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霸主”朱孟依辞任 朱桔榕接棒下合生创展能否实现“王者归来”

2020-01-14 10:04:45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1月13日早间,合生创展发布公告称,自2020年1月10日起,朱孟依辞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职务,其女朱桔榕获委任为董事会主席。

  为何选择此时离任?

  合生创展在公告中解释,朱先生决定辞任本公司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职务是因其考虑到经过多年发展,公司的管理系统已经成熟且集团的表现趋于稳定,故朱先生对集团未来的健康发展充满信心,并认为现在是其退出董事会的适当时机。朱先生从公告所披露的各个职位上离任后会以公司的战略规划顾问的身份给予集团支持和意见。

  此外,公告中还提及,从董事会各职位上离任之后的朱孟依,还会以公司的战略规划顾问身份给予集团支持和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伊始,朱孟依曾立下目标“2019年销售400亿元,2020年800亿元,每年保持30%-50%的增长率”。

  随着2019年结束,合生创展也终于打破“两百亿魔咒”,全年累计合约销售金额达212.58亿元人民币,相较前年同期同比增长42%,超越历史峰值,但这离朱孟依的预期目标仍相差一半。

  眼下,2020年已然开始,这800亿元的业绩重担,则要交由朱桔榕来完成。

  前路考验重重

  2019年末,合生创展宣布以1.14亿美元收购一幅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的空地,成为其在中国境外的首个投资项目。

  据了解,合生创展拟将该宗地块打造为一幢新楼宇,预计包括地下2层和地上34层,总建筑面积约为18.33万平方英尺,其中地上部分计划打造住宅200间。合生创展表示,位于纽约曼哈顿的这个项目将于2020年动工,最早将于2021年对外销售。

  实际上,2019年以来,不仅是国外市场,在国内公开市场,合生创展也显得较为活跃。

  1-11月期间,合生创展拿地金额为76亿元,行业排名第91,所拿地块位于广东江门和增城、杭州、北京、苏州昆山等城市。

  与此同时,合生创展还深度参与广东旧改。去年4月,合生创展与广州市海珠区凤和经济联合社签署鹭江村、康乐村旧村改造合作意向协议,占地面积约109.74万平方米;9月,合生创展正式成为番禺新基村旧改合作企业,投资总额29亿元,总用地面积为24.71公顷;10月,合生创展联手珠江投资拿下东莞麻涌5村企。

  迅猛拿地的背后,是朱孟依对销售规模的诉求。

  回望合生创展的发展路径,不难发现早在2004年,其销售额就已突破100亿元,成为国内第一家“百亿房企”。2009年,合生创展迎来销售巅峰,销售额近150亿元。不过,2010年至2018年9年间,合生创展不仅再未超过150亿元销售额,更5次失守百亿大关。

  而在2004年落后于合生创展的其他房企却在此后多年崛起,成长为地产界头部的力量。

  朱孟依此次定下目标的400亿、800亿目标很显然有奋起直追的意思。

  随着2019年结束,合生创展也终于打破“两百亿魔咒”,全年累计合约销售金额达212.58亿元人民币,相较前年同期同比增长42%,超越历史峰值,但这离朱孟依的预期目标仍相差一半。

  眼下,2020年已然开始,800亿的业绩重担,朱桔榕能否完成?

  另一方面,合生创展也在布局多元化。

  2019年7月23日,合生创展宣布,旗下汽车租赁公司链链好车与广汽新能源及天峰控股旗下汽车租赁公司驭道天下,就新能源汽车车源合作、汽车租赁、汽车金融等方面展开合作,未来将在新能源汽车共享出行领域投入100亿元。

  不过,前方仍是考验重重。

  2019年8月,花旗银行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提到,基于公司新购入土地及面对执行能力的挑战,对合生创展快速扩张计划看法审慎。

  截至2019年6月30日,合生创展的总负债为1148.78亿港元,资产负债率为62.16%,均为近10年最高水平。其中银行及财务机构借贷总额为494.59亿港元,与2018年底的数据相比增长了近40亿港元。

