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雷与拆雷 混改中的一对难兄难弟

曾冬梅2020-09-09 09:26:33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短短两年时间,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房集团”)、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投集团”)相继上演了高管涉案、债务危机凸显、央企进入又离场的曲折故事,堪称混改路上的一对"难兄难弟"。在短期内引入强援无望的背景下,这两家企业不得不奋力自救,今年以来,为了拆雷,高层换血、控制权变更、管理变革、资产处置等动作轮番上阵。

  9月2日,云南城投集团50亿元公司债券获上交所受理。在金融领域有着丰富从业经验的新任董事长杨敏在上任的4个多月时间里,马不停蹄见了十多家金融机构。再加上新股东的信用背书,上半年,该公司保住了国内AAA的评级,所有债务按期兑付。

  天房集团的处境则要艰难许多。虽然也重新组建了领导班子,但积重难返,8月份旗下子公司天津市房地产信托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房信托”)暴雷,“16房信01”有2亿多元的债券本息无法按时偿付。融资对天房集团而言已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子,自救的希望在于变卖资产,9个子公司的产权被挂上了天津市国资委的转让栏目。

  云南城投的评级保住了

  算上这笔50亿元的公司债,今年以来,云南城投集团已经披露了三笔、总额为205亿元的公司债发行计划,超过了2018年和2019年150亿元的总和。这其中,有两笔、共170亿元的公司债是杨敏上任后才提交注册的。

  2020年4月30日,来自保利集团的卫飚卸任董事长一职,杨敏与李家龙临危受命,分别担任了云南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及党委副书记、总裁、副董事长。杨敏历任云南城投集团副总裁,富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长、党委副书记、行长,云南省国资委副主任(正厅级)、党委委员等职务。

  具备金融行业从业经验的杨敏肩负着重新打通云南城投集团融资渠道、维护信用评级的重任。到任2周后,杨敏便与李家龙带着相关部门负责人到兴业银行昆明分行进行融资合作的交流。截至8月初,他已经见了十多家金融机构,包括四大国有银行,浦发银行、交通银行、富滇银行等股份制银行,以及申万宏源、光大证券、中金公司等机构,意在推动云南城投集团与这些金融机构在传统融资,以及债券、资产证券化产品等方面的合作。

  从目前来看,这些沟通还是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成效。除了安排两笔共170亿元的公司债外,云南城投集团还争取到了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云南省分行50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

  根据杨敏在一些公开场合透露的信息,上半年,云南城投集团各产业板块生产经营总体向好,财务指标均有所改善,获得注资近75亿元,资产负债率持续下降。金融信用也得到了有效维护,信用评级仍然维持国内AAA,所有债务按期兑付。

  天房集团子公司暴雷

  2020年上半年,天房集团依然奔波在应对各种债务纠纷的路上,但该爆的雷还是一个都没少。8月25日,天房信托在公告中透露,由于现金流短缺以及筹融资渠道受限等原因,无法按时偿付“16房信01”本期债券利息及回售本金,涉及回售金额2亿元,利息1580万元。据了解,这是天房信托首次出现债券违约,目前该公司还在存续期的债券有7只,存续规模约36.59亿元,主要集中于2021年到期,偿债压力不小。

  第二天,中证鹏元便决定将天房信托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C。

  天房信托是天房集团全资控股子公司,天房集团对该公司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只不过,目前的天房集团已是自顾不暇,由于未披露2018年和2019年度审计报告,天津证监局已对其出具警示函。而早在2018年8月,中诚信证评便已将18天房1A、18天房1B列入可能降级的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因为债务纠纷,天房集团持有的天房发展13.53%股份在上半年曾全部被司法冻结。截至9月2日,该公司今年已有8个被执行案件,涉及金额约33亿元,其董事长姜义、董事王振宇也被限制高消费。

  自救之路 道阻且长

  相似的发展背景以及经营挑战,令这两家企业的重生之路也有诸多重合之处。首先,保利集团的离场,基本宣告了他们的混改之路暂时画上了休止符。6月份,有投资者询问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城投置业”)关于集团的混改进程,该公司的回答是:“云南省人民政府就省城投集团改革与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但由于受疫情影响以及中央企业管理规定限制,难以在短期内推进完成。”在云南城投置业2020年的半年报中,卫飚也仍在董事之列,这给外界一个模糊的信号:保利集团似乎仍有意混改。而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卫飚此前在云南城投置业确实有负责具体事务,行使董事职责,但如今人已离去,也不再过问该公司的任何经营事宜。这意味着,虽然双方都遮遮掩掩,但分手已是事实。截至目前,虽然传言不少,但天房集团的混改也没有明确的进展。

  从短期来看,外部力量是求而不得的,烂摊子终归还是要自己收拾。8月2日,天房集团开了一个中期工作推动会,其中提到,今年以来,该公司以前所未有的决心和力度,形成了新班子、新团队、新架构、新模式,大力推进“三项制度”改革,全面开展组织架构调整和全员岗位竞聘。下半年的工作重点,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保生存、谋自救”,最终要走出一条浴火重生的发展之路。引入外聘人才打破经营僵局是关键一步,董事长姜义便是2019年12月才到任的,他之前是天津轨道交通集团总经理,梁国洪曾经是碧桂园天津区域总裁,6月份被聘任为天房集团总经理。此外,天房集团还聘用了四位外部董事,各自具有法律、财务审计、产业经济等专业背景。

  除了齐齐进行高层换血外,云南城投集团和天房集团在增强信用背书、提升融资能力方面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今年5月份,云南省国资委将云南城投集团50.59%股权划转注入云南省投资控股集团(以下简称“云投集团”),云投集团的优势在于信用评级高、融资能力强、资金成本低,按照云南城投集团的说法,此次股权划转,有助于进一步增强资本市场和金融机构的信心。天津市国资委则选择先保住天房集团的上市平台——天房发展,同样是5月份,天房发展的二股东将所持股份转让给了三股东。交易完成后,AAA级的三股东的持股比例便超过天房集团,成为天房发展的实控人,可以起到明显的增信作用。

  资产腾挪更是指定动作。云南城投集团正在推进收购云南城投置业18家子公司股权的资产重组,这可以为上市公司注入大笔流动性,缓解短债压力、重启增长引擎。天房集团的资产处置主要是出于偿债需要。由于无法偿还平安信托的借款,天房集团位于天津市南开区迎水道北侧的土地使用权被法拍,9月1日以15.7亿元的价格成交,相当于3年前收购价格的5折。此外,该公司还有9个子公司的股权有待转让,其中7家均为亏损经营,亏损最多的是一家地产子公司,去年亏了6.2亿元。

  在疫情的冲击下,今年各行各业都倍感艰难,房地产行业最近又增加了“三道红线”的紧箍咒,大公司尚且吃力,更何况是本就面临巨额偿债压力、急需融资支持的小房企。这对"难兄难弟"的浴火重生之路,注定将是荆棘密布。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企业信用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20103663058326C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20118MA05M9962X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20000718225436T

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

房企500强上市公司百强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00002179235351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2900555121201J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30121688592322L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remain":99993,"succes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