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宇航:培养未来建筑领军人才是我的职责

许倩2022-11-10 13:39:59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编者按

  1992年,理想照耀现实,无论庙堂之上,还是江湖之远,对于中国经济,对于中国房地产,对于中国企业家,都是一个龙门陡开、充满希望的创造创业年份。

  30年筚路蓝缕栉风沐雨,中国房改、人民安居以及房地产市场主体的企业——成就一堆堆,往事一幕幕,燃灯者一个个。

  这一年,中国房地产报应运诞生,30年来看尽中国人居、中国城市喷薄而出的向上力量和繁荣昌盛,看见中国房地产企业和行业由无到有、由小到大的奋斗成就,我们一路同行鲜活报道行业的光荣与梦想,我们一路同行走入脱贫攻坚、抗击疫情和乡村振兴的现场,看见企业向善而生公益至上的行动与担当。

  站在未来,中国房地产报推出《向未来·再出发——人居改变中国30年大历史》大型新闻主题报道,全面深刻地记录和复活中国人居事业30年行进这段光荣与梦想的特大历史,重新思考,汇聚智慧,相信未来,再次出发。

  “培养建筑界的领军人才”,这是此次访谈中孔宇航说的最多的话题。他说,为国家输送建筑人才是他的职责。

  孔宇航曾经是天津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教授,并担任多个社会职位:UIA-HYP杯国际大学生建筑设计大赛组委会主席、国际建协竞赛委员会(UIA- ICC)委员,亚洲建筑师协会建筑教育委员会委员,全国高等学校建筑学专业教育评估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建筑学学科评议组委员等。

  他也是我国著名的学者、建筑师,曾在美国学习工作多年,师从于彼德·艾森曼(PETER.EISENMAN)、丹尼·李伯斯金(DANIEL.LIBESKIND)、拉菲尔·莫奈尔(RAFEL.MANEL)、查里·葛瓦西米(CHARLIE.GWATHEMEY)等国际著名建筑师。

  现在,他更愿意将自己定位为一名建筑教育工作者。1994年,他毅然回国参与祖国建设,他认为在那个改革开放、万物复苏的大时代,国内建筑业的发展机会非常大。回国后,他一直坚持建筑创作,进行了大量的建筑实践,带领学生参加各种类型的建筑探索,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建筑人才。

  在天津大学和大连理工大学任职期间,他屡获国家与省部级教学与设计奖项。由于突出的建筑教育成就,荣获中国建筑学会(ASC)颁发的中国建筑设计·建筑教育奖。

  访谈约在一个周五下午,天津大学水利馆。这所曾被誉为“东亚先进”的水利馆,曾接待过周恩来、十世班禅、屈武等领导人视察;并先后为土建、机械、动力等含有水利学课程的天津大学院系提供教学实验数十种。

  孔宇航从距此不远处的天津大学匆匆赶来,略有些花白的头发,金属边框眼镜后有着一双充满睿智的眼睛;他语气温和、从容而自带威严。他告诉记者,下午还要参加一场学术研讨会,采访时间不能太久。

  这次访谈从1992年说起,那是一个中道遇阻又凿穿铁壁的年代。当时中国所面临的是国内现实经济生活中诸多矛盾的考验,以及改革开放推进到更深层次后,在社会意识形态上面临的挑战与困难。那一年春天,邓小平南方谈话冲破了关于市场和计划争论的框框,“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南方谈话”精神已成为引领一代改革人前进的号角。

  那一年,不仅是中国企业蓬勃发展的一年,也是中国房地产巨头集体井喷的一年。“我们这代人受益很大”,孔宇航回忆道,这一时期对于建筑师、设计师而言是一个“黄金时代”,建筑业全面拉开深化改革的大序幕,创造了改革开放后的建设黄金期。

  数据显示,1978年全国建筑业完成增加值138.9亿元,占GDP比重为3.78%;1992年,建筑业增加值占GDP比重突破5%,达到5.21%;2009年以来,建筑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始终保持在6.5%以上;2017年,建筑业增加值达到5.57万亿元,比1978年增加5.56万亿元,年均增速16.6%。

