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下的土地乱象:广东东莞村镇土地开发调查

崔军民2022-03-24 09:54:48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都不要去买他的肉。”

  一位村干部在其庞大的熟人社会中的喊话,一语成谶。也成了村民麦银洪厄运的开始。

  在村子里以开肉铺为生的麦银洪,一干就是30年。到了2017年,生意实在做不下去了,不得不关闭肉铺。麦银洪一家人陷入了生活的洪流。

  麦银洪一家人的命运与其世代生息的土地有关。因其对土地征收不满而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上述村干部以如此方式掐断了他的财路,一家人的生活从此跌宕起来。

  麦银洪是广东省东莞市道滘镇蔡白村白路组村民。全村共有6个村民组。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白路村民组每人能拥有1.4亩田地。如今,仅白路村民组,已有上千亩土地流失。土地快占完了,可村民未能获得相应的土地补偿。土地是如何流失的?村民们并不知情。麦银洪从2016年开始,无数次实名举报和信访,都石沉大海。他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土地流失

  麦银洪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至2016年,大约24年的时间里,村子里的土地以租赁形式慢慢被占用。或建了厂房,或修了道路,或用于房地产开发。在这段时间被占的土地,村民没得到分文的土地租赁费或土地补偿。随着一份份申请政府公开的信息,麦银洪才知道,那些在多年前被租赁的土地都早已由集体土地变成了国有土地,甚至好多地上建筑物都已取得了国有土地使用权。

  麦银洪称,按照当时租赁土地的口头约定,村子里每人每年1200元的土地租金,租期为50年。无论当时村民是否同意,种在田里的庄稼一律被铲平。

  直至24年后的2016年,继续征收蔡白村白路村民组的土地,被麦银洪拒绝。紧接着,他到蔡白村委会、道滘镇政府以及东莞市政府相关部门,要求追回那24年的土地租赁费用,并要求查明蔡白村白路村民组在24年中被征收了多少土地,被多个部门统一回复“统筹土地671亩。并且征地补偿款已从前期的每亩1000元、2000元、4000元不等的价格,到每亩6500元。前期已征用的土地,也按6500元的价格补差额给了村民。”这些回复在麦银洪看来,都是造假。因为在这24年当中,尽管土地征收或流转租赁了不少,却没有一个村民拿到土地租赁款和征地补偿。

  土地被占了,村民没有获得分文补偿,而且白路村民组剩余的土地还在继续不断地被征收,蔡银洪从卫星图片上用笔勾画了一片,他所划的那片土地全是建成了企业厂房。这些地块曾经都是耕地和鱼塘。他针对这片土地上的企业用地,向多个部门申请了信息公开,要求公开这些地块的“一书四方案”等相关信息。也从此,麦银洪拉开了马拉松式的土地维权之路。

  从麦银洪提供的上述地块相关信息来看,东莞市国土局大约在上世纪90年代末,以土地出让形式,分别出让给了东莞市东发汽车修配厂、东莞市贸易发展公司、东莞市东发集团钢材夹板保税仓库、东发燃料公司加油站、道滘镇房地产开发公司等多家企业若干地块。按照协议书显示,大约占地180亩,分别占用了耕地、非耕地。之外,还有东莞市港口大道道滘镇蔡白段占地等。上述被占地块均不存在“一书四方案”等相关信息。并在上世纪90年代末以每亩4万元至7万元不等的地价出让。

  值得一提的是,在征地协议中显示,“土地补偿款属被征地单位集体所有,专项用于发展生产和公益事业,妥善安排被征地农民的生产和生活。”而且,土地款均已在当时支付完毕,并支付给了东莞市道滘镇蔡白管理区(蔡白村委会前身)。土地款约1000万元。不过,对于集体土地什么时候变成了国有土地?村民谁也说不清楚。

  少批多占背后

  麦银洪维权的十多个地块,还涉及道滘镇中心小学蔡白分校占地。在多年的征收土地过程中,村民认为也只有该地块使村民得到了相应补偿。不过,有材料显示,该项目占地62亩。但有村民从多个部门申请的公开信息来看,占地为82.8亩,而该地块在审计报告中则显示为100亩。一个地块出现了多个数据版本。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还了解到,该地块实际上于2021年开始征收,但早在2015年,就有村委会的相关人员听到该地块即将被征收的消息,个人投资数百万元,并以每亩10万元的价格,把该地块从数十位村民手头上流转到了个人手里,与村民签订了《农田使用转让协议》。然后,再通过蔡白村委会以每亩30万元的地价出让给道滘镇政府相关部门,并从中获利上千万元。

  有关蔡白村委会在土地领域涉嫌的贪腐问题,麦银洪列举了多个事实和证据,并曾向东莞市信访局、东莞市农业农村局等多个部门举报,被告知“经我局扫黑除恶领导小组专班研究,认为举报的内容不属于涉农领域涉黑涉恶的情况。”他向东莞市纪检部门多次反映和举报,每一次决定受理后,都是石沉大海。

  不只是道滘镇蔡白村。记者在望牛墩镇调查时了解到,该区域恒大江湾住宅项目,材料显示占地100亩,并由农用地园地转为住宅开发用地。但在开发协议中该地块显示为280亩。被多占了180余亩。且土地使用费按280亩计付。有关该项目占地补充方案,显示“在我镇购买的有偿受让耕地占补指标中解决”,其他项全为空白。村民质疑,用地指标也存在造假嫌疑。

  土地款“分流”

