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系百亿谋局:旗下湘财证券“借壳”上市

唐珊珊2020-06-01 10:05:57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一手加码布局金融,一手地产板块变阵,“327国债事件”最后一位大佬黄伟正用一系列的腾挪运作为新湖系厘清道路。

  5月21日,上市公司哈高科(600095.SH)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发行股票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项目获得证监会无条件审核通过;有消息称,由黄伟实控的新湖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湖期货”)也已提交了上市辅导备案。

  这也意味着历经9年,曾三次运筹湘财证券冲击A股的新湖系,在金融领域打开了全新的局面。

  与此同时,新湖系旗下地产板块却在悄然变阵。在连续出让多个项目给绿城中国(以下简称:绿城,03900,HK)后,新湖中宝(600208,SH)出资入股绿城,变身绿城第三大股东。5月26日晚间,这一身份的转变有了新的进展。新湖中宝公告显示,公司认购的绿城H股股份已交割完成。截至2020年5月28

 9年布局,湘财证券是哪步棋

  在券商界,湘财证券曾辉煌无限。

  1993年,第一代券商人陈学荣带领湖南财经学院一干教师和学生,创办了湖南省湘财证券营业部,1999年完成了全国布局。短短数年里湘财证券便跻身券商前列,并创下多个第一:

  第一家获批增资扩股,第一家被核准为全国性综合类证券公司,第一家获准设立中外合资证券公司,第一家参与设立中外合资基金公司。在上世纪末的券商行业里,湘财证券及其他三支“券商湘军”在当时的资本市场中风光无限,辉煌一时。

  2003年是湘财证券的高光时刻,彼时全国122家券商中,湘财证券在股票基金交易金额和股票主承销金额两项排名都进入行业前二十;总资产、净资产和净资本位列全国前十;营收和净利润的排名也位居前列。

  然而2004年,情况急转直下。财报显示,2004年年底,湘财证券的委托理财业务亏损10亿元,自营业务亏损3.7亿元,累计亏损高达19亿元,负债则高达54亿元,这种情况直至2006年仍未有好转,陈学荣开始寻求重组。

  彼时,已经在地产界声名鹊起的新湖系,将目光投向了濒临破产的湘财证券。2007年初,浙江新湖集团通过增资扩股向湘财证券注入3.4亿元现金,获得其10%的股权,并在此后多次注资,最终获得绝对控股地位。资料显示,新湖系通过新湖控股和新湖中宝共计持有湘财证券74.59%的股权。

  “收购湘财证券是新湖系金融布局的重要一步,一方面源于黄伟对金融的偏爱,另一方面,这步棋就像给全盘上了一道保险。”一位券商从业人士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拿下湘财证券控股权的这年,正是券商蜂拥登陆资本市场的元年,招商证券、光大证券、华泰证券、东方证券、国泰君安等一批券商大佬都在这一年成功资本化,一些小券商也将目光投向了IPO。

  在黄伟心中,湘财证券所拥有的资源和先天条件,如果能够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将会为新湖系带来更多的可能性,但此时的湘财证券已孱弱到连A股门槛都跨不过去,黄伟掂量着自己手中的“壳”,一场漫长的资本化运作就此开始。

  然而这条路却走的异常曲折。

  2011年,湘财证券曾谋求与财富证券重组,携手冲击A股IPO未果;2015年,其借壳大智慧也未能成行;2017年再谋IPO也是半途而废,直到今年,才借道哈高科最终实现曲线上市。

  对于此次成功资本,湘财证券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并购对于湘财证券本身来说有利于拓宽融资渠道,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也有利于将公司打造成为更高效、专业、有实力的综合金融服务商。

  上海证券交易研究员刘杰则认为:“湘财证券成功资本化,在短期内可能很难见到明显效力。但从长远来看,无论是对湘财证券本身还是对于整个新湖系来说,都是重要的一步。新湖系旗下地产业务板块,涉及大量旧改项目,对资金的需求很大,湘财证券资本化有利于其拓展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

 地产业务变阵

  全新的金融局面已经打开,而在新湖系主营业务结构中占据了半壁江山的地产业务却悄然变阵。

  2019年12月,新湖中宝转让上海明珠城项目35%股权给绿城后,次年4月,其再度转让其持有的上海中瀚和浙江启丰35%股权及相应权利和权益予绿城。在外界看来,这两宗买卖更像是缓解资金困境之举,然而几天后的一宗买卖却颠覆了业内的看法。

  4月26日,新湖中宝发布公告称将以每股9.5港元的价格认购绿城中国3.23亿股股份,交易总价格为30.69亿港元,交易完成后,新湖中宝将持有绿城中国12.95%股份,成为仅次于中交集团和九龙仓的第三大股东。

  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新湖中宝完成了角色的转换。

  对于这种转变的原因,上海一位国资背景房企副总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用作投资的手法做地产,在早期的行业环境下确实可以获利匪浅,但如今地产行业已进入了精耕时代,这并不是新湖中宝所擅长的。”

  资料显示,在从“327国债"事件中全身而退后,黄伟搭上了1994年房地产高速发展的快车,建立起了新湖系地产王国,无论是1996年的瑞安外滩项目,2000年首入杭州开发的经济适用房项目新湖苑,或是2001年起介入的上海旧改项目,在其地产业务的发展轨迹上,几乎可以描绘出一条完整的地产风口路径。

  然而深谙投资窍门,总能准确捕捉到风口的黄伟,在风云变幻的房地产市场中终究还是败在了地产项目运作能力上,无论是当年饱受诟病的杭州香格里拉项目,还是日后囤积的大量上海内环旧改项目,这些“黄金地块”上终未能长出“丰硕的果实”,在旧改轰轰烈烈推进的当下,黄伟终于还是选择了出让变现。

  2019年,在连续出让数个项目给融创、绿城后,新湖中宝转身以现金30.685亿港元认购了绿城中国(3900.HK)3.23亿股H股股份,摇身变为绿城第三大股东。

  尽管新湖系方面对记者表示,集团没有退出地产的打算,以合理价位购入绿城资产对双方是双赢局面,但一卖一买间,新湖系的版图已悄然发生改变。

  伴随湘财证券的成功上市,以及新湖期货的运筹帷幄,曾经的“资本大佬”或许早已选择了新的舞台。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