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期未偿还债务近330亿元 蓝光发展“度劫”

刘伟2022-04-28 10:35:36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债务重组未能取得进展,围绕着蓝光发展的诉讼却不断出现。

  4月27日,四川蓝光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光发展”,600466.SH)新增一则开庭公告。

  在这起案由为票据追索权纠纷的案件中,原告为重庆市丰都县圆盛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被告为重庆和骏置业有限公司、四川蓝光发展有限公司等共计四家公司,案号为(2022)渝0109民初2461号。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财务暴雷以来,仅2022年4月,蓝光发展就因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处置、资产受到法院处置等多次进行公告。蓝光发展也在公告中提及,若上述行动被执行,将对公司持续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提及老东家,一位曾在蓝光发展任职的投资人士告诉记者,“蓝光(发展)是一家很优秀的企业,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属可惜。”

  其所提到“优秀”,是蓝光在2015年以后业绩规模很快能够跨越千亿元,但据媒体报道,未能如期支付平安的一笔数额相对不大的债务成为导火索,导致偿债发生挤兑以及一系列的债务逾期,这是其“可惜”之处。

  2021年至今,蓝光发展“引战”和债务重组的消息不断传出。最新消息显示,蓝光发展到期未偿还债务不断累积,已经接近330亿元。记者数次致电蓝光发展董秘办了解债务重组进展,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股份摆上拍卖货架

  4月25日,蓝光发展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所持公司部分股份拟被司法处置的提示性公告。

  公告显示,近日,蓝光发展收到控股股东蓝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光集团”)通知,获悉蓝光集团债权人百瑞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2022)豫01执634号《执行裁定书》。根据裁定:拍卖、变卖蓝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蓝光发展3.15亿股股票。

  截至2022年4月22日,蓝光集团持有蓝光发展股票14.6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8.40%。本次拟被司法处置的股票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额的21.47%,占公司总股本的10.39%。

  一方面是控股股东持有的股票被拍卖,另一方面是上市平台的债务不断累积。

  4月22日,蓝光发展连发3份公告披露债务问题。在债务方面,蓝光发展及下属子公司近期新增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27.4亿元。截至今年4月22日,公司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328.22亿元(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债务融资工具等债务形式)。

  蓝光发展称,受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环境、融资环境叠加影响,自去年年末至今,公司公开市场再融资受阻,经营性现金流回速放缓,公司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加之部分金融机构提前宣布到期,导致公司出现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的情况。

  此外,由于公司出现的流动性紧张及债务逾期,昆仑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珠海万和锦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4家与蓝光发展有合作的金融机构及合作方,依据公证处出具的已发生效力的执行证书及公证书,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涉及10.69亿元。

  蓝光发展表示,若法院对案件执行采取进一步措施,强制处置相关资产,则将会对公司持续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据记者统计,2022年4月,蓝光发展对外公告公司资产受到资产处置、司法拍卖等公告为7次,这也是其发生财务暴雷以来相关公告较为集中的一个时期。

  “很长时间没关注他们(蓝光发展)了,我们这边的圈子,已经放弃了对这家企业的业务。”成都一位曾与蓝光有过业务往来的人士告诉记者。

  债务化解至今仍无进展

  作为蓝光发展的控股股东,蓝光集团成立于1990年,下辖390余家控股、参股企业。产业布局覆盖地产、数字建造、互联网科技、饮品等业务板块。2015年4月16日,蓝光控股集团旗下蓝光发展在上交所完成重组上市。

  上市后的蓝光发展,在财务杠杆上不断加码。财报显示,从2016年末到2020年年中,蓝光有息负债规模分别为217亿元、302亿元、530亿元、568亿元、714亿元,净负债率分别为90%、91%、102%、80%、105%。

  2019年年底,风头正劲的蓝光发展还从华润请来了“操盘手”迟峰担任CEO。

  2020年初,迟峰上任后频频高溢价拿地。其中不乏一些三四线城市的高溢价项目,如4月以8.47亿元竞得河南南阳一宗地,溢价率122.9%;随后的5月、6月,蓝光在河南南阳、信阳分别以150.65%、148.54%的溢价率补充了土储。但盲目重仓三四线城市,反而为公司后续发展埋下隐患。

  财务危机很快就爆发了。2020年9月,蓝光发展将旗下生物医药板块的核心资产——迪康药业的全部股权,作价9亿元,转让给汉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汉商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10月,蓝光发展与平安的融资合作出现“违约”。2021年2月,又将所持蓝光嘉宝服务65.04%的股份,卖给碧桂园服务,总价达到49.64亿元。与此同时,由于市场未能回暖,上述提及的在三四线城市沉淀的资金迟迟无法抽出。

  2021年5月,蓝光又将无锡和骏房地产有限公司53.16%的股权以及成都天府新区的黑钻项目,转让给万科;2021年12月23日,蓝光发展旗下和骏实业及成都均钰计划将持有的重庆炀玖100%股权转让给金科,交易对价为1元。通过承债式收购在出售资产的同时能够降低公司负债约91.91亿元。

  2021年7月,蓝光发展总裁迟峰及首席财务官欧俊明提交书面辞职报告书,与之相对应的是,蓝光集团创始人杨铿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公司董事会改选杨铿之子杨武正为董事长。压在这位“95后”董事长身上的是高达数百亿的债务等待化解。

  今年1月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与2020年同期相比,蓝光发展预计2021年年度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将出现亏损,实现度归属母公司净净利润为-120.37亿元左右;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归属母公司净净利润为-112.73亿元左右。

  在此前公告中,蓝光发展表示,流动性阶段性紧张导致债务逾期,将会对公司经营和融资产生较大影响。为此,该公司正全力协调各方积极筹措资金,商讨多种方式解决相关问题。同时,该公司将在债权人委员会和持有人会等沟通协调机制下,制定短中长期综合化解方案,积极解决当前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以来,地产政策暖风频吹。到4月下旬,据媒体消息,央行召集6家国有银行、12家股份制银行及5家AMC机构举行专题会议,主要议题是不良资产处置和为房企纾困。首批12家纾困房企并不包括蓝光发展。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企业信用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01007092429550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