  在望牛墩镇,2021年6月底挂牌出让的一宗100亩地块,属于保利阅江花园项目,土地出让以起始价14.3亿元摘牌。

  记者注意到,该地块土地出让款,仅在东莞市政府扣除相关税费已达9亿多元,由东莞市财政局划入望牛墩镇财政分局大约为4.8亿元。然后,镇财政再按5∶5的比例划给了杜屋村委会,大约2.4亿元。村委会再以5∶5的比例分给村民,大约1.2亿元,但实际上,杜屋村村民只分配红利仅5.1万元,约占1亿元。也就是说,保利阅江花园项目,杜屋村委会获得的大约2.4亿元的土地款,按材料显示,仅有1亿元分配给了村民,1.4亿元留给了村委会。按照分配方案,应当分配给村民的5.1万元红利,村委会再从每股中扣下约900元,大约占200万元。当村民问及此款情况,被告知“用于投资理财或购买基金了”,村民告诉记者,村委会从来没有因为村子里的投资理财或购买基金而分过分文红利。

  记者在东莞还走访了房地产开发地块丽水佳园住宅项目和新里程项目。其中,丽水佳园住宅项目大约于2010年开发,根据申请公开的“一书三方案”显示,征地款为1196万元。材料显示的新里程项目元的征地款为302万。村民指认,这些款项均没有出现在政府组织的《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报表》中。这被村民解读为,“这些巨额资产涉嫌挪用、贪污。”

  不仅如此,在东莞的征地过程中,征地批文显示的有关被征地农民的社保问题,都已妥善解决,但记者调查走访的所有征地地块,材料显示均已把这笔资金划入了相关村委会的相关账户,没有给哪个村民缴纳社保金。

  3月4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致电东莞市人社局养老保险科,工作人员回复,目前只是文件出台了,但东莞还没有真正落实。对于留存在“被征地农户养老保障过渡户”的钱,将会逐步发放给被征地农户个人。

  城镇化下的土地黑洞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注意到,东莞市农村经济主要是经济联合社发展模式。所谓经济联合社,据百度百科的解释,就是由农村经济合作社联合组成。农村经济合作社是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规定设立的村集体经济组织。

  据记者了解,东莞市各个镇下属的各个村子,大约于2005年成立了经济联合社。大约在这一时期,对各村土地资产进行了统筹,并列入了各个经济联合社的股份资产。该组织的收益在扣除相应费用后,以福利形式向有配股资格的村民发放红利。

  不过,在麦银洪看来,土地被占完了,除了上述道滘镇中心小学蔡白分校占地,村民分得一些红利,以及村子里建设的厂房对外出租能按股份每年分得600元红利之外,村民从来没有得到过其他补偿。

  麦银洪从一份份申请政府公开的信息中发现,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至2016年,大约24年的时间里,被占的上千亩土地,均没出现在由道滘镇政府审核的2018年《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报表》之中。

  麦银洪还从申请公开的信息里发现,村子里一块块被卖掉的土地,巨额补偿款流向了村委会或经济联合社等基层组织。其中,有一笔征地款约4997万元流向了“东莞市道滘镇蔡白村劳动服务站”在东莞银行道滘支行开户的银行账户。另一笔征地款约565万元流向了“东莞市道滘蔡白诚信供水管理服务部”在东莞农村商业银行蔡白分理处开户的银行账户。针对这一笔565万元征地款,东莞市道滘镇农林水务局于2021年10月20日回复麦银洪:“该笔款项至今仍在蔡白经联社银行账户暂未使用”。

  另外,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通过工商信息系统查询,未能查到“东莞市道滘镇蔡白村劳动服务站”的任何信息。

  村子里一块块被卖掉的土地,巨额土地补偿款仍在蔡白经联社银行账户“沉睡”的回复,受到村民质疑。

  在望牛墩镇杜屋村,也有村民同样质疑。有村民问询村委会,被告知“用于投资理财或购买基金了”,但村民告诉记者,村委会从来没有因为村子里的投资理财或购买基金而发放过分文红利。这些资金到底有没有仍在这些账户?记者未能获得更多信息。

  当前,城镇化建设如火如荼,城乡接合部地区的征地拆迁、土地流转、“三资”管理中因制度漏洞、监管缺失而导致的基层腐败问题,依然存在。

  以M市纪检监察部门2014年上半年的数据为例。M市纪检监察信访举报部门接受群众信访举报4341件次,其中署名举报2172件次,占信访总量的50%。其中,涉及农村干部的信访举报占检控类的37.4%,农村干部的信访举报始终是各类被反映对象中最多的。举报重点领域包括村级财务不公开、村干部存在侵占集体财产、征地拆迁款、上级拨付款等情况。还包括农村老信访户不断重复信访、涉及多年的农村用地、征地拆迁、股权分配、财务管理等问题。

  从查处案件的情况来看,土地拆迁工作由于涉及面广、环节众多,资金投入量大,极易产生腐败行为,案件多发易发,窝案串案频发。由于征地拆迁工作的环节从村一级延伸到区一级,而且涉及多个职能部门,因此该领域案件多为窝案串案和连环案。

  一个突出的现象是,群众往往对“小官大贪”腐败现象“有感觉”“有反映”,但“无线索”“无证据”,难以为办案提供有效帮助。村级干部的贪腐,作案手段多元,更趋隐蔽复杂。

  据2019年广州市白云区纪检监察机关数据显示,该区上半年立案204件,同比增长156%,其中查处村社干部65人,同比增长103.1%,向公安机关移交线索30条,涉及110余人。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于3月4日将采访提纲发给了东莞市道滘镇政府,对方电话回复记者“我们尽快向领导汇报,并尽快给予记者回复。”但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回应。

  就在3月2日,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获得权威消息,经东莞市委批准,东莞市监委对东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局长谢晓明严重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经东莞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东莞市委批准,由东莞市监委给予谢晓明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法所得;将其涉嫌职务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这则消息,对麦银洪来说,或许是一缕曙光。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