洛柏酒店100%股权。

      法院裁定结果显示,查封凉山州洛柏酒店名下位于西昌市某国有土地使用权期限3年,并冻结西昌市朋成商贸持有的凉山州洛柏酒店100%股权期限3年。

      中迪禾邦与上海浦发成都分行交集出现于2017年3月。彼时,西昌市朋成商贸将凉山州洛柏酒店1000万元股权数额质押予上海浦发成都分行。除此之外,或还存在其它未公开的借款。

      单单3月,中迪禾邦被列为被执行人名单高达12起,执行标的总金额逾116亿元。原告均为上海浦发成都分行,案由不乏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申请财产保全,中迪禾邦旗下子公司股权被冻结或资产查封。

      更令人惋惜的是,在2020年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中,并未出现中迪禾邦的“身影”。

      上述种种迹象表明,中迪禾邦的危机还在持续蔓延,而中迪系上市公司北京中迪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迪投资”)也未能幸免。

      眼下,中迪投资的股权调整并未尘埃落定。

      去年7月,李勤拟以2000万元的价格,将西藏中迪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西藏中迪”)100%股权转让给刘军臣。

      如若交易顺利,刘军臣则通过西藏中迪控股的成都中迪产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迪产融”)成为中迪投资的实控人。

      2月3日,中迪投资发布终止公司控制权拟变更公告。

      理由在于,中迪投资控股股东中迪产融所持有的7114.4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3.77%的股份)被冻结,相关债权方为四大AMC之一中国长城资产,对应债权金额为30亿元。

      至此,此次股权转让无果而终。中迪投资并未易主,李勤仍为实控人。

      但中迪投资的业绩表现却“难掩尴尬”,据其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业绩由盈转亏。报告期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2.2-4.2亿元,上年同期为2921.07万元。

      事实上,自李勤入主以来,中迪投资业绩就直线下滑。入主前的2017年,绵石投资(中迪投资的曾用名)的营收为2.71亿元,净利润1.34亿元。

      一年后,营收和净利润分别滑落至0.29亿元、-0.61亿元,同比下降分别高达89.13%、145.24%。2019年净利润扭亏为盈,但中迪投资三季报显示,其净利润仍亏损2930.89万元。

      220亿信托违约

      中迪系资金危机源于一场超220亿信托逾期。

      2019年11月,安信信托旗下“安赢42号”被爆逾期,该项目总融资规模为240亿元,项目劣后方为上海逸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股权穿透显示,上海逸合投资背后控股股东正是中迪禾邦,其持股99%。

      在更早之前的2019年5月,安信信托旗下“安赢11号和”安赢25号两款信托产品先后被爆出无法按期兑付,发行规模分别为16.5亿元和32亿元。

      上述两款产品劣后份额公司分别为上海阆富实业有限公司和上海凯富置业有限公司。其中,上海阆富实业背后控股股东为中迪禾邦;此外,中迪禾邦通过深圳逸合投资有限公司持有上海凯富置业25%股权。

      据不完全统计,综合“安赢42号”实收信托规模为172亿元,安信信托与中迪禾邦有关联的信托产品规模为超220.5亿元。

      作为劣后方,若这些产品实现盈利,中迪禾邦是最大受益方;若亏损,它则是最大承担方。

      鉴于2019年11月安信信托公告表示,截至目前安赢11号、锐赢64号及蓝天3号出现逾期,逾期本金约23.5亿元。加之因多次违约的安赢42号。

      换言之,中迪禾邦要为至少220.5亿元有关联的产品本金及收益做风险兜底。

      事件还在继续发酵。2020年2月底,媒体曝出中迪禾邦方面称因资金问题无法支付员工1月、2月工资,员工需按此前公司协商方案离职。这也再度将中迪禾邦的资金问题摆上台面。

      “达州帮”互助

      1995年,李勤从万县商业专科学校毕业,他瞅准商机进入装修行业,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11年后,他盯准了机遇,和好友联合创立如今的中迪禾邦。

      事实上,李勤的野心在中迪禾邦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立志打造全国一流的商业帝国。

      中迪禾邦扩张之势迅猛,涉及商办、农业、影视、康养等领域的多元化投资。然而,这些产业投资周期长,“回血”慢,致使资金承压。

      同时,李勤还热衷于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2015年-2016年,他耗资约11.8亿元密集举牌成都路桥,成为第一大股东,但最终争夺控制权失败。

      随即2017年9月,他将借壳上市目标转向了绵石投资,成功拿下控制权,并于次年更名为中迪投资,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

      彼时,李勤以每股21元收购上市公司中迪投资的前身“绵石投资”5330万股股份,加上后续收购和增持,最终持有71144800股,占总股本的23.7%,投入总成本约12.4亿。

      令人嘲讽的是,眼下中迪投资股价仅剩不到4元,总市值仅11.49亿元,还不及当时所投入的资金。

      去年10月,中迪投资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以书面、电子邮件形式发出了召开董事会的通知,但无法联系到董事长李勤。

      直至今年2月,外界才知晓李勤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公安局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至此,李勤告一段落。

      而与李勤同属“达州帮”重要成员的刘军臣成为中迪禾邦实控人并非偶然。

      早在6年前,刘军臣就与李勤出现交集,刘军臣任中迪禾邦高管,此后出现几次进退高管层,直到如今成为公司实控人。

      反观刘军臣投资版图,除中迪禾邦外,他还持有西藏龙盛祥实业有限公司97%股权,而该企业成立于2017年,同时占有中迪产融1%股权。

      另外,资料显示,刘军臣2018年12月至今,还担任任四川省中臣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持有该公司51%股权,以及持有渠县五井碎石厂100%股权。

      刘军臣还曾担任深圳首控资本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四川省聚鑫达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持有该公司40%股权,四川省辰岳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持有该公司35%股权。目前,这些公司均已注销。

      现如今,中迪系在刘军臣的带领下将何去何从,是否能化解危机?成为外界最为关注的焦点。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企业信用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01057939669554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0108MA62ATJ04B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101061027678948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