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地金融上市“红与黑”

张丹2020-09-04 09:31:42来源:乐居财经

扫描二维码分享

  耿靖每每和父亲骑脚踏车路过上海外滩,他常会指着金融机构云集的高楼说,“这就是我未来的办公室。”

  那时他还在上高中,不知道当时父亲有没有将此话当真,但10多年后,耿靖真的坐进了上海外滩金融机构的办公室里。

  “在‘证券、保险、银行、信托’四大金融行业都任职过的高管”这是耿靖经常被人提及的光辉往事。不过,耿靖想向外人传递的自己,或许并不是这些,他在自己微信上的备注是“博士、世界500强CEO、哈佛李光耀学者、伯克利研究院、复旦教授”。

  5个头衔中,除了“世界500强CEO”涉及企业经营,其他都与学术相关。他所说的“世界500强”,便是现在所就职的绿地控股集团(600606.SH)。

  耿靖是绿地集团执行总裁,同时还是绿地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绿地金融)董事长、总裁,绿地金融是他的主战场。

  近两日,绿地金融分拆上市的消息甚嚣尘上,关注焦点自然落到了耿靖身上。

  “上市条件真的成熟了?”“明年上市,是个好时机吗?”“金融与地产脱钩,对绿地意味着什么?”

  35亿目标与引战

  绿地分拆多元业务进行单独上市,在绿地控股董事长、总裁张玉良的计划内。

  “绿地未来还计划拆分大基建、大消费、酒店旅游板块单独上市,目前已具备单独上市的条件,但是,具体情况还需要看市场条件,目前尚无具体时间表。”

  只不过,“大金融”走在了其他板块的前面。

  9月2日消息称,绿地金融在首次公开发售(IPO)前一轮融资至多60亿元,计划明年底前赴港上市,并集资超过91亿元,上市前估值超过500亿元。

  虽然,IPO地点和估值尚未得到确认。不过,绿地金融要上市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在2020年工作计划中,“完成引战关键工作”是今年要实现的突破之一。

  “绿地金融具备单独上市的条件吗?”在传其上市后,这是第一个冒出来的疑问,也是业界普遍所关心的。

  从2009年开始有意识尝试做金融业务,到2011年正式成立绿地集团旗下全资战略性金融投资平台——绿地金融,9年的时间里,金融业务已成为绿地营收和利润的重要来源。

  2020上半年,金融产业利润总额20亿元,同比增长26%,占绿地总利润152.87亿元的13%;新增募资23亿元;房地产基金放款金额14.5亿元。

  张玉良对金融业务给予厚望,这从请来耿靖坐阵便可看出一二。

  现年46岁的耿靖,从上大学开始就跟经济、金融打交道,工作之后,更在银行、信托、保险、金融、证券等相关公司身居高位,不仅如此,进修的学位、考取的职称也都与金融、经济相关。

  所以,耿靖2014年上任绿地金融董事长,绿地集团就要求绿地金融2015年的利润占集团净利润将近50%。

  期望虽好,不过路要一步步走。随后的5年时间里,绿地金融的净利润未曾达到占比近半的要求。

  乐居财经了解,除了2015年净利润占到集团净利润的三分之一,2016年—2019年一直维持四分之一的占比。2019年,绿地金融实现净利润30.6亿元,与2015年的30.04亿元相比,4年时间仅增加了0.56亿元。

  当初的踌躇满志未再提,今年绿地金融的利润目标与去年持平,为35亿元。

  千亿规模

  虽未能达到绿地集团的利润预期,不过,绿地金融的发展速度和规模管理还是比较可观。

  官网介绍,近五年,绿地金融累计实现净利润约130亿元,纳税总额近21亿元,资产规模达到400.54亿元,管理资产规模过千亿。

  “绿地分拆绿地金融独立上市,应该说绿地金融无论在业务规模,还是在业绩表现等方面已具备了上市条件,应该不会有大的障碍。如果不能在A股上市,绿地金融也可以赴境外上市。”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分析道。

  根据市场消息,香港只是上市的目的地之一,此话言外之意是,海外上市也并非不可能。

  其实,早些年,在绿地披露的金融规划中也有提到过海外上市。“通过收购兼并,争取在获取证券、保险、银行、信托、第三方支付等核心金融牌照资源上取得实质性突破,择机实现海外上市。”

  绿地金融成立于2011年4月,是绿地集团着力打造的战略性金融投资平台。从其发展脉络来看,主要分为三个阶段:2011年至2013年,着力发展债权业务,这也是绿地金融的基石业务;2014年至2019年以“投资+投行”的理念,完成向“赋能投资商+创新服务商+财富管理商”的升级;2020年开始,绿地金融将全力打造三个“金融生态圈”,即消费金融、金融科技、供应链金融。

  金融业务的扩充,“资格许可证”之称的牌照是基础。“努力获取核心牌照”是绿地金融另一个工作突破点。据不完全统计,绿地已获得了包括银行、证券、信托、支付、网络小贷等在内多元化金融牌照。

  规避“三条红线”?

  “房企分拆金融板块业务上市,在行业内确实比较少见,因为房企一般都只是参股金融机构而很少成为实际控制人,即使近年来一些房企投资了保险牌照,但这些保险公司尚不具备独立上市的条件。”对于分拆绿地金融单独上市,柏文喜认为在行业属少见之举。

  能够将金融业务分拆上市,自然有其规模发展和盈利的考量。重要的是,绿地分拆金融上市,对于母公司绿地控股的融资也是一种加持和策应。

  高负债率一直是困扰绿地的问题,也是每年业绩会都会重点关注的问题。

  今年上半年,绿地净负债率升至180.3%;现金短债比为0.72,较去年同期下降5%。而同期,绿地短期借款317.2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879.48亿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751.83亿元,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三条红线”悬顶,绿地降杠杆任重。

  “我们正在主动降低负债,实现有质量的发展。”张玉良表示。

  “2019年,绿地的资产负债率较前一年下降了1.55个百分点,对于万亿级的公司来说,1个百分点的降低都是很难得的成绩。”

  分拆金融上市,或许能对绿地的财务状况有所优化。

  “分拆上市,可以改善母公司的流动性并提升其市值,对于缓解母公司的高负债和流动性压力是有益的。”柏文喜分析道。

  “分拆金融上市符合商业逻辑,金融与地产脱钩,也是监管所乐见的。”一资本方告诉乐居财经。

  房企涉足金融领域,不仅能扩大业务布局,还能提供盈利能力,拓宽融资渠道。不过,“自融”之嫌一直是房企去不掉的阴影。

  在多次采访中,耿靖也常强调:绿地金融一直致力于增强在资产端和资金端的市场化运作能力,向市场要业务、要利润,定位是金融公司而不是公司金融。

绿地金融上市“红与黑”

  乐居财经从企查查获悉,绿地金融所控股的95家企业中,多数企业与绿地控股有关联,比如,上图中这10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张玉良;对外投资的56家企业中,也多与绿地控股有关联。

绿地金融上市“红与黑”

  “金融从中分拆出来,这种‘自融’之嫌会有所减少,因为要考虑资本回报率,开拓业务也会更积极”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分拆上市对绿地正向影响会更多。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企业信用

绿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房企500强上市公司百强品牌价值房企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10000132206289R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61060069843554X7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10228562136727H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
{"remain":99986,"success":1}