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牌家居推迟申购时间,曾遭证监会61问

于帅卿2022-09-20 10:45:09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箭牌家居的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9月15日,箭牌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箭牌家居”)发布公告称,原定于2022年9月16日进行的网上、网下申购将推迟至2022年10月14日,并推迟刊登《箭牌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公告》。原定于2022年9月15日举行的网上路演推迟至2022年10月13日。

  另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招股说明书显示,本次公开发行9660.95万股,全部为新股,占本次发行后总股本9.66亿股的10%,每股发行价格为12.68元/股,计划在深交所主板上市。

  据公告显示,若本次发行成功,预计发行人募集资金总额为12.2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6913.58万元(不含增值税)后,预计募集资金净额为11.56亿元,主要用于智能家居产品产能技术改造项目等。

  对于箭牌家居在申购前夕,推迟了申购和路演时间。北京市众明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高级经济师宋庭敏向记者表示:“从公开的讯息来看,这是发行人与保荐人(主承销商)协商确定的结果,推迟的时间未长于1个月,很可能是基于抢在‘金九银十’销售旺季力争更好营业收入、更优客服以及进一步完善路演及申购准备工作而做出的稳妥安排。”

  除了此次上市前夕推迟申购和路演时间外,2021年12月24日,证监会对箭牌家居提出了61条反馈意见;2022年1月下旬,证监会中止对箭牌家居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审查,对于此次审核中止原因,系监管部门宣布对三家中介机构因涉乐视网财务造假案。

  另外,作为典型的家族企业,箭牌家居本次IPO之前曾大举分红,并借此使大量资金流入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亲属口袋。箭牌家居一边分红一边融资补充流动资金的做法,也引起不少投资者的质疑。

  针对申购推迟原因、财务情况、上市后计划等问题,记者致函箭牌家居,截至发稿,未收到采访函回复。

  上市“坎坷路”

  2021年7月,箭牌家居向深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正式开启IPO冲刺。

  2021年12月24日,证监会针对箭牌家居的IPO申报,给出了25页,合计61个问题的反馈意见,总字数超过了2万,对箭牌家居收购关联方资产、环境保护、是否是落后产能等问题都提出了质疑,要求中介机构、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补充相关资料,并发表意见。

  在这份质询函中,其中涉及的规范性问题共有18项,信披问题共有38项,其余还有5项其他问题。

  在“规范性问题”意见中,证监会要求箭牌家居IPO保荐机构(中信证券)对发行人资产重组、注销企业、实控人一致行动协议、增资对赌、对外投资转让、企业挂靠、经销商与发行人关系、销售模式、报告期间主营收入明细、电商收入真实性、报告期间毛利率波动大以及期间费用明细等方面情况,作出进一步具体说明。

  在“信息披露问题”意见中,证监会要求箭牌家居IPO保荐机构(中信证券)进一步就实控人谢岳荣关联交易合理性、专利、资质、获客渠道、生产经营与行政处罚情况、董监高违规情况、银行流水、税收优惠、供应商具体情况、政府补助、财务状况、存货、固定资产、非经常性损益、应收账款、现金流量净额等事项进行补充说明。

  在“其他问题”意见中,证监会要求箭牌家居IPO保荐机构(中信证券)对薪酬制度与收入水平、财务数据变动、董监高及实控人敏感关系以及财务信披露质量与盈利能力等对投资者价值判断有重大影响的问题进行说明。

  除了被证监会“灵魂拷问”外,箭牌家居的IPO进程再度受阻。2022年1月下旬,箭牌家居被“一次中止审查通知”。箭牌家居此次审核中止是由于所使用的会计事务所,涉及乐视网财务造假案,因此公司上市进程受到牵连。

  1月26日,由于涉及乐视网财务造假案,包括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金杜律师事务所和中德证券在内的三家中介机构,被监管层宣布立案调查。与箭牌家居IPO合作的正是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

  股权收购动作存疑

  据公告显示,本次发行预计发行人募集资金总额为12.2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6913.58万元(不含增值税)后,预计募集资金净额为11.56亿元,主要用于智能家居产品产能技术改造项目等。

  箭牌家居表示,“上市募投项目,是公司战略发展的关键一步。”募投项目若顺利实施,将有效扩张产能、提升公司产品市场竞争力、扩大市场覆盖能力,对公司业绩实现长期增长提供重要支持。

  宋庭敏表示,“箭牌家居募资大部分将布局智能化改造、研发中心建设和品牌营销网络升级。如果募投项目新增产能达到预期目标,将进一步加剧陶瓷卫浴行业竞争格局,加快行业洗牌。”

