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宝宝的家书和花样年消失的现金

曾冬梅2021-10-11 09:47:14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事情来了,不逃避;遇到问题,去解决。”10月8日傍晚,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01777.HK,以下简称“花样年”)创始人曾宝宝在内部发出了一份家书,强调公司绝不躺平,力争控制和消弭风险,早日走出流动性困境。同时,花样年还宣布委任华利安(中国)有限公司为财务顾问,寻求缓解当前流动资金问题的可行解决方案。

  这两大动作回应的是10月4日花样年无法如期偿付2.06亿美元债的违约事实。但市场还需要更多答案,诸如,中报里的315.83亿元现金去了哪里?出售彩生活旗下子公司已收到的30亿元为何不用于偿债?为何9月20日仍发布公告宣称运营资金充裕,不存在任何流动性问题?

  10月8日,碧桂园服务方面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在10月1日前,该公司就已经支付了30亿元的资金给彩生活。而根据知情人士透露的信息,花样年并未打算用这30亿元还债,而是留作彩生活自身的运营所需。

  “花样年的违约确实是超预期的,因为刚卖掉了彩生活的核心资产,手里有钱,而且在9月28日还兑付了一笔1亿美元的私募债。”香港某投行分析师认为,要解除资本市场对其“有意躺平”的猜疑,花样年还需提高信息的透明度。

  曾宝宝表态:绝不躺平

  这已经是曾宝宝第二次对花样年的债务违约表态了。10月4日,花样年发布违约公告的当天晚上,她就在朋友圈表示,高低起落沉浮,都是自己该经历与应得的。“至暗时刻,相信光明。”

  10月8日,国庆节后A股开市的第一天,投资者用脚投票,“18花样年”下跌22.84%盘中临停,“19花样02”盘中两次临停,跌幅达54.16%。为了应对资本市场的紧张气氛,花样年一连发布了三份通告,曾宝宝的家书便是其中之一。

  在家书中,她解释了这次危机的起源。“9月29日凌晨,公司遭遇‘黑天鹅’事件,标普突然大幅下调公司评级,致使公司境内外融资交叉严重受限,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随后,花样年就此问题成立专项小组试图以最大努力走出困境,然而问题仍未得到及时解决,致使该公司未能在10月4日如期支付到期美元债。

  “没有为各位守好抵御严寒的屏障,对不住!但花样年绝不躺平,这是我和公司管理层的态度,也是每一位花花对业主、对合作伙伴及投资人的承诺。”曾宝宝表示,目前,公司管理层正积极与政府部门、境内外金融机构、合作伙伴诚恳磋商,力争控制和消弭风险,早日走出流动性困境。她希望员工给予时间与信任,并强调实现保项目高品质交付、保公司正常运营是花样年的底线。

  力争控制和消弭风险的措施之一便是聘请华利安(中国)有限公司为财务顾问,评估该公司的资本架构、流动资金及探寻所有缓解当前流动资金问题的可行解决方案,尽快为所有投资者达成最佳解决方案。

  当天,花样年还在官微上挂出了最新的销售数据,透露前9月累计实现销售额约408.69亿元,同比增长25%,在机构的榜单中,位列第65名。并表示,公司将加快开发、保证供货,积极营销、促进去化及回款,以提升现金回流、加快资金周转效率,实现稳健增长。

 300多亿元的现金去了哪里?

  这笔违约的美元债是花样年在2016年发行的,票面利率7.375%,发行总额为5亿美元,目前存续金额为2.06亿美元,到期日为2021年10月4日。而花样年并未在到期日付款。

  据香港业内人士介绍,这笔债券只对利息支付设定了30天宽限期,本金的支付并无宽限期,所以立刻触发违约。10月8日的最新消息显示,除了2.06亿美元的本金外,花样年还有约758.4万美元的利息未偿还。

  在10月4日之前,市场并未有花样年将违约的风声传出,而花样年自身也一直在强调偿债有计划,资金充裕。9月16日,该公司在回复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的相关问题时表示,对于今年到期的境内外公司债都有了明确的还款计划,其中,10月到期的2.1亿美元债券,已准备好资金到期偿还。9月20日,花样年还针对其无法全额偿还到期美元债的传闻特地发了澄清公告,表示经营情况良好,运营资金充裕,不存在任何流动性问题。

  从半年报的数据来看,花样年确实没有流动性紧张的征兆。截至2021年6月30日,该公司保有银行结余及现金315.83亿元,相比2020年底增长10.3%,足以应对一年内到期的194.8亿元短期借款。净负债率为74.8%,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2.7%,“三道红线”仅踩中一道。

  而且,9月28日,该公司还将彩生活旗下的核心资产以33亿元的价格卖给了碧桂园服务。按照碧桂园服务方面透露的信息,33亿元的交易对价分三期支付,第一期的23亿元和借给彩生活的7亿元贷款都在国庆前支付出去了。这笔借款的期限为9月30日-10月4日,因为彩生活未能如期偿还,所以碧桂园服务打算将其转为第二期的收购对价。而据了解交易详情的业内人士介绍,其实这笔7亿元的贷款本就是第二期的对价,只因彩生活需要提前支取,才包装成了贷款的形式。

  出售彩生活资产被外界视为花样年偿还到期债务的保障举措。9月28日,该公司兑付了一笔1亿美元的私募债。投资者本以为10月4日到期的美元债也将如期兑付,没想到该公司却失约了。

  中报账上仍有大量现金,还收到了30亿元的收购对价,却还不上2.06亿美元的债务?不少投资者表示难以理解其中的逻辑,由此引发了关于花样年“躺平”的猜疑。

  短短3个多月时间、300多亿元的现金去了哪里是资本市场所困惑的问题。花样年将此次违约定性为流动性的阶段性紧张,并表示是受疫情反复、行业政策及宏观经济等多重因素的影响。现金的去处也与此有关,按照该公司内部人士的说法,除了部分受限现金外,公司的日常经营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下半年以来市场行情的恶化,给现金回流带来了很大压力,进而影响到了偿债计划。9月29日,标普将花样年的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和债务发行评级从“B”下调至“CCC”,并将上述评级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在曾宝宝看来,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至于从碧桂园服务那里收到的30亿元现金,花样年也没打算用于偿还自身债务,反而是留作彩生活自用。这也是一个令人意外的决策。

  2个月后,花样年还有数十亿元的境内、境外债券到期,这又是一道奔向“光明”必须迈过的门槛。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企业信用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01007900191517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u5df2u7ecfu4e0au4f20u8fc7uff0cu4e0du8981u91cdu590du53d1u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