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股东紧急“输血” 绿地控股获30亿元借款支持

刘伟2022-08-10 10:26:38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绿地控股的国资股东终于伸出援手,紧急“输血”30亿元。

  8月7日,绿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地控股”,600606.SH)公告称,该公司全资子公司绿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地控股集团”)拟向该公司股东上海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地产”)、上海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城投”)分别借款 15亿元。借款期限两年,借款年利率为 6%,并由绿地控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以这种(借款)形式的合作尚属首次,之前都是项目层面的股权交易。”谈及此次交易,绿地控股董秘办一位人士对记者表示。

  一家金融机构总经理称,15亿元借款对绿地控股这样规模的企业来说,金额并不算多,但由国资股东提供的借款向市场释放了积极信号。

  “这种转变跟现在不少地方政府扶持几个民营企业的案例差不多,绿地控股毕竟是上海企业,也是需要上海国资来支持的。” 一位地产从业人士补充道。

  受该消息影响,绿地控股8月8日涨2.28 %,报收3.14元/股。

  股东轮流借款

  根据公告,鉴于上海地产、上海城投持有绿地控股5%以上股份,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梳理绿地控股历年发展路径可以看到,一直承担为绿地控股“输血”的角色的,是其第一大股东格林兰。从2016年开始,格林兰不断从外部金融机构借钱贷给绿地控股。

  2020年8月25日,绿地控股公告称,公司(含下属子公司)拟向格林兰借款不超过35亿元,借款期限不超过3年,可按需分批借入,借款年利率不超过 7.5%。

  同一年9月15日,向格林兰借款5亿元,借款期限不超过1年(含),借款年利率为6.5%;11月12日,绿地控股集团与格林兰签订《借款协议》,向格林兰借款1.9亿元,借款期限12个月,借款年利率为5.7%。

  之所以能够站在绿地控股背后扮演“输血”角色,源于格林兰不断的股权质押融资动作。

  最近的,2022年5月12日,绿地控股公告其第一大股东格林兰将所持有的绿地控股16亿股份质押给了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宁支行,占其所持股份比例44.7%,占绿地控股总股本比例12.52%,质押融资资金用途为支持生产经营。

  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格林兰累计质押24.086875亿股,占其所持股66.35%,占绿地控股总股本18.85%。

  不过,到2022年5月18日,绿地控股公告称,格林兰于2022年4月21日至5月18日期间通过上交所大宗交易系统累计减持公司股份2.3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2%。

  第一大股东的减持引起市场的关注,而此次借款人由第一大股东格林兰转为国资股东,引起更多的市场反响。“格林兰的融资渠道可能受阻,现在得靠大囯企。”优陶城总裁薛建雄告诉记者。

  国资股东借款受到关注的另一方面,是6%的借款利率。根据绿地控股此前披露的信息,2021年上半年度,公司整体平均融资成本为 5.61%。

  目前,绿地存续美元债,利率在5.6%~7.97%,其平均利率为6.42%;境内债方面,2021年1月,绿地控股曾完成发行两笔合计规模为26亿元的公司债,其票面利率达6.5%和7%。因此,此次6%的利率尚在合理范围内。

  债务破解加速度

  当前,绿地控股上市公司经营层面正在承受巨大的资金压力。

  截至2022年一季度,绿地控股货币现金656.85亿元,除去受限制现金,可用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95.15亿元。但同期短期借款达229.18亿元,应付票据302.9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达701.01亿元,诸项相加达1203亿元。货币现金显然无法覆盖短期负债。

  截至2021年末,绿地控股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83.7%;现金短债比0.81;净负债率91.6%,,脚踩两条,属于“橙档”。有息负债增速受到进一步限制。

  8月3日,绿地控股发布的2022上半年业绩快报显示,其营业总收入2047.36亿元,同比减少27.64%;营业利润94.61亿元,同比减少41.78%;利润总额91.34亿元,同比减少42.1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42.02亿元,同比减少48.9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43.78亿元,同比减少43.78%。

  今年以来,国内疫情多点暴发,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特别上海封控期间,绿地的经营受到严重影响。

  绿地方面此前表示,3月中下旬上海暴发疫情后对销售产生较大影响:全国50%售楼处关闭;合同销售额4月同比跌幅57%,5月跌幅继续扩大。今年上半年,绿地控股实现合同销售金额680.99亿元,同比下降58.5%。

  上半年房企的经营状况普遍不佳,各线城市库存高企。根据楼盘网数据:截至2022年5月底,按近6个月月均销售面积计,一线城市短期库存出清周期13.9个月;二线代表城市出清周期18.3个月,较2021年末延长4.9个月;三四线代表城市出清周期23.4个月,较2021年末延长6.1个月。

  而绿地控股的投资策略在当下市场环境下却显示出隐忧。2022年1月至6月,绿地控股无新增房地产项目储备;但2021上半年,绿地控股在三四线城市可谓重仓:三四线城市投资金额比重增长22.2个百分点至44.4%,投资建面比重超50%。

  跟许多房企一样,销售端承压之下,绿地也面临较大规模的境内外债务压力。

  5月27日,在一笔4.88亿美元债即将到期前,绿地控股寻求了该美元债持有人的修订和豁免同意。该笔美元债息票率6.75%,原于2022年6月25日到期。经修订后,美元债改为6月25日先行支付10%的未偿本金,剩余部分在2023年6月25日偿还。

  截至目前,绿地控股仍在存续的美元债有10笔,合计规模37.7亿美元。当中,年内将有4笔合计规模14.2亿美元债到期。其余的也将于未来三年到期。

  距离最近的一笔,“GRNLGR 7.974 08/10/22”美元债,就将在2022年8月10日到期。这笔美元债由绿地发行于2021年12月10日,发行规模3.5亿美元,票面利率7.97%。因此,上海国资股东此刻对绿地提供30亿元借款,也可以认为是一种紧急驰援。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企业信用

绿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房企500强品牌价值房企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0006311370032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000132206289R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