  值得注意的是,箭牌家居作为典型的家族企业,在抛出超大规模募资扩大产能的同时,曾大举分红,使大量资金流入公司实际控制人及亲属口袋。箭牌家居一边分红一边融资补充流动资金的做法,引起不少投资者的质疑。

  招股书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是谢岳荣、霍秋洁、谢安琪、谢炜4人,谢岳荣和霍秋洁为夫妻关系,谢安琪和谢炜均为二人的子女,4人合计持有65%的乐华恒业投资的股权。而根据招股书箭牌家居的前四名控股股东中,乐华恒业投资持股比例55.24%,公司创始人谢岳容持有23.94%,霍陈贸易持有9.74%,霍少容持有3.68%的股权。霍陈贸易是霍振辉100%持股公司,霍振辉、霍少容为霍秋洁亲属,谢岳荣一家合计持有箭牌家居79.17%的股份,谢霍家族共计持有箭牌家居92.07%股份。除了控股,六人还分别担任公司高管。

  2020年8月28日,箭牌家居2020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2020半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4.5亿元,占当年净利润的76.67%,这笔现金大部分都进了实控人家族的口袋。

  此外,招股书显示,2019年10月,箭牌家居第五次增资,首次接入外部资本。中证投资、金石坤享作为外部投资者,分别认缴出资469.56万元和352.17万元,增资价格以投后估值70亿元为依据,经双方协商确定为8.52元/注册资本。

  值得一提的是,中证投资、金石坤享均为箭牌家居上市保荐人中信证券控股企业。在参与增资一年后,箭牌家居估值暴增,导致中证投资、金石坤享大幅浮盈,引发了是否涉及“利益输送”的疑问。

  2020年10月,箭牌家居再次增资,珠海岙恒、深创投、红土君晟参与。珠海岙恒的背后是著名投资机构高瓴集团,以3.375亿元认购新增的2567.9万股股份;深创投则以8750万元认购新增的665.77万股;红土君晟以2500万元认购新增的190.2万股。增资价格以投后估值112.5亿元为依据,经双方协商确定为13.14元/股。

  两个月后的2020年12月,箭牌家居又一次增资,红星喜兆、青岛青堃、北京居然参与。红星喜兆和青岛青堃系红星美凯龙(601828.SH)旗下,北京居然系居然之家(000785.SZ)旗下,均系家居产业链上的重要合作伙伴。其中,红星喜兆以5410.66万元认购公司新增的411.68万股股份;青岛青堃以300万元认购新增的22.83万股;北京居然以1.14亿元认购新增的869万股。本次增资价格仍为13.14元/股。

  从增资时间节点看,箭牌家居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外部投资者入股估值分别为70亿元、112.5亿元,在同期营业收入、净利均下降的情况下,其估值反而大幅增长42.5亿元,这也引起了市场对估值短期内暴增是否合理产生疑问。

  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箭牌家居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于一体的大型现代化制造企业,生产范围覆盖高品质卫生陶瓷、龙头五金、浴室家具、瓷砖、浴缸浴房、定制橱衣柜等全系列家居产品。旗下品牌包括ARROW箭牌、FAENZA法恩莎、ANNWA安华。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箭牌家居营业收入分别为66.58亿元、65.02亿元、83.7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56亿元、5.89亿元、5.77亿元。箭牌家居表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波动主要是受公司产品销售结构变动、消费者偏好变动、市场竞争加剧、新冠疫情冲击、个别客户坏账等因素的叠加影响。

  应收账款规模增加,也是箭牌家居要面临的问题。2019年~2021年,箭牌家居应收账面价值分别为2.17亿元、2.37亿元、3.2亿元;逾期应收账款余额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38.63%、48.1%、50.25%。

  在应收账款增长下,箭牌家居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出现减少。数据显示,2020年,箭牌家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12.7亿元,2021年经营活动现金流为9.06万元。

  招股书披露,2019年~2021年,箭牌家居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6.05%、67.56%、66.08%。虽资产负债率呈下降趋势,但仍超过40%~60%的适宜水平,而且资产负债率也远超行业均值,短期偿债能力又稍显逊色,未来如果公司的产销量增加,资金周转补偿,或存在无法及时清偿到期债务的风险。

  另外,2019年~2021年,箭牌家居流动负债分别为46.3亿元、44.1亿元、47.6亿元,流动资产合计27.22亿元、30.43亿元、35.23亿元。近三年公司流动资产均无法覆盖流动负债,可见短期偿债压力较大,或出现资金链问题。

  从证监会问询到IPO中止,再到申购推迟,箭牌家居的上市之路可谓波折不断,而接下来箭牌家居的上市也会加剧卫浴行业的竞争。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