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展期后再触发违约 禹洲集团称“正在考虑各种可行措施”

刘伟2022-03-11 11:18:41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债务展期后仍构成违约事件,显示出禹洲集团控股有限公司(01628.HK,以下简称“禹洲”)资金流动性压力之大。

  3月8日,禹洲发布公告称,应公司的要求,由于2023年票据II的某些触发事件,2023年票据II将于2022年3月9日上午9时起停牌。

  据记者了解,此次公告中提及的“触发事件”,是指此前禹洲发行的一只5亿美元的2125万美元利息到期应付。但在30天宽限期支付利息期届满后,禹洲并未支付有关款项。

  禹洲的票据构成了违约事件,因此,2023年票据II的持有人可以要求即刻尝付本金和应计利息。不过,好在截至公告发布之日,公司没有收到任何关于2023年票据II持有人的即刻还款通知,禹洲在公告中表示。

  就此次事件对禹洲相关债务的影响,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向禹洲相关部门发送了采访提纲,得到回应称:具体影响以公告为准,但目前禹洲集团正在考虑各种可行措施,包括优质资产的积极处置,实施应对目前所处状况的整体解决方案,以确保公司的长期发展,保障业主、员工、投资者的权益。

  上海申宜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龙国律师告诉记者,禹洲这种在债务延期后又无法如期还款的情况,对于债务人自身而言,可能加剧还债状况的恶化,无力还债,进而继续违约,因此产生恶性循环,导致无法偿还的债务规模越来越大。因债务人持续违约,还可能导致债权人加速对债务人采取措施并通过法律追究违约责任。与此同时,债务人的偿债能力和信用都受影响的情况下,将很难继续融资。

  展期后再度违约

  当前,禹洲正遭遇流动性困境,不过最新的债务违约事件并未将事情导向更加严重的方向。

  禹洲方面表示,截至公告日,没有债权人即刻要求还款,且任何征求同意票据(除2023年票据II外)、新票据及公司发行的3亿美元高级永续债未发生违约事件。

  2022年年初开始,市场上就屡次传出禹洲集团债务压力较大的消息。面临债务到期的压力,禹洲使出交换要约和债务展期的方式来应对。

  1月24日,禹洲称,已经完成发行4.53亿美元的新票据以交换4.77亿美元的交换票据。

  到3月1日,禹洲宣布公司最近在2022年票据以及2022年票据II(合称“旧票据”)持有人的大力支持下完成了交换要约。公司通过不懈努力与相关持有人积极沟通,与他们达成共识,实现了超过旧债券本金总额95%的旧债券的展期,让公司取得极其需要的稳定性。

  彼时,禹洲表示,董事会希望向所有债权人明确表示,公司打算公平对待所有债权人,并正在考虑各种可行措施,实施应对公司和其所在房地产行业目前所处的状况的整体解决方案,以确保公司的长期发展,保障所有投资者的权益。恳请所有债权人不要采取任何可能不利于实现上述整体解决方案,破坏公司稳定性的激进法律行动,公司期望与所有债权人保持对话,恳请所有债权人协助公司积极推进讨论方案。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受访时表示,从禹洲集团近期的表现来看,公司的基本面确实有问题,在短期内公司的流动性依然存在较大困难,债务延期后再违约不但会直接影响后续还债,还会直接影响产业链融资、私募融资,此外在公开市场的融资更是不大可能了。

  此外,今年以来禹洲内部变动不小。在年报即将发布的前夕,和禹洲集团多年合作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已于2月25日起辞去集团审计师的职务,这对于陷入流动性危机的禹洲来说并不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3月7日,有媒体消息称,禹洲集团近期发布内部文件,张岩因个人原因,已于近日提出离职,不再担任集团副总裁之职。

  出售资产补现金

  公开资料显示,禹洲成立于1994年,是一家典型的闽系房企。2004年禹洲开始全国化扩张道路,2009年集团地产板块在港交所上市,2013年公司首次跻身千亿俱乐部,2016年公司总部从厦门搬迁至上海,2020年启用深圳总部。

  当前,禹洲的债务情况究竟如何,这是外界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根据2021年半年报数据,2021年上半年禹洲流动负债898.07亿元,占总负债比例为65%,同期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有280.7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151.71亿元,应付账款及票据116.5亿元。彼时禹洲的现金额度尚能覆盖短期债务。

  截至2021年8月6日,禹洲存续可投资美元债券有12只,总发行额57.1亿美元。除1只永续债券外,其余11只债券偿还日分布在了2022年至2027年,年偿还总额分别为:5.92亿美元、11.5亿美元、10亿美元、9亿美元、9.45亿美元、5.62亿美元,2021年内无到期债券。

  据Wind数据显示,禹洲有3只境外存续债券将于今年到期,其中有两只分别于1月23日和1月25日到期。禹洲集团今年1月披露信息显示,公司已针对这两笔本金合计5.8亿美元的境外债进行交换要约和同意征求。

  另有一只名为“禹洲集团8.5%N20220922”的境外债券将于2022年9月22日到期,该债券规模为1.2亿美元,票面利率8.5%。

  今年以来,为缓解偿债压力,除了重新对债务进行要约交换,禹洲还在不断抛售资产补充流动资金。

  3月8日,华润万象生活披露收购禹洲物业服务集团与天津禹佳订立框架协议的最新进展。公告称,3月8日,华润万象生活的全资附属公司润楹作为买方与天津禹佳作为卖方及目标,订立股权转让协议。

  2月22日,禹洲发布公告称,其全资附属公司卓顺有限公司、公司及郭英兰(均为卓顺有限公司担保人)与泰捷有限公司订立买卖协议,泰捷有限公司同意购买健采有限公司全部已发行股本85.64%,及同意承让公司的销售贷款,总代价约为3.5亿港元。

  2020年,禹洲以黑马之势,挤进“千亿俱乐部”,但仅一年,就遭遇债务危机。

  年报显示,2020年,以1049.67亿元合约销售额跻身千亿房企阵营的禹洲集团,营业收入为104.12亿元,同比下降约55.2%;归母净利润更是只有1.17亿元,同比下降96.76%。

  在2021年房地产行业整体下行背景下,禹洲的销售目标完成情况仍处于行业前列,根据禹洲公告,2021年全年销售额1050.19亿元,目标完成率95.47%。不过,到2022年1月份,其合约销售金额为45.2亿元,同比减少32.66%;销售面积为25.29万平方米,同比减少44.43%。

  债务延期等手段只能延缓偿债时间,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债务问题,资产处置等措施能否将禹洲从债务泥潭中拔出,并将这本账“抹平”,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