  1993年,全国建筑业企业总收入为3187.22亿元,2017年达到19.42万亿元,是1993年的60.9倍,年均增长18.7%。

  那是一个随便做个项目就可以赚到盆满钵满的时代。现在,建筑行业早已经过了粗放式、不顾一切赚钱的“投机”期。

  “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怎样创造一个良好的人居环境,不仅要考虑每家每户生活的充裕空间,更要对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人类生活环境负责任。对于大学老师做建筑设计而言,是有一定社会责任在其中的。”孔宇航说。

  孔宇航设计的建筑作品。葫芦岛市昱榕酒店,获得辽宁省2010年度优秀工程勘察设计一等奖。

  从事建筑教育的同时,他还进行设计研究与学术探讨。几十年工作中,他主导过多个城市的建筑规划与设计,研究、推进非线性有机建筑、传统营建文化智慧、当代转译与重构。

  为何要研究非线性有机建筑?孔宇航说,在20世纪的最后20年间,中国城市建设高速发展,曾被建筑评论家及公众抨击的现代主义“方盒子”建筑不但没有在中国各主要城市中心区销声匿迹,反而以其特有方式向城市边缘带蔓延,造成生态系统失衡和城市景观雷同,非但没有改善人居环境、提高生活质量与品位,而是造成土地资源浪费、城市总体形象机械单一等一系列问题。

  他认为,主要原因是中国现有的建筑理论体系与设计方法手段还未脱离工业时代的传统与习惯,本土建筑理论与实践尚未成熟与完善;中国建筑界普遍缺乏整体的环境观,缺乏与自然共生和谐相处的生态意识。

  2001年,他作为国家留学基金公派高级访问学者曾到芬兰、法国、荷兰等国进行建筑考察与研究,深感中国建筑实践与理论研究与国外之差距。由于对中国现时期建筑理论、建筑实践、建筑教育有比较清晰的认识,遂着手研究中国本土建筑设计理论与方法。

  “非线性有机建筑主要探讨是在后工业时代对有机建筑的发展趋势以及相关理论与设计方法的研究。”孔宇航解释道,研究后它是为了帮助人们找寻一种与理想的人居空间,与以往的建筑相比它与大自然的结合,不单单只是一种形式上的互补,更强调的是一种由内而外、由大地到建筑,具有生命价值意义的人居环境。

  因为,构建最美好的人居环境、培养未来建筑领军人才是他的座右铭,也是他的职责。

  对  话

  孔宇航:最关心建筑教育,做建筑设计要对人居环境负责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孔宇航

  中国房地产报:1992年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的历史大年,很多行业、企业、人物是从这一年后走上发展繁荣之路。在您的人生时间轨迹里,1992年有着怎样的意义?

  孔宇航:1992年是中国市场经济走向繁荣的开端,因为市场经济在上世纪80年代刚刚启动;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后,把一个原有的相对比较静态的以计划经济为主的经济机制,转向市场经济,并逐渐走向繁荣。中国房地产业也是从这一时期启动,各个城市大量新建住房喷涌而出,形成了此后整个城市建设高潮的起点。

  这一时期对于建筑师、设计师而言也是一个“黄金时代”,我们这代人受益很大。从1992年到2012年甚至更长一些到2016年、2017年,中国建筑建设面积、城市边界的增长、扩容,在世界历史上都是少有的。

  无论是对于中国改革开放还是城市建设,1992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节点,其影响深远。可以说,中国之所以能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老百姓住房条件之所以发生巨变,人均居住面积从上世纪90年代的十几平方米增至现在的40平方米,1992年都是一个重要历史节点。

  中国房地产报:对于这30年大历史,您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孔宇航:这是一个变革期,是中国从相对比较封闭的时期转向改革开放、经济繁荣、国家走向成熟机制的很重要的一个转折期。

  中国房地产报:作品往往代表着个体思想与社会化倾诉,在这几十年工作中,您主导过多个城市的建筑规划与设计,并研究与推进并非线性有机建筑、中国传统建筑当代重构,您主要希望通过作品向社会表达什么?

