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房业主喊“我们要回家”:环京一大型项目延期交房近1年

李叶2022-04-27 09:46:07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来到涿州铂悦山施工现场的业主们产生了更深疑虑。

  4月23日,是涿州铂悦山二期开放日,业主们在项目上并没有看到大干快上的场景,“距合同约定的交房日期已经过去快一年,现在工地上的施工人员也没几个,照这个进度,何时才能完工?”

  业主们口中的涿州铂悦山项目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涿州市琉璃河107国道东,京港澳高速琉璃河检查站东侧,是典型的“环京项目”。根据项目宣传,涿州铂悦山总规划约600亩,具备开发资质的约365亩,建筑面积约54万平方米,项目分为三期开发,规划建造40栋楼,可满足4090户住户居住。2020年,涿州铂悦山售罄。

  按照合同约定,出售方应当在2021年8月31日、2021年10月31日前分别向一期、二期买受人交付该项目商品房。到了原本约定的交房日期,业主们却陆续接到延期通知,项目一期被延迟至2021年12月交房,后来又延期至2022年6月30日交房;二期则延期至2022年10月31日交房。

  “即便已经延期将近1年,以项目现在的施工进度也很难保证不会继续延期下去。”业主王可可告诉记者,施工现场一直只有零星的工人,开放日说来了60个工人,我们看到的也只有十来个而已。

  更令业主们担心的是,“现在有新闻报道表示这个项目的开发商存在资金链紧张;同时,我们也发现涿州铂悦山项目存在预售资金未足额存入监管账户情况。”

  记者了解到,涿州铂悦山开发商为涿州长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涿州长隆”)。企查查显示,涿州长隆成立于2017年11月,由隆基泰和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基泰和置业”)和河北长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分别持股80%和20%,隆基泰和置业有限公司则是隆基泰和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基泰和”)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魏少军。

  4月24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就业主们担心的问题,致电涿州长隆及隆基泰和置业,其中,涿州长隆预留电话提示为关机状态;隆基泰和置业方面的几个预留电话则均无人接听。

  随后,记者两次致电涿州市住建局,接通后均无法听到声音。

  在业主帮助下,记者得到涿州市住建局一名柴姓工作人员联系方式,不过电话拨通后便被挂断。

  延期中的项目与业主

  项目是否持续延期,是盘旋在业主心头挥之不去的疑问。

  记者了解,目前距离开发商再次承诺的项目一期、二期最终交房日期分别只有2个月和6个月。一期的外线、消防、电力、燃气、窗户、绿化等仍未完工,二期仅完成主体结构及二次结构。

  “4月3日,有业主用无人机航拍了整个项目,工地上并没有施工迹象。我们平时来项目上看,也只有零散几个工人。”一位业主代表告诉记者,4月23日,本来是项目二期的开放日,我们带着希望查看工程进度,结果看到施工现场就十几个工人,与项目负责人说的来了60个工人差得远呢。

  “这种情况跟停工有什么区别?我现在合理怀疑项目一期在今年6月30日无法交房。”王可可表示,我们现在一边租房、一边还贷款,压力很大。

  项目延期,给业主们带来的烦恼不只是居住上的不便。

  “项目的业主中有‘北漂’,也有涿州当地人。”另一位业主代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老百姓来说买套房子并不容易,虽然是环京项目有不少家庭掏出了“6个钱包”,现在因项目延期导致夫妻吵架、小孩离别的事情较多,有的业主甚至想走极端。

  在北京丰台区小屯路上班的林岚是一个单亲妈妈,由于经济条件有限,涿州铂悦山项目离上班单位比较近,且在销售初期宣传将会引进幼儿园、小学和初中,所以选择了购买此处的房子。

  林岚在接受采访时候表示,我购买的是项目一期,购房时间是2018年,合同约定会在2021年8月交房。到了2021年8月,正当林岚满怀希望可以收房时,东北老家却收到了开发商邮寄的延期至年底交房的通知,此后,交房时间又顺延到了2022年6月30日。

  由于项目延期,林岚只得让孩子离开自己回东北老家读书。

  业主齐德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十分抗拒,认为“又是开发商派来的骗子。”

  林岚告诉记者,齐德龙原先建业主维权群时曾被骗过,现在觉得一切想了解业主情况的人,都是骗子。

 预售监管资金争议

  “停工最主要的问题其实还是开发商资金链问题。”业主石强介绍,业主买房的钱没有全部进入监管账户。

  4月18日,石强通过河北省网络问政平台《阳光理政》留言想要了解涿州铂悦山项目资金监管问题。4月22日,涿州市住建局在回复中明确表示,“经核查,铂悦山项目开发企业未严格落实预售资金监管规定,未将预售资金足额存入监管账户,为此,按照相关规定,我局一是责令整改,二是移交房地产执法部门对其违规行为做出相应处理。”

