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猎”失手!沈国军是如何失去新世界控制权的

付珊珊2020-08-21 08:59:54来源:中房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2019年3月,永辉超市对武汉中百集团发起要约收购,但在历时大半年后以失败告终,武汉国资“守擂”成功,仍为中百集团实际控制人。

  几乎在同样的时间,银泰系掌门人沈国军也在谋划相似的举动,他瞄准的“猎物”则是由上海市黄浦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黄浦区国资委”)控股的上海新世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世界”)。

  沈国军曾说:“每个人心中都是卧虎藏龙的,释放你心中的龙和虎,到市场上去捕食,让这个社会、这个市场有更多的创新和变革,这样才能带来进步。”

  然而,沈国军的“龙虎之心”在遇到毫不退让的国资力量时,也不得不作出让步。

  8月16日,新世界发布权益变动报告书。报告书指出,银泰系掌门人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与昝圣达及其一致行动人解除一致行动关系,黄浦区国资委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这意味着,连续数月的新世界实际控制权之争以沈国军的“放手”而告终。

  一位上海市资深商业地产观察者表示,民营企业争夺国有企业的上市公司很少有成功案例,除非当地国资委或政府积极推动,否则多以失败收场。

  沈国军的“阳谋”

  银泰创始人沈国军一直是浙商群体里的传奇人物之一,其创业故事无需赘言,从白手起家到带领银泰集团逐步发展壮大,不难看出,沈国军敢于求新求变;但同时也野心勃勃。

  早在2019年,沈国军就盯上了新世界。在新世界2019年半年报中,沈国军持股287万股,持股比例为0.44%,首次位居新世界前十大股东之列。

  到了2020年,沈国军已掩藏不住自己的“龙虎之心”,于2月末首度举牌新世界。2月27日,新世界发布公告称,截至2月26日,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沈军燕、浙江国俊有限公司通过证券交易系统集中竞价交易合计持有公司股份3247.97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2%。

  在此后,于2月至6月间,沈国军等人不断增持新世界股份,新世界股价也从2月3日的每股7.44元涨至6月30日的11.54元,涨幅约55.11%。

  今年5月8日,新世界发布公告称,沈国军、沈军燕、沈君升、沈莹乐、鲁胜、浙江国俊与昝圣达、上海综艺于5月6日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本次权益变动后,一致行动人已占新世界已发行股份的25.22%,成为新世界第一大股东。

  但沈国军的野心不止于此,其要的还有新世界的实际控制权。

  对于此举,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沈国军要在线上再造一个银泰百货,而只有线下实体商业模式的新世界无疑是最佳选择。尤其是从新世界2017年到2019年业绩来看,不仅营收逐年减少,且2019年其百货零售销售收入也同比减少了58.78%,同期净利润同比降幅也超过80%。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既然从零售业发家,同时又浸入行业多年,沈国军一定明白如今的百货行业正面临巨大的经营压力,已是名副其实的夕阳行业,尤其是新世界这种传统百货公司,其经营模式已没有太多优势。仅从零售角度看,新世界对沈国军似乎没有任何吸引力。

  在上述商业地产观察者看来,沈国军夺取新世界控制权的目的可能有两个,一方面是从二级市场套利,另一方面是看中新世界商业地产的价值。不过该观察者对于后者也持有疑问。

  “现在商业地产物业控制非常多,要盘活也很难,并且商业地产套现困难,现在所谓的Reits基金模式实际上对租金收益有很高要求,一般要求税后达到6%的回报率,基本上我们目前的商业地产很难达到这种水平,因此从商业地产价值来看,要提高估值难度也很大。”其表示,沈国军的目的或许更可能是第一种,因为像银泰这样的民营企业如果入股新世界,显然对其预期的业绩表现有提振作用。

  “放手”新世界

  沈国军方能否获得新世界实际控制权,关键还要取决于黄浦区国资委态度。

  新世界的实际控制人为黄浦区国资委。面对沈国军等人步步紧逼,黄浦区国资委也曾表态,在尚未看到沈国军及其一致行动人提出的有利于公司未来发展的规划之前,不放弃对公司的控制权。

  这意味着,在这场争夺中,国资力量并不愿意让步。

  对于国资的态度,一位长期跟踪新世界发展的研究员向记者分析,现在大环境转变了,大趋势是“国进民退”,要做大做强国有企业,所以不少地方国资委的态度也发生变化,对一些重要的国有资产加强了控制。

  最终的结果也如开头所述,国资在这一次博弈中守住了位置,沈国军放手退出。

  前述研究员表示,在这种大环境下,沈国军的退出是顺势而为。而上述商业地产观察者则认为,沈国军放弃对新世界控制权的争夺如果从二级市场套利的角度来看,很有可能其目标已经达到,所以最终放弃收购。

 新世界的走向

  不管股权之争如何演变,处于漩涡中心的新世界似乎都不为所动。

  在新世界看来,此次实际控制人之争并未对公司经营造成影响。其董事会秘书办公室在回复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公司目前均正常运营,除此之外,其对沈国军之事只字未提,只表示“一切与沈国军相关的信息以公司公告为准”。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认为,新世界的股权相对分散,第一大股东黄浦区国资委的股权比例较低而资产比较优良,经营又不太好,这是被银泰系盯上的主要原因。

  至于新世界未来是否还会发生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变化,这要取决于国资部门的态度。

  从新世界自身经营来看,业绩每况愈下已是不争事实,如何提升运营能力、提振零售业绩才是新世界现阶段要思考的问题。

  RET睿意德董事、华东区总经理周长青认为,目前百货业整体都面临下滑,新世界只是其中之一,2019年新世界项目改造已经完毕,预计未来经营应该会有所好转。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企业信用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20881585458884F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