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地第一大股东减持“二次混改”依旧悬而未决

刘伟2022-05-23 10:26:00来源:中国房地产网

扫描二维码分享

  久不见进展的绿地控股“二次混改”,因为大股东权益变动再次受到关注。

  5月18日,绿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地控股”,600606.SH)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上海格林兰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格林兰”)于2022年4月21日至5月18日期间通过上交所大宗交易系统累计减持公司股份2.3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2%。

  本次股份减持后,格林兰持有公司34.89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7.31%,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格林兰的减持受到不少投资者的关注。长期以来,作为绿地控股的“输血管道”,第一大股东格林兰此次减持的目的是什么?尤其是在绿地控股股价近期一直处于低位的状况下的减持,更令投资者摸不着头脑。另外,接手这些股份的受让方又是谁?这些问题都未能在绿地控股的公告中有更进一步的透露。

  就上述问题,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绿地控股董事会秘书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称:“(第一大)股东小幅减持股份属于正常情况,如有进一步权益变动,会继续做出公告。”

  此次第一大股东权益变动的一个更大的背景是绿地控股迟迟未能落地的二次混改。减持股份后,格林兰与第二大股东上海地产之间的持股差距进一步缩小。

  2021年5月,绿地控股董事长、总裁张玉良曾表示,绿地控股的“二次混改”一定会进行,股东层面的混改工作仍在推进,但目前尚无明确时间表。

  优陶城总裁薛建雄告诉记者,绿地控股当前面临引资和管理问题,因其财务压力大,以及其国企身份的特殊之处。现实情况是不容易找到愿意进入的资金,因为没有很好的退出机制。

  此次第一大股东减持能否成为绿地控股二次混改的开端,市场静待答案。

  二次混改“难产”

  2015年,为实现借壳金丰投资登陆A股,绿地在张玉良主导下,规避了《公司法》限制,将1000个拥有股权的员工拆分为32个小有限合伙形式,共同组成了上海格林兰,由它吸收合并了早年就存在的职工持股会。在这一过程中,绿地只花费了公司的注册款项,便实现了对当时市值近3000亿元公司的控制。此时,绿地控股已是一家没有实际控制人的混合所有制企业。

  截至2021年9月末,公司的前三大股东分别为上海格林兰投资、上海地产集团、上海城投集团,持股比例分别为29.13%、25.82%及20.55%。

  其中,上海格林兰投资作为一家有限合伙企业,实则是以张玉良为首的绿地职工持股会,为绿地的单一最大股东。而上海地产及上海城投均为上海市国资委控股的企业,二者合计持有绿地46.37%的股份,优势虽然非常明显,但二者目前并不是一致行动人。

  作为第一大股东,格林兰一直承担为绿地控股“输血”的角色。从2016年开始,格林兰不断从外部金融机构借钱贷给绿地控股。

  2022年5月12日,绿地控股公告其第一大股东格林兰将所持有的绿地控股16亿股份质押给了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宁支行,占其所持股份比例44.7%,占绿地控股总股本比例12.52%,质押融资资金用途为支持生产经营。

  截至目前,格林兰累计质押24.086875亿股,占其所持股66.35%,占绿地控股总股本18.85%。

  显然这种股权结构已经不能满足绿地控股进一步的发展需求,于是,二次混改就被提上日程。

  2020年7月26日,绿地控股称,上海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及上海城投(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股东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拟转让的股份比例合计不超过总股本的17.50%。

  绿地控股董事会秘书王晓东曾解释称,绿地控股二次混改的目的和背景主要有三个:一是要进一步深化国资国企的改革,二是要进一步优化国资布局的结构调整,三是要进一步完善绿地控股的股权结构。

  2021年1月20日,张玉良在2020年度媒体交流会上表示,绿地控股的二次混改还在推进中,目前基本上意向企业是两家央企背景的金融机构。“按照国资委的方案,要引入的是央企金融机构,谈得比较深入的正是两家央企金融机构,一家为券商,一家为保险机构。”

  这是绿地控股二次混改最接近落地的时候,此后至今一直处于“无明确时间表”的状态。

 处置资产回收现金流

  实际上,绿地控股二次混改背后的问题主要体现在经营层面。

  2022年一季度,绿地控股实现营业收入959亿元,同比下降28%,其中房地产业实现营业收入339亿元,同比减少30.39%;基建产业实现营业收入456亿元(内部抵消后),同比减少39.68%;实现利润总额41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亿元,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26亿元,净资产收益率3%。

  期内,房地产业合同销售金额308亿元,销售面积299万平方米,回款400亿元,回款率130%。一季度新开工59万平方米,新增有效供应97万平方米,竣工备案166万平方米,完成交付177万平方米。

  “混改没有切实进展,但绿地控股的资金链已经到了很紧张的程度。”上海一家券商人士对记者称。

  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绿地控股持有货币资金656.8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0.6%。该公司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总和为930.2亿元。

  为了降负债,处置项目资产成为最为直接和有效的方式。

  5月16日,绿地纽约太平洋公园项目中的两栋公租公寓楼顺利出售,合同总金额为3.15亿美元(约21.4亿元人民币)。同时,绿地纽约太平洋公园项目另一金额为1.5亿美元(约10.19亿元人民币)的物业大单近期已完成签约,绿地洛杉矶大都会项目等相关物业正推进销售、强化运营。

  张玉良表示,一批绿地海外优质项目接连实现资金回笼,不断强化公司现金流,极大增强企业经营韧性及抗风险能力。在高质量发展新阶段,绿地持续加快海外业务轻资产转型,“去化、减量、处置、变现”等核心工作取得全面进展,全球发展布局的优势正获得丰厚回报。

  除美国项目之外,2021年,澳大利亚悉尼绿地中心项目顺利竣工交付,回笼资金逾34亿元人民币;2020年,韩国“济州岛第一高楼”梦想大厦项目竣工交付、加拿大多伦多绿地君峯公寓项目竣工交付及入住,分别回笼资金约41亿元和约22亿元;悉尼铂瑞酒店、日本千叶海港城等项目也陆续实现资金回笼。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企业信用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0006311370032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code": 200, "msg": "u5df2u7ecfu4e0au4f20u8fc7uff0cu4e0du8981u91cdu590du53d1u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