  孔宇航:我一直是大学老师,同时也从事建筑设计。大学老师做设计是带有一定理想性的,我们做的项目各种都有,包括住宅、文化建筑、图书馆、宾馆等,但我们做的建筑是带有一定研究性质的,不仅仅是一种商业活动。

  我认为,中国建筑发展实际上是有规律的:初期,整个中国处于生存状态,这时候只要“有”(建筑)就行;随着时代进步、国家发展,仅仅“有”是不行的,应该考虑怎样提供一个良好的人居环境,不仅要考虑每家每户生活的充裕空间,更要对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人类生活环境负责任。对于大学老师做设计而言,是有一定社会责任在其中的。做设计,还要强调最新的建筑理念、要有概念,在概念基础上再与甲方去沟通、政府去沟通;老师做设计与设计院做设计还是不一样的。

  中国房地产报:具体到作品本身您的期待是什么?有哪些遗憾,为什么?

  孔宇航:我们在很多城市都做过作品如大连、云南、福建等,最满意的作品还是要遇到一个很好的甲方,尊重建筑师的意图,能够很好的去沟通,这样作品的成功率就比较高。所以,一个作品的成功不仅仅在于建筑师个人的理念、设计能力,而在于多方的协调,包括甲方、施工方;还要有充裕的时间去推敲,才能成就高质量的作品。

  对于委托方而言,要能充分信任你,最可怕的就是外行乱提建议,现实是这种情况很普遍。通常我们会去说服甲方,让他们知道怎样才能更好地表达作品的实用要求和社会要求。

  中国房地产报:您是建筑师,也是杰出的建筑教育工作者。您认为,理想的建筑教育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

  孔宇航:培养国家栋梁,大学教育就是要为国家输送卓越的人才。对于建筑学院而言,就是要输送卓越的建筑人才。我们的主体责任是培养学生,所以怎样把最新的教育理念、最新的国际学术思潮、各个不同跨学科的知识融会贯通,使学生一方面能掌握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一方面开拓其设计创新思维,是我作为一个大学教师应该做的事情。培养社会责任意识与未来行业领军人才,这是我们大学办学培养学生的一个宗旨。

  中国房地产报:目前,国家在推动城镇化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应如何为人们提供更好的生活与居住环境?

  孔宇航:目前,中国已经进入城市更新的重要时期,城市发展从增量时代进入存量时代。在高速发展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中国建筑整体质量不高,会影响老百姓的生活品质,我认为现在的几个重要命题应该是怎样进行城市更新或者说是既有建筑更新?做新的设计的时候怎样强调中国传统文化,或者说是文化复兴?未来的乡村振兴应该怎么做?这几个方面是目前建筑师或者大学教育工作者应该重点关注的议题。

  中国房地产报:您个人喜欢什么样的居所?

  孔宇航:喜欢什么样的居所不一定真的就能住到这样的居所。我当然是喜欢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有很好的人文氛围的居所环境。现在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不同的是,我们在居住环境上有了选择性,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房子。

  中国房地产报:与过去30年相比,您觉得下一个阶段设计与居住会呈现哪些新特点?

  孔宇航:未来经济发展中,之前那种粗放式的发展会慢慢越来越少,质量的提升才是更重要的,包括房地产品质、人文居住环境的提升,这是一个系统性工程,不仅仅是建筑本身。随着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人们的生活需求会向高品质空间与环境质量诉求发展,建筑设计也应该向这些方面发展,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诉求。

  中国房地产报:您现在最关心什么?

  孔宇航:建筑教育。在经济不再持续高速发展而是走向平稳的情况下,怎样培养建筑学、城乡规划或者风景园林的学生去适应未来的市场和社会需要?大学教授最关心的就是现在培养的人才如何成为未来的国家栋梁,如何发挥作用。

  中国房地产报:您的座右铭是什么?为什么?

  孔宇航:构建最美好的人居环境,培养教育卓越的学生、领军人才,这也是职责所在。

  中国房地产报:过去五年,您最大的改变是什么?未来五年,您自己的最大期待是什么?

  孔宇航:过去五年,我一直在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希望我们学院能在国际上很有影响力,学院老师能够培养一批优秀的学生,这也是过去五年我一直在做的事情。未来,我会更深度地了解建筑的内涵,培养更多杰出的学生,从事有益的社会活动。

  中国房地产报:未来五年,您想对国家说什么?

  孔宇航:希望国家繁荣富强。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