  业主们表示,监管资金未被监管,之前的损失已经造成,后续的整改无异于“亡羊补牢”。

  此外,业主们对于开发商此前所称“由于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也持怀疑态度。

  2022年1月5日,涿州长隆回复了一则《关于涿州铂悦山施工保障措施的说明》。说明称,一期合同约定最早交付日期为2021年8月31日,二期合同约定最早交付日期为2021年10月31日。但是,由于大气污染治理政策性停工、新冠肺炎疫情等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项目不得不停工;因此导致项目工程顺延,一期交付日期调整为2022年6月30日,二期交付日期调整为2022年10月31日。

  有业主代表认为,根据《关于涿州铂悦山施工保障措施的说明》,在建期间停工信息附表里列出受到停工影响的时间周期为2018年10月19日至2021年3月3日。实际情况为涿州铂悦山一期工程的原承建方中建二局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于2019年12月因被开发商拖欠款项停工退场,其款项于2020年5月才进行结算。2020年6月新承建方江苏新龙兴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进场施工,期间停工期达6个月,应属于开发商过错导致停工。

  在业主向记者提供的一段拍于3月18日的视频中,施工现场门外一名工作人员在与业主交谈的过程中表示,“开发商还拖欠着我们承包单位钱呢,我们工资还没发。”

  “同时,根据涿州各级大气防治条例及工作实施方案的治理与管辖范围为市县区建成区域,结合河北省政府、保定市政府与涿州市政府划定的市区建成范围,涿州铂悦山小区项目所在的地理位置挾河村不在市区建成范围内。”上述业主代表表示。

  就上述问题,记者致电涿州长隆、隆基泰和以及涿州市住建局了解情况,均未获得相关信息。在业主帮助下,记者得到涿州市住建局一名柴姓工作人员联系方式,不过电话拨通后便被挂断。

  “保定一哥”的资金困局

  除了涿州铂悦山项目被爆延期交付外,业主反映隆基泰和位于河北省高碑店市、保定市、邯郸市、沧州市,及河南省许昌市、四川省成都市、陕西省西安市和西咸新区等多个城市的多个项目,在近一年也出现了停工、延期交付甚至多次延期交付现象。

  2022年3月15日,据保定隆基泰和官微,隆基泰和位于全国14个城市的99个项目已实现复工。不过,涿州铂悦山业主们则表示,3月并未看到复工迹象。

  不少业主质疑,多个项目陷入维权争议中,这与隆基泰和资金链紧张不无关系。

  去年以来,隆基泰和子公司被媒体报道出商票逾期拒付和到期不付等问题,从2021年12月23日开始至12月27日,据商票兑付平台信息显示,隆基泰和逾期未兑换商票信息共33条。另有持票企业反映称,自己库存内的14张隆基泰和商票逾期未兑付,合计81万元。

  2022年4月21日,隆基泰和再次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425971元,案号为(2022)冀0684执1562号,执行法院为保定市高碑店市人民法院。

  据企查查,隆基泰和置业有限公司涉司法案件 224 起,有被执行人记录 17 条,被执行总金额 1482.24 万元;有裁判文书记录 151 条,案件总金额为 6521.22 万元,企业作为被告的文书占比 50.41%,涉案案由为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的案件最多。

  从全国范围来看,隆基泰和并不是一家知名度太高的房企。不过,在河北人眼中,隆基泰和曾一度有着“保定一哥”之称,知名度不亚于华夏幸福和荣盛发展。资料显示,隆基泰和成立于1995年,集团拥有房地产、商贸、工业等35家分、子公司。2012年,隆基泰和就实现了销售收入493亿元;截至2012年12月,其总资产376亿元,员工22403人。2020年1月9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中国500强民营企业》, 隆基泰和以市值235亿元位列第315位。

  对于隆基泰和出现的资金紧张及一系列问题,有媒体将症结归结为“错误的研判和扩张”。

  2020年是疫情最为严重的一年,但偏居河北一隅的隆基泰和在此时决定走向全国,并斥资70亿元在西安、成都和石家庄等城市公开土地市场拿了6宗宅地。

  这一年6月,隆基泰和还与上海爱建信托进行了合作签约,双方将在房地产融资业务、代建合同等领域展开合作,首期合作规模预计达到100亿元。这或许意味着隆基泰和迅猛扩张的背后,除自身造血能力外,也会借助部分资本支持。

  此后,随着房地产融资渠道的收紧,这种“左手融资,右手拿地”的方式或难以为继。

  业绩方面,克而瑞数据显示,2021年隆基泰和全口径销售额224.8亿元,较过往出现“腰斩”情况。2020年,其销售额为501.2亿元;2019年为420.4亿元。

  隆基泰和正在经历一场资金困局。不过,房企研判的失误不应由购房人来买单。

  (应受访者要求,受访者均为化名)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