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超预期降息对中国货币及楼市意味着什么?

许倩2020-03-05 12:09:24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疫情黑天鹅事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

  北京时间3月3日23时许,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宣布降息50个基点,联邦储备基金利率从1.5%——1.75%区间降至1%——1.25%区间。这是美联储2020年首次降息,也是其自2008年以来的最大幅度降息。

  美联储称,美国经济基本面依然强劲,然而新型冠状病毒给经济活动带来了不断演变的风险。鉴于这些风险,为了支持实现其最大限度的就业和价格稳定目标,决定降息。

  此外,美联储此次降息还有稳定金融市场预期的考虑。就在此一周前,美国三大股指从高位快速下挫,标普500累计跌幅一度超出12%。在美联储宣布降息后,美国股指直线拉升约两个点,随即大幅跳水,维持震荡下跌走势。

  有金融人士分析称,突然降息50基点往往出现在经济危机的情境下,美联储的非常规操作让投资者嗅到了危机来临的气味,因此股市反而遭受重挫。

  美联储引领下的降息潮

  美联储的一举一动都被所有人共同关注,甚至于有美联储是“央行的央行”的说法。主流声音认为,一场全球性的降息风暴正在酝酿中。

  就在几个小时前,由7个发达经济体组成的七国集团(G7)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发表声明,正在密切监视新冠病毒扩散及其对市场和经济状况的影响。

  G7声明称,承诺使用所有适当的政策工具来实现强劲可持续的增长并防范下行风险。除加强扩大卫生服务力度,G7财长还准备采取行动,包括酌情采取财政措施,以帮助应对这一病毒并在此阶段支持经济。G7央行将继续履行其职责,从而在保持金融体系弹性的同时,支持价格稳定和经济增长。

  就在3月3日这天,两个国家的央行同步降息。澳大利亚联储宣布,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将3月现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0.5%。马来西亚央行宣布将隔夜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5%,并称新冠病毒疫情在第一季度将主要通过旅游业和制造业影响该国经济。

  “继美联储之后,加拿大、英国、新西兰、挪威、印度央行以及韩国央行均大概率会跟随美联储实施相同幅度的降息,同时已实施负利率的欧洲央行和瑞士央行也大概率会进一步降息,将负利率再调低10个基点左右。”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但无论是澳大利亚央行还是欧洲央行,其降息空间都不大,澳大利亚央行利率已降至0. 5%,再降息空间极其有限,中国还有一些降息空间。

  美联储降息是短期行为还是会持续,目前市场仍存疑虑。此次会议声明中美联储再次重申“美国经济保持强劲”,未来会密切关注“疫情对经济影响的演变”。黄立冲认为,这一描述保留了未来再次降息的空间,目前市场预期今年将至少再降息一次。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市场预期美联储在4月份仍有降息的可能,这将进一步带动其他经济体央行采取降息举措。

  对中国货币和楼市意味着什么?

  中国央行暂时未跟进。在此之前,2019年美联储进行过三次降息,中国央行也均未紧急跟进。

  3月4日,央行公告称,目前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处于合理充裕水平,不开展逆回购操作。这已经是央行连续第12天未进行逆回购操作。

  对于“中国是否会进一步降息”,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曾于2月7日回应称,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阶段性的、暂时的,可能会对一季度经济活动造成扰动,但疫情缓解后中国经济将迅速企稳,并出现补偿性恢复。中国货币政策调控空间十分充足,央行正在认真分析和评估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进行政策储备。

  事实上,在短期流动性投放上,中国央行早已走在前面。前期中国央行针对疫情影响,在流动性供给和利率水平降低等方面已出台不少政策措施。“当前要做的是让政策落实到位,并观察政策效果如何,等3月份数据出来后再评估能否完成年内的统筹目标,再决定是否降息。”财富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表示。

  “全球降息潮的强化,有利于国内政策宽松空间的进一步打开,现阶段我国的货币政策更为克制,A股整体估值仍为洼地,全球资产配置有望进一步向我国倾斜。”粤开证券研究院策略组负责人谭韫珲分析称,降息将缓解资金密集型的周期、制造等行业的融资成本和资金压力。地产行业的需求端亦对利率十分敏感。近期,中央多部委陆续推出政策,加速推动重大项目开工建设、鼓励新投资项目利落,基建稳增长仍是今年对冲投资下滑的主要手段之一。

  无疑,美联储降息给全球带来流动性,有助于缓和短期内市场流动性紧张。这对于中国内房企海外融资显然是有利的,其海外融资成本亦有望有所降低。

  数据显示,中国房企海外短债发行呈加速态势。1——2月份,房企海外债、信用债以及资产证券化融资金额为2713.4亿元人民币,同比小幅减少5.7%。而其中,1——2月份海外债融资1540.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9%,规模持续加大。

  对于美元降息后,外资是否会回流中国境内,现在判断还为时过早。随着降息潮的来临,货币通胀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外资不会因为利息高一点还是低一点而流入中国国内,现在外资担心的还是外汇管制,以及国内可能产生的通胀带来的潜在人民币贬值或实际购买力贬值的问题。国内房企现在面临的最大困难也不是融资成本高低的问题,是受疫情影响及未来复杂的经济环境下,房企经营状况不确定性的问题。”黄立冲表示。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