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偏说”房之七|那些年我们住过的房子(二)

王飞2017-08-27 09:58:22来源:中房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离开宿舍,也不再和父母同住而有了自己的居所——无论合租还是单租,哪怕只有一张床、几个平方的空间,也是走上社会独立了的一大标志。

  有意思的是,回头想想,我们走过的日子、经过的事情、爱过的人、做过的梦,基本都可以用住过的一所所房子划分。每一间房,就像一趟列车,搬进去,就开始了一段旅程,换了另一处,就是风景和同行人截然不同的另一段旅程。

  从本周开始,周末偏说房将不定期地,将一些人与房子不可分割的回忆呈现出来。他们住过什么样的房子,在那个房子里发生过哪些难忘的事。而随着身体的迁徙,心里起了怎样的变化?为更好让读者体味述说者的情绪,所有叙述均以第一人称。

又是七夕,陪我住在大房子的幸好不是你

  芭芭拉  26岁  自由职业

  我和前男友是在我的第一份工作所在公司认识的。那时年纪小,特别好追。他中午请我吃吃咖喱饭、米线,下午给我买杯雪顶咖啡配炸鸡,晚上送我到我家那站后再坐相反方向地铁回去……几个月下来,在那年七夕簋街上,接过他从卖花小女孩那15块买来的玫瑰后,我成了她的女朋友。

  确定关系后,他很快要求我和他住到一起去。但我和他那时虽然都是合租,其实条件差不少。我好歹是和另两个女孩同居一个三室整套,自己住一个次卧。他住的是半地下室,采光和日照差不说,加上几个大男人不太讲究的卫生习惯,环境和气味可想而知。

  但最终还是被他说服了,因为他和我讲同住省钱,选他那边退我那边,每月少交600块房租。

  “别小看这600,攒下来,以后用在买房的刀刃上。北京城里的咱够不上,可以先在燕郊整一套,然后再慢慢倒腾回京。咱这叫‘农村包围城市’!”

  犹记得,当时他揽着我,期待满满地说。

  住到他那两个星期,我就开始后悔了。几个男人原本就很邋遢,见屋里有了个女人做免费保洁,更加有点肆无忌惮。卫生间、厨房、客厅、玄关……所有公共区域都成了我的工作范围。

  累还在次,最尴尬的是洗澡上厕所。不管多热的天,我洗完澡都要包的严严实实才敢出卫生间,每个月的那几天,卫生巾不好意思扔在公共纸篓里,只能用手纸包好,做贼似的迅速带回我们房间,第二天上班时再带出去扔掉。但那几个男性却不自觉,好多次被我不经意瞥到他们洗完澡在客厅里“裸晃”,也不知道他们是神经大条还是故意的。

  和他提出抱怨了几次,可每次他的回应都一样,“再忍忍,就算是为了我们的以后”。于是我就天真地信了,以为一起吃苦也是一种幸福,总有天他会兑现承诺。

  慢慢的,变化出现了:他不再那么温存有耐心,在我又抱怨家务繁重、工作烦心时,要么边打游戏边心不在焉地“嗯哦”敷衍,要么略显不耐烦地说“不愿意干就辞职,但话说在前头,我可养不了你!”

  经济上的“钳制”更让我无法忍受:他拿走了我的工资卡,每天让我自己做午饭带,而他却很少和我一起吃,而还是喊上同事一起出去吃餐厅,美其名曰“让人知道办公室恋情对你我都不好”;我买衣服和化妆品单件不允许超过200块,他却可以买两千多块一双的皮鞋。

  最丢脸的一次是我和公司领导出去办事,之后他要开车去另一个应酬,不能再捎我了。而那个地方距离地铁站还有三公里多,但我口袋里却没有打车过去的钱。冬天,风干冷干冷的,我咬着牙顶着风往地铁站走。一直到领导在我身后鸣车喇叭——原来他在后面开了一段,发现我没有打车,觉得奇怪才停下来问。我满心委屈和尴尬,不由得眼圈红了,支支吾吾地说了自己没有钱。毕竟在同一个公司,领导多少也知道点我和他的关系和情况,特别贴心地没有多问,掏出一百块钱塞给我,摆摆手开走了。

  那天晚上,我和他爆发了认识以来的最大一场争吵。可他仍丝毫不觉得他自己有什么问题,反而吼道,“你不就是嫌我穷吗?我知道你想住大房子,有本事你去找个富二代啊!”

  那晚我哭到几点,他是不是在客厅睡的,我都已经记不起了。印象深刻的却是,第二天我还是像往常一样,自己先起床,拾掇好后再把他叫起来一起去上班。

  是的,那晚之后我居然还没有和他分手。

  真正让我彻底心灰意冷的是几个月后,因为一罐蜂蜜柚子茶。

  公司有个姐姐,时不时总分给我零食吃。某天她给我调了一杯蜂蜜柚子茶,韩国进口的,我喝了赞不绝口。此后她每次自己冲就会也给我弄一杯,于是那罐很快见底了。我挺不好意思的,就和她说我再买一罐,还是俩人喝。

  于是那个周末,我和他去超市时,我特意跑去进口食品货架拿了一罐放在购物车里。他开始时没在意,到结账时,那罐蜂蜜柚子茶刷了条码,显示价钱是五六十块左右吧。他居然原地爆炸,就在收银台那里,在收银员和等待结账的顾客面前大声数落我,“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呀!谁把你嘴惯这么刁的?这么贵的东西,喝掉你能成仙啊?”

  然后他就勒令我把蜂蜜柚子茶拿出来不要。有点在众目睽睽下要面子,更多的是之前积蓄的憋屈涌了上来,我较上了劲。他把那罐拿出来,我就再放回去,他拿出,我放回……这样反复几次,他骂着脏话,就那样把我和购物车里的所有东西撇下,扬长而去。

  我蹲下,呜呜地哭了起来。模模糊糊地听到有陌生人的安慰声……

  那之后不久,在他以为我还会继续忍气吞声,矛盾又像之前无数次那样就过去了之际,我在某一天趁他出差时,收拾了所有自己的东西,彻底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

  按照计划,我托要好的同事办了离职。让同事在他问我去向的时候三缄其口。换了手机号码,住进了一个朋友家过渡,之后找了新工作,挂失了银行卡补办了新的,借了一些钱自己租了一个合租房的单间,找到了新工作……而幸好,他似乎也没有特别执着地找我。慢慢的,我找回了原来的生活和自己。只是偶尔,还会梦见在那个昏暗逼仄的小屋里那段灰暗的生活。

  去年,在亲戚介绍下我结识了如今的丈夫。我们在今年春天完婚,婚后住进了他的房子。可能是老天对我的弥补吧,丈夫家庭条件和工作收入都不错,多年前就买下的这套房子有160多平。我还真的如当初他所说,“嫁了个有钱人”。

  过几天就是七夕了,这是我和丈夫共度的第一个七夕,我还在想选什么礼物给他。而回想数年前的那个七夕,真觉得恍惚梦一场。有首情歌叫《可惜不是你》,我只想对当初的那个他说一句,“幸好不是你”!房子的确是安全感的重要由来,但更重要的是,和你在房子里朝夕相处的人,是让你安心还是不安。

    相关阅读:

   周末“偏说”房|那些年我们住过的房子(一)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