  对于负债总额不断攀升、销售额在百亿徘徊的合生创展来说,100亿砸向新能源汽车领域可谓是“豪掷千金”。不过,业内对房企跨界造车的前景,并非都持看好态度。

  有分析人士称,“目前传统汽车产业整体增速下滑,而多家房企不顾技术、人才、专业知识等‘隔行如隔山’的现实困境也纷纷押注新能源汽车,对比恒大、富力等千亿级别的企业,合生创展在资金上似乎并不具备优势。”

  朱孟依的回归与隐退

  在地产界,朱孟依的名气不如其他几个头部房企的领导者大,少数知道他的人则称呼他为“朱老农”。但这并不妨碍万科地产的创始人王石对朱孟依的尊敬:“合生创展才是中国房地产界真正的航空母舰。”

  1959年,朱孟依出生在广东省丰顺县一个贫农人家,与大多数那个年代发家的企业家一样,凭借着聪明的头脑又依托着20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浪潮,他一步步创建起了规模庞大的地产帝国。

  1983年,朱孟依的哥哥朱拉伊大学毕业后,前往广东梅州市丰顺县留隍镇卫生院工作,朱孟依也跟随至该地做起建筑包工头。

  1988年,虽然已经是改革开放的第10个年头,可在那个时代,房地产业的概念还很初级,朱孟依也认为,“觉得做房地产不就是是盖房子吗,这跟自己当包工头的老本行差不多。”

  就这样,朱孟依正式走上了房地产界舞台。

  1992年,朱孟依与张荣芳、陆维玑夫妇一起在香港创办合生创展。此后,朱孟依又跟许多香港商人一样,回到内地投资。

  1993 年,他在广州创立了珠江投资,在那个内地急切盼望招商引资的年代,港资身份的合生创展与本地企业珠江投资的联手可谓"珠"联璧"合",朱孟依的市场洞察能力以及善于利用政府资源,使得他很快在广州扎根下来。

  1998年,内地A股市场还不允许私营地产企业上市,朱孟依又凭借港资身份,促使合生创展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资本助力下的合生创展在1998年-1999年在广州开发100多座楼宇,达到万科在全国五大城市开发规模的总和,一度被称为广州地产界的“霸主”。

  到2004年,合生创展成为“华南地产五虎”中首家冲破百亿元销售额大关的房企;当时其他四虎的销售业绩,恒大为14.4亿元、碧桂园为32.4亿元、富力地产64亿元、雅居乐为45亿元,即使当时风头劲爆的万科,其销售金额也未过百亿元。

  转变发生在2008年-2009年。

  2008年年底,朱孟依受黄光裕案牵连,被有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并因此消失整整9个月。当时,国内经济遭遇金融危机冲击,相关商业银行很快停止对合生创展放贷,使得企业一度走到生死存亡的关口。合生创展在行政总裁陈长缨的挽救下,从资金链断裂的泥潭挣扎出来已属不易,再也没有能力大幅拿地,进行全国性的扩张和壮大。

  此后五年间,合生创展更是换了四任总裁:出身银行系统的武捷思、恒基中国前总经理谢世东、中海旧将陈长缨、合生创展内部成长起来的薛虎,最终都成了匆匆过客。

  在这期间,朱孟依也几乎彻底隐藏了起来,他的女儿朱桔榕则逐渐走向台前。

  2012年3月,合生创展第四任总裁薛虎辞职后,朱孟依之女朱桔榕随即就任常务副总裁;2013年7月11日,24岁的朱桔榕开始担任合生创展董事局副主席。

  直到2017年,朱孟依以接连收购数个万达项目的身影回归,被传“王者归来”。

  2019年,朱孟依还定下了“2019年销售400亿元,2020年800亿元,每年保持30%-50%的增长率”的“宏大”目标。

  随着2019年的帷幕落下,2020年的一个月,朱孟依却选择了“隐退”。

  如今,父女俩一辞一任的交替,也预示着合生创展新纪元的开启,能否再现此前的荣光,还需要时间的验证。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