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永远不会下跌?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押注的人会付出沉重代价

刘伟2021-06-15 09:24:51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一些地方房地产泡沫化金融化倾向严重,相当数量的政府融资平台偿债压力很大,”6月10日,在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如是说。

  这已经不是郭树清今年首次提及房地产泡沫化。今年3月份,郭树清在谈到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时,就提出“房地产是金融体系最大灰犀牛”的看法。

  对于这只“灰犀牛”评价,郭树清直言不讳:“押注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人最终会付出沉重代价。”

  他表示,部分大中型企业债务违约比例上升,加剧了银行机构的信用风险。此外,部分中小金融机构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为此,必须督促银行机构做实资产分类,加大拨备计提力度,确保能够更快更多地处置不良资产。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在受访时表示,此次,银保监会对外释放出一种信号,那就是从某种程度上说,当前房价上涨的压力还在,在通货膨胀预期以及全球货币宽松的大背景下,遏制我国部分城市的房地产泡沫化和金融化的态度不会放松。

  当前,在整个实体经济遭遇疫情和各方面还处于复苏的过程中,要对房价以及房地产泡沫做适度控制。如果大量资金进入房地产,不利于实体经济的复苏,也会导致房地产的金融化和泡沫化,从而加大我国金融的系统性风险。

  房地产泡沫“上山不易下山难”

  2020年以来,为应对百年一遇的疫情大流行,发达国家纷纷推出超级经济刺激计划。郭树清认为,在财政猛烈扩张的同时,货币政策达到前所未有的宽松程度。

  郭树清表示,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已扩张将近一倍,欧央行扩张一多半,日本银行扩张超过四分之一。这些超常规举措,短期内确实起到了稳定市场、稳定人心的作用。

  但是相伴而来的负面效应则需要全世界各国来共同承担,郭树清称,发达国家的金融资产和房地产价格普遍出现较大幅度上涨。特别是股票市场很快就达到了创纪录的高水平。

  对于这种金融系统风险的堆积,6月10日,郭树清这样阐述,“经常爬山的人都知道,越是陡峭的山峰,上去不易,下来更难。”

  如其所言,自2020以来,全球各大央行开启了史无前例的货币宽松浪潮,多国利率下降至历史最低水平。降息直接带来购房贷款利率下降,降低购房者成本,刺激购买需求。

  6月2日,亚洲最大的房地产科技公司居外IQI集团发布了《2021年一季度全球房价报告》。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球楼市热潮汹涌,美国、加拿大、欧洲和亚太部分国家和地区房价飙升。

  在全球货币宽松的大背景下,我国的金融系统性风险亦不容忽视。

  据专业机构测算,2002年房企负债总额为社融存量的16.67%,到2019年,我国房企负债总额涨至年度社融存量的30.31%。如果社会融资过于集中到某一个领域,其风险不言而喻。

  到2020年,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我国房地产业的相关指标仍在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0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41443亿元,比上年增长7.0%;全国商品房销售额173613亿元,同比增长8.7%。

  截至2020年年底,我国房地产相关贷款占银行业贷款的39%,还有大量债券、股本、信托等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可以说,房地产是现阶段我国金融风险方面最大的“灰犀牛”,郭树清此前表示。

  不过问题所在之处,皆有应对之策。据统计,2020年以来,银保监会各级派出机构配合各地政府出台了130多项房地产调控措施。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城市经济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市房地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秀池认为,社会资金的涌入对房地产市场起着助长助跌作用。因此,适当把控资金杠杆和投向非常重要。为此,我国房地产金融政策一直是房地产市场调控的重点。

  2017年“317”以来,各地坚持“房租不炒”的定位,支持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不断得以完善,房地产金融化的趋势得到了有效控制。赵秀池表示,整体而言,房地产泡沫也在限贷、加强银行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开发商“三道红线”管理、查处中小微企业经营贷违规使用等有效措施下得到了抑制。

  局部城市面临调控压力

  应该说,总体来看,当前我国对房地产涉及的金融风险控制确实取得了一定成效。

  6月1日,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梁涛在发布会上表示,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

  截至4月末,房地产贷款同比增长10.5%,增速创8年新低。房地产信托余额和投向房地产的理财产品规模也都持续下降,其中投向房地产非标资产的理财产品规模同比下降36%。

  今年3月2日,郭树清对外称,房地产现在金融化、泡沫化倾向还比较强,但是2020年投向房地产的贷款增速多年来第一次降到了平均贷款增速之下,这个成绩来之不易。

  盘和林认为,自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房住不炒”,尤其是今年以来,我国在住房领域的金融调控还是比较严厉的。因此,近些年我国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的势头得到了一定的遏制。

  “但我们应该看到整体和局部的差异,从整体来看,相比原来的势头,房地产这次踩的刹车是比较猛的;但从局部城市来看,比如深圳,近些年来由于一些非市场化的因素导致当地房地产泡沫化的情况比较严重。”盘和林告诉记者。

  今年6月份,在银保监会会同住建部、央行成立了专门工作组,赴热点城市查处经营贷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时,各种问题层出不穷。

  排查中发现,一些企业和个人挪用经营贷手段多样,通过各种方式规避监管要求。有的拆入资金全款买房后,申请经营贷款偿还买房资金;有的借款人将个人经营性贷款资金在多家银行账户间流转套现,以掩盖买房目的;有的编造交易背景、虚构贷款用途等。一些银行贷前审核不到位,贷后资金管理不足。一些中介机构协助包装贷款材料、提供过桥资金,协助借款人绕过银行审批条件。

  郭树清曾表示,很多人买房子不是为了居住,而是为了投资或者投机,这是很危险的,因为持有那么多房产,将来市场要是下来的话,个人财产就会有很大的损失,贷款还不上,银行也收不回贷款、本金和利息,经济生活就会发生很大的混乱。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记者表示,尽管此前一段时间的相关措施和工作在遏制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一些地方房地产泡沫化金融化的倾向依然比较严重,还是要继续努力贯彻之前的去杠杆和降负债措施,促使房地产回到“房住不炒”的大的战略方向与行业定位上来。

  银保监会此前也表示,将保持房地产金融监管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避免房价大起大落,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同时,保持对违规业务的高压态势,防范化解好房地产业务风险,防止乱象回潮。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u5df2u7ecfu4e0au4f20u8fc7uff0cu4e0du8981u91cdu590du53d1u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