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请回答之2017|投资客老江

王飞 2017-08-11 13:17:31 来源:中房网

除了买房,我想不出还能把钱搁哪儿

  编者按:去年的“买房故事”系列,因真人、真事、真情的原则和风格,在业内外收获了不错的评价。今年,我们拓宽思路,走访房地产行业各个链条上的人物,其中有知名专家、分析师、操盘手;也有无名策划、销售者、职员……通过整理提炼他们的经历,对当下一言难尽的楼市“喊话”。尽管很多问题也许永远无奈无解,能记录这史无前例的特殊一年并听到回声,也是好的。

  老江,70后,河北人,目前他和妻子名下的房产共七套,是个买房经历和运气让人瞠目惊舌的炒房“老师傅”。

  老江早先是做牛羊肉批发起家的,后来又陆续进入餐饮、汽修行业,吃苦耐劳的本质再加上点运势,让他一路顺风顺水,不到40岁时身家就达到了八位数。

  而老江买房的“初体验”,更早于他赚到人生第一个一千万。或者反过来说,他的第一套房,也为他的原始财富积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老江清楚记得,他的第一处房产是2002年末置下的。那年9月,北京取消了内、外销商品房差别。规定的改换让楼市氛围也很快起了变化:一时间,新房供应更多了起来,价格也有抬头的趋势。

  这时候,老江的一个老主顾劝他,老租房子不是事儿,你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结婚了,买套房吧,钱你也有。

  于是,老江在芍药居买了套2000年建成的现房,将近120平,单价他已经记不清了,总价40万出头。“当年哪有什么地段概念?买那是因为离女朋友家近”,老江笑。

  2004年,房价暴涨,老江女儿出生;2007年股市大牛,房价也随之又飙一轮;那时老江正腾挪资金加紧开分店。“所以这两轮要么无心顾及,要么有心无力,都错过了”,他回忆。

  而这期间,老江那套房的市场价已经比他买时翻了一倍还拐弯。多年做生意历练出的敏锐,让老江隐隐觉得,投房产,应该是一桩风险小、利润大的好赚买卖。

  2008年奥运之后,老江的机会来了。申奥成功引发的开发商对市场需求的过度预期,造成市场供过于求情况严重。加之民众的一些心理因素,使北京楼市出现了一个连非业内人都看得出的明显“拐点”。和很多寄希望于“还能再跌”的人不同,老江深谙“时不待人,看准出手”的生意经,果断在三元桥附近又入手了一套大户型。

  不过数月,北京楼市在大规模、强力度的政策刺激下开始快回弹。至次年末,老江的资产已经坐地增值了两百多万。那一年,全国楼市同比上涨22.4%。

  2010年,全国房地产限购大幕拉开。“新国十条”、“京十二条”、“新国八条”……相继出台。老江当然明白“越限越涨”的道理适用于任何行业,于是一边握住手里的不放,一边开始买下原本租用的店面和投资商铺。

  2011年,在多处房产的“拱照”下,老江提前一年达成了他“40岁赚到一千万”的人生目标。

  接下来,北京年年念“史上最严厉调控咒”,试图箍紧房价这只“顽猴”,可还是压不住它越蹿越高。眼见如此,老江心情复杂,又后怕又庆幸,心中暗喜的同时也心惊肉跳。“太疯狂了,这可让那些普通老百姓、大学毕业生们怎么办?”

  可即便知道楼市荒唐,房价畸形,和其他千千万万投资客一样,老江也禁不住诱惑,矛盾地一边义愤填膺地骂着,一边义无反顾地投身:

  2014年,老江卖了芍药居那套人大附中学区房,和妻子用假离婚的方式,在东三环置下了一处地标性豪宅;

  2015年,趁海南楼市泡沫挤出,在国际旅游岛入了某知名开发商大盘的两类产品各一套

  2016年,燕郊和北三县楼市一飞冲天,于是各买一套;

  今年,见北京楼市形势实在严峻。老江开始琢磨起外地,已经先后去了浙江、云南的几个城市和合肥、重庆等几处热门地点考察。

  “买房对于我,好像成了一种习惯,或者说——瘾”。老江下意识地用手指划着杯沿,脸上露出些许羞赧。

  然而这种神情顷刻间就变成了骄傲,“房子确实带给我和我的家庭太多益处了”,他说。“我三元桥那房子每年的租金,给闺女付留学的费用绰绰有余;我老婆从来不用为柴米油盐发愁,为三百五百计较;我生意需要周转资金时,房本一押,话都不用多说。过去有哪个名人说过来着,‘书是人进步的阶梯’。依我看,在中国现在这社会,房子才是进步的阶梯。我就是这么一级一级上来的。你问我这样岂不是也成了高房价的助推者?可我能怎么办?要想不被打败和羞辱,就要先一步征服。除了买房,还有什么好渠道让钱保值增值?我是没想出来。你有好建议吗?”

  直至采访结束,中房网记者对老江的反问也无言以对。

  相关阅读

  · 楼市请回答之2017|广告销售阿松

  · 楼市请回答之2017|分析师小严

  · 楼市请回答之2017|